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亮劍——中央對港政策的質變(文:呂秉權) (09:00)

中央對港管治的架構,從2003年七一50萬人大遊行後,一直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協調18個部門)主管,下屬的兩大部級機構國務院港澳辦、中央駐港聯絡辦公室則為直接的對港單位和辦事機構,不時就香港事務發言和定調。

不過,最近一個原本並不對口香港、不諳經濟民生的機構,罕有地多番就香港事務發言,甚至批評香港首富李嘉誠先生和評論香港青年和住屋問題,情况值得關注,這個機構就是中央政法委員會。自8月初以降,中央政法委微信公號「長安劍」罕有地就香港問題密集地作了60多次發言,平均每3個發帖或文章就有一個與香港有關。

中共「刀把子」打到來香港

中央政法委是中共的「刀把子」,屬黨的實權機構,如果港澳辦和中聯辦「屬文」,那麼中央政法委則「屬武」。1990年的《中共中央關於維護社會穩定加強政法工作的通知》指出,「軍隊是黨和人民手中的『槍桿子』,政法部門是黨和人民手中的『刀把子』」。如果「槍桿子」對外敵作戰,那麼「刀把子」則對內敵鬥爭。

中央政法委之所以被稱為「刀把子」,那是因為它統管國家維穩機器和法律武器,猶如黨的一張利刀,是為鬥爭工具。具體方面,中央政法委主管「公、檢、法」即公安、國安(情報)、檢察和法院,是執法、司法、「伏法」三權合作一條龍,包攬維穩、情報、調查、檢控、判案和坐牢。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2015年對政法工作的指示強調,要培育造就一支忠於黨、忠於國家、忠於人民、忠於法律的政法隊伍,確保刀把子牢牢掌握在黨和人民手中。「人民網」其後的解讀指,「政法機關是國家強力部門,擁有限制人身自由、收繳個人財產的強制力」。好一個「強力部門」,港人對其早有所聞,那是懷疑用作越境執法,踐踏人權和法律,搗毁銅鑼灣書店、709大抓捕等等的對敵鬥爭專政部門。此外,中央政治局前委員薄熙來就據報曾用「刀把子」鬥臭一批商人,而中央政治局前常委兼中央政法委前書記周永康,則被指利用政法和情報機關監控甚至打擊中央領導人。

值得注意的是,「刀把子」的源流來自毛澤東,有針對財主的意味,要用「刀把子」鬥地主。1926年,毛澤東在廣州主持第六屆農民運動講習所時向農民指出,搞革命就是刀對刀、槍對槍,要推翻地主武裝團防局,必須建立農民自己的武裝,刀把子不掌握在自己人手裏,就會出亂子。當年,中共在各地農村發動了約50萬人規模的武裝示威,鬥垮了不少地主,掠奪了一些資源。

這次,中共的「刀把子」打到來香港。中秋前夕,中央政法委長安劍發文批評香港首富李嘉誠先生,李氏較早前曾希望特區政府對未來主人翁網開一面。中央政法委的文章說:「法治社會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香港少數『未來的主人翁』在街頭非法集會、毆打路人、圍攻警察、縱火燒街……種種暴行不一而足。提出對這樣的人網開一面,無非就是縱容犯罪。這可不是『為香港着想』,而是看着香港滑向深淵。」

文章又引述民建聯「收地建屋,刻不容緩」的廣告,問:「不知『李首富』看到這8個字了沒有。不知這次反對派還會不會喊着高尚的口號跳出來,阻撓香港人的生計,把香港的路四面堵死。不知和『李首富』一樣的囤地圈錢的房產商們,這次會不會對香港市民『網開一面』,對香港的未來『網開一面』。」

此文又翻了李先生舊帳,指有網友回憶起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時,李嘉誠恪守法治契約精神,堅持向小業主追債,他們向李首富發問:怎麼當年沒見你給香港市民「網開一面」?(可是,中央政法委將林鄭月娥「行政長官」的官銜,錯寫成「首席行政長官」,未知是否受英文chief executive所累?)

李嘉誠後來回應指,言論被曲解十分遺憾,多年已習慣了那些莫須有的指摘,又強調「寬容不等於縱容,不等於無視法律程序」。

除了口頭  還體現在對港架構

中央政法委對港除了在口頭上,還體現在對港架構上。9月11日,國家主席習近平接見澳門候任行政長官賀一誠的場合上,意外地出現了中央政法委副書記、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長趙克志。《星島日報》的報道指,趙克志日前履行新職,出任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副組長,這顯示政法機構和公安系統在涉港事務將扮演更積極角色。趙克志早前曾坐鎮廣東,遙指香港「止暴制亂」。

除了拿刀,還有出錢。中秋日,即中央政法委批評李嘉誠翌日,路透社的報道指,掌管國有企業的國資委開會,要求「國家隊」大力投資香港,進軍地產及旅遊業等板塊,希望幫助香港渡過當前危機。

報道引述一名參與會議的國企管理層指:「香港商界精英肯定做得不夠。他們大部分都並非我們的人。」

中央「吹雞」,國有企業會否逐步取代港資,成為香港商界主流,從而掌控香港經濟的未來呢?它們又會如何對待香港未來的主人翁呢?

中央政法委對港,由拿刀部門直接上陣,再由國資委號令,由拿錢國企加大進駐,中央對港政策已經進入質的改變。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交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