文摘

直視五大訴求 政治解決(文:王慧麟) (09:00)

最近有學者撰文,討論香港會否走向北愛爾蘭化的問題。當然,香港的情况,未必如40年前的北愛的情况,而且香港示威者的抗爭,也與北愛的抗英鬥爭,不盡相同。珠玉在前,筆者無謂解說太多,不過有3點觀察。

政府不能分割市民  示威更頻密

其一,正如英國處理北愛問題一樣,是希望藉強力的鎮壓,逼溫和及勇武者分裂,孤立激進派。在示威的初期,有一個說法是相當鮮明的:是政府教我們和平示威是沒有用的。這個說法,近來更根深柢固。因為近一個月,即使是政府發出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警方也會在隊伍出發之後,忽然腰斬遊行而強力驅散。警方之操作,相信是因為他們看到,遊行有機會變得激烈,需要立即驅散。另外,這個強力驅散的背後,相信是希望一班「和理非」的市民,被這些「暴力」場面所嚇怕而不敢上街支持。但結果是,連和理非的市民都覺得,既然和平示威也被腰斬,不如不申請。於是,和理非沒有與勇武者割席,甚至會覺得,政府既然不准遊行,索性也不理是不是非法遊行了。政府不單不能分割及切開兩者,更逼到和理非市民,也不理有沒有不反對通知書之下,照上街去也,令示威變得更為頻密及常態化。|

其二,先止暴後其他再談的策略失效。在北愛的衝突及惡化之後,英國政府其實都在政治談判以及鎮壓衝突的政策之間拉扯。主要問題除了因為1970年代英國政府換屆頻仍,倫敦內政也自顧不暇,更大的原因在於,既然已經出動了英軍,也有一大隊警察、臥底、民兵等協助,在「火力」方面應該佔優。於是,究竟應該在武力上佔優「打殘」對手,然後再談政治方案,抑或應是邊談邊打,還是以政治手法來處理矛盾呢?英國政府把持不定,也出現了當政治談判露出曙光之後,又有利益團體用武力破壞談判成果的情况。現在香港政府的問題,在於執著急於用武力完全鎮壓之後,即是打壓完再談其他。這樣做如果要成功,就要在武力鎮壓的同時,也可以成功分化溫和及勇武的示威者。問題是,既然政府無法分化示威者,而武力鎮壓也無法壓服示威者之時,政府再加火加壓,又是否一個合適的處理方法呢?

不可能靠民望極低的特首處理

其三,是示威衝突長期化。綜觀北愛的troubles,即是衝突,要歷經40多年才能解決,而且是邊衝突邊談判。英國政府與愛爾蘭政府,以至遠在美帝的總統,也要落水處理(因為愛爾蘭共和軍的支持者,有部分來自美帝),在互信極為脆弱之下,根本難以一次談判就處理好問題,而且時間愈拖得長,政治處理的手段就更困難。香港如果不要落入這個政治困局,就不能只用武力衝撞,不思政治解決。因此,說到最後,就是香港政府要思考,如果要避免衝突長期化,就要盡快開始處理五大訴求。要處理五大訴求,亦不可能靠現在民望極低、有八成人不支持的特首來處理。北京如果不果斷處理,願意在人事上調整,願意換人換政策的話,根本也沒有任何人士願意坐下來與政府談判,更遑論處理好五大訴求。

政治問題  不能警力解決

事實證明,政府指現在是例外情况,就需要動用緊急權力,以非常手段鎮壓衝突。同樣,示威者也可以說,既然現在是例外情况,抗爭者就更需要動用非常手段,反制政府的制度暴力。如此走下去,根本沒有空間政治解決五大訴求。政治問題,不能警力解決,北京還是應直視五大訴求,以政治方法處理香港問題。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