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從民調數字 看不同政見和年輕人的心聲(文:蘇鑰機) (09:00)

《明報》委託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就《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在5至9月進行了4次民意調查,《明報》已有報道主要結果。本文對這些民調結果再作分析,看不同政見群組的反應、民意走向和年輕人的看法。

調查發現,被訪者自稱的政治取向是:本土派11%、激進民主派4%、溫和民主派36%、中間派22%、無政治傾向19%、工商派1%、建制派4%、親中派3%。若將本土派和激進民主派歸為一類,中間派和無政治傾向者近似,並結合建制派和親中派,加上溫和民主派,這四大板塊組成了香港目前的政見光譜。

溫和民主派部分看法與本土激進派相近

表1顯示這些群組對反修例事件的意見和行動。本土和激進民主派對主要訴求的支持率都逾九成,他們支持和平非暴力原則的比例很低,而且群組中差不多所有人都認為警方用了過分武力,卻不認為示威者用了過分武力。近九成人參與過反修例活動,過半數人曾在「連儂牆」留言及援助示威者,近半數人參加過較前線的行動,更有一成人與警方有衝突。他們對港府、中央政府、警方和落實一國兩制的評分都處極低水平,0分比率在70%或以上,對香港未來發展感悲觀,有一半人想過移民。

溫和民主派的看法,部分與本土和激進民主派相近,例如在訴求方面基本一致;但在非暴力原則卻不同:有三分之二溫和民主派人士對此有堅持,他們絕大多數認為警方用了過分武力,也有近三成人覺得示威者有同樣情况。他們有不少人參與了各種反修例活動。這個群組對政府、警方和落實一國兩制的評分也很低,擔心香港的未來,有三成半人表示考慮過移民。

中間派和無政治取向人士的各種看法,在比例上再減退,仍有七成人支持各項訴求。他們更堅持非暴力原則,認為示威者和警方用過分武力的比例相若。這個群組較少參與反修例活動,對政府、警方和落實一國兩制的評分明顯較高,但仍低於10分制中的5分,並有約三成人給予0分。

親中和建制派人士大部分不支持五大訴求,但仍有約四分之一人認同這些說法。他們極贊成非暴力原則,認為示威者用了過分武力,但不足一成人對警方持相同看法。他們完全沒有參與各種反修例活動;相反,有四分之一人曾出席撐警等集會。親中建制人士對政府、警方及落實一國兩制的評價達到約9分,對香港未來發展也有信心,很少人想過移民。

媒體使用方面,4個政見群組各有選擇,唯一相同的是大家都覺得媒體直播是最重要的資訊來源。本土和激進民主派覺得多種媒體都重要,用得較多社交媒體、「連登」和Telegram,而對傳統媒體的依賴最少。親中和建制派則不大重視媒體使用,相對較依賴傳統媒體,很少使用社交媒體和網上平台。

表2列出在不同時間市民的信任度等評價,從而可看到從兩年前到近3個多月來的變化。對特區政府、中央政府和警方的信任程度評分,兩年前仍有約5分,近月來明顯下降,跌勢到了8月才喘定,目前只有約3分。相反,0分比率節節上升,由約10%升至40%以上,警方的更接近50%。值得注意的是在5月及6月,特區政府的評分略高於中央政府,之後中央政府的信任評分反超前,可見特區政府因是今次事件的主要負責者,分數跌幅也就更大。

民意評分走勢向下

對於堅持和平非暴力原則,市民支持度下降了,由以前的約八成跌到現在七成。相反,曾考慮移民的市民則由兩成升至三成。政治取向方面也出現了變化,本土和激進民主派的比例上升,由不足一成升至一成半,溫和民主派也在6月份有明顯升幅。相反,中間派在同期急跌,親中和建制派也開始有些跌幅。

市民的政見是決定因素,年齡和教育程度也對事件的看法有明顯影響。愈年輕的市民愈反對修例、支持五大訴求、不堅持非暴力原則、曾參與反修例活動、對政府和警方信任度更低。他們較多屬本土派或激進民主派,喜歡使用社交媒體和網上平台。大專教育程度的人在不同程度也有上述取向。

大學生屬於15至24歲及有大專學歷,他們當中38%自稱是本土派、14%激進民主派、30%溫和民主派、16%中間派或沒政治傾向,只有3%親中或建制派。

本土和激進民主派當中,年齡以15至39歲為主(佔七成半),極少60歲以上人士;有六成人具大專程度。溫和民主派的年齡偏高,有三分之二人是40歲以上。中間派和無政治傾向者年齡更高,有四分之三屬40歲以上,教育程度偏低。親中和建制人士年齡最大,近五成屬60歲以上,另有三成介乎40至59歲。他們教育程度偏低,但也有四分之一人具大專學歷。

將15至24歲的人再細分作比較,可看到年輕次群組之間的分別。原來15至17歲者雖較少參與遊行集會和包圍等活動,但對五大訴求更強烈,而且有參與和警方衝突。18至19歲者最不認同非暴力原則,對中央政府、警方和落實一國兩制的評分最低。20至24歲者較多參與包圍及與警方衝突等行動。

危與機的思考

從民調數字清楚看到,香港社會群組嚴重分化和意見撕裂,差異主要源於大家的政治取向,也有不同年齡層及教育程度等因素的影響。從表1的政治光譜看,一方的本土和激進民主派只佔一成多,另一方的親中和建制派不足一成;溫和民主派加上中間派和沒有政治立場者共佔近八成,可說是代表主流民意。中間這兩大組別的意見是支持五大訴求、不贊成使用暴力、認為警方用了過分武力。頗多市民參加了不同反修例活動,對政府及警方評價甚低,同樣對落實一國兩制和香港前景缺乏信心。

下一步香港怎麼走?把握時機非常重要。9月初政府宣布撤回修例,明顯有些效果,信任評分止跌,甚至有些微回升。政府要正確了解問題根源,在未發生更不幸事故之前,迅速提出實質說法和行動,不然撕裂將更嚴重,更多人走向激進之路,政府及警方的評分會再現新低。今次反修例事件不單影響18歲以上的年輕人,中學生也正動員起來,反政府的行為更年輕化。如果事情得不到解決,將來的管治愈加困難。

要令社會重回正軌很不容易,一個關鍵是大家要有同理心。數年前年輕人以理想主義情懷爭取民主普選,今天他們拚命捍衛心目中的核心價值。政府應嘗試從年輕人的角度出發,了解他們接受甚至使用暴力的前因後果,及他們為何感如此憤怒沮喪,然後及時適切回應,或許就能與市民達到多一點「我們連結」(we connect)。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社會科學院副院長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