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沙特阿美遇襲後的中東地緣政經趨勢(文:何偉業) (09:00)

正當國際社會正消化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被辭退、沙特阿拉伯更換能源部長的消息時,國營石油企業沙特阿美(Saudi Aramco)東部油田和煉油設施於9月14日突然在未有先兆下被襲,致石油產量減半,隨即觸發全球油價飈升。事件不單逆轉了市場預算沙特短期內增產石油輸出的期望,亦打亂了政界推算華府會否因博爾頓被辭退後對伊朗採取較軟化的立場。無人機襲擊沙特阿美,無疑將地區和全球局勢推進了一個更不確定的方向。雖然不確定的未來是難以預測,但事件影響中東和全球種種的趨勢和情境,仍然值得探討。

不確定的未來  推敲幾個情境

(1)也門戰爭會進一步加劇嗎?

雖然也門什葉派胡塞武裝組織已承認無人機襲擊沙特油田的責任,並揚言準備有下一輪襲擊,但沙特和美國經評估後,認定伊朗才是發動襲擊的「幕後黑手」。因航空距離遙遠,在技術和燃料而言,無人機不大可能由遠程的胡塞軍隊操控,並在沙特西南部也門境內發射。以技術和燃料看,從北部的伊朗或伊拉克發動無人機施襲,較為合理。加上沙特向外界展示無人機武器和巡航導彈殘骸,有證據指是與伊朗的技術有關,亦應從伊朗的方向發射,所以沙特和美國一口咬定武器是由伊朗製造和一手策劃。

然而,為何沙特防空設備完全攔截不到無人機襲擊?為何沙特沒有收集到相關襲擊的情報?伊朗已否認指控,認為這純粹是揑造事實。事實上,伊朗外長扎利夫(Javad Zarif)已揚言,美國已從「極度施壓」(maximum pressure)轉至「極度揑造」(maximum deceit)的手段,繼續抹黑和打擊伊朗。在也門居住的朋友告訴筆者,也門首都薩那的基建設施在過去數年大多被炸毁,也門已是無可再炸,不可能像之前為沙特聯軍打擊伊朗的代理人戰場。加上經沙特阿美被襲後,美國已表示將增派軍隊駐守沙特,地緣政治衝突已迅速從亞丁灣轉向伊朗所在的波斯灣地區。

(2)沙特阿美公開招股將拖延嗎?

沙特阿美兩個重要的石油煉油設施遇襲,引起市場恐慌。外間不單對沙特國內風險管理、抵禦外來襲擊的防衛力量抱有懷疑,也同時對沙特能否在短時間內推出首次公開招股(IPO)有所保留。

雖然沙特阿美強調公開招股是政府承諾,將在一年內履行招股計劃,及於2021年完成,並沒有因襲擊而進一步拖延。然而,沙特阿美原先計劃在沙特國內招股,再在國際市場落戶,但一直未向外確認和公布詳情。市場一直盛傳紐約、倫敦、東京、香港是爭奪沙特阿美在國際市場的熱門落戶點。但因沙特阿美在美國上市或會引發法庭訴訟、英國脫歐後的不穩定前景、香港因《逃犯條例》修訂的持續衝突所引發評級下降,有消息傳出,沙特阿美或最終考慮到東京證券交易所上市,但招股計劃亦有可能拖慢。對於沙特阿美上市集資額高達1000億美元,將在何處落戶,這就不止是沙特的決策問題,也反映全球資金避險的方向。

特朗普會晤魯哈尼  非完全不可能

(3)美國將會對伊朗發動攻擊嗎?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被辭退,是跟特朗普不滿其鷹派強硬政策向伊朗出兵有關。早前,若不是美軍原定開始進攻伊朗前的10分鐘被特朗普否決,美伊戰爭或早已全面爆發。面對博爾頓被辭退後,沙特油田被疑似伊朗無人機襲擊,特朗普會否正式向伊朗開戰?雖然沙特受襲後,特朗普在推特(Twitter)聲言美國「子彈已上膛」,並已派軍隊前往沙特,伊朗總統魯哈尼隨即擺出強硬姿態,警告外國力量離開波斯灣地區,雙方氣氛緊張。

但根據觀察,特朗普提出除了戰爭選項,美國還有其他選項向伊朗施壓,警告各國勿向伊朗購買石油能源,繼續向伊朗提升和擴大經濟制裁,這已足以打擊伊朗民生需要,例如制裁已令伊朗民眾獲取藥物的基本需要受到嚴重影響。

其實,特朗普對待北韓領袖金正恩前後言辭激烈但不一致,已有先例。特朗普與魯哈尼在適當場合會面談判,看來並非完全不可能。

(4)沙特王室出任能源部長有利改革?

沙特阿美被襲,或許掩蓋了較早前王室成員出任能源部長的深遠影響。沙特國王薩勒曼(King Salman)委任兒子王子阿卜杜拉阿齊茲(Prince Abdulaziz bin Salman),代替法利赫(Khalid Al-Falih)出任能源部長。阿卜杜拉阿齊茲是王儲穆罕默德(Mohammad bin Salman)的同父異母的長兄。由王室成員出任能源部長,意味沙特主要的經濟決策更集權於王室手中,對於國家產油量和價格有更直接的決定權。能源部長由王室成員出任,違反了能源部長由非王室人員出掌的一貫做法。是以,王室將政治、宗教和經濟高度集權後,將失卻權力制衡,極可能為未來王室發生更劇烈的內部鬥爭埋下種子。

不單如此,《華盛頓郵報》沙特裔記者卡舒吉,在沙特駐土耳其領事館遇害前的錄音近日曝光,但國際社會反應冷淡,缺乏進一步跟進譴責沙特違反人權的意願。當國際社會沒有施加壓力,王室再沒有國內有效的專家意見渠道影響施政,及公民社會持續受壓,這實非符合王儲穆罕默德公布沙特「2030年願景」的改革原意。

(作者按:筆者曾於2019年9月21日接受香港電台第一台《十萬八千里》訪問,此文是修訂版)

作者是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