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灣區政策統籌——「社會信用體系」風波的啟示(文:溫卓毅) (09:00)

廣東省7月5日印發《廣東省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三年行動計劃》),提到「加快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這馬上令香港市民聯想到政治寓言小說《1984》中「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老大哥在看着你」)的場景,擔心包括香港在內的灣區一小時生活圈成為全民受監控的「全景敞視監獄」。

特區政府首先在7月9日發出新聞公布,澄清香港不會施行「社會信用體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聶德權再於7月13日在facebook表示「經與有關內地部門反映和溝通,『信用中國』官方網頁已經把不會實施社會信用體系的港、澳、台從欄目中刪除,以免產生誤會」。

事情發展至此,特區政府似乎成功在短時間內解決了一場「茶杯裏的風波」。但如果把這場風波置於大灣區政策制訂、統籌、協調的脈絡下審視,可以看到更為深遠的中央與地方、地方與地方的政治經濟博弈。

中央政府彰顯主權和領土完整

「信用中國」官方網頁列出香港、澳門、台灣,反映中央政府要在這些地區實施社會信用體系?筆者覺得,中央政府並沒有在港澳台推動社會信用體系的打算,網頁設計只是遵從媒體用語的國家規範,由內地「碼農」(寫代碼的技術員)直接套用中國行政區劃的罐頭編碼製作而成。此做法旨在彰顯主權和領土完整,即香港、澳門、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一部分。如果細心觀察,內地類似的做法,還包括旅遊產品網頁正確標註港澳台地區所屬國別的官方要求、內地機場中國際及港澳台航班的標識、以「海峽兩岸及港澳地區」代替「兩岸四地」等。

讀者可能不知道,中國官方權威網絡媒體之一的「人民網」,設有「地方領導留言板」(註),裏面也設有香港、澳門、台灣專頁。特區政府大概沒有留意有此途徑與內地網民直接互動,所以香港專頁「歷史留言總量」86條,但「歷史回覆總量」是0條。

地方政府爭取資源做自己的事

翻閱廣東省《三年行動計劃》,提到「社會信用體系」只有寥寥97個字,實質行動包括「建成全省統一的市場監管信息平台」與「研究制定廣東省社會信用條例」,都屬省內行政事務。觸動港人神經的,大概是「探索依法對大灣區內企業聯動實施信用激勵和失信懲戒」。

從「建成」到「研究」,再到「探索」,可見廣東省的優次順序及力度。這種行動計劃就像一個願望或任務清單,各部門將自己想做或要做的內容放入這個政策議程,以便爭取資源付諸實施。政府在每個時期都有不同施政重點,沒有被納入政策議程,可能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分得資源。這就是內地政策術語所謂的「把握政策機遇,借大灣區東風」,也即是我們俗語所說的「蘇州過後無艇搭」。

從積極方面想,廣東提升社會信用水準、保護知識產權、鼓勵誠信經營和科技創新,或許有利於與國際金融體系對接,紓緩香港本地銀行內地貸款撥備的風險。

港府主動澄清  實質被動回應

社會信用體系風波在特區政府看來,似乎是無妄之災。所幸特區官員沒有歸咎於「部分不明真相的群眾,被一小撮別有用心的人挑撥」,而是及時主動澄清,並「成功爭取」刪除網頁欄目。行動迅速,作風似乎真的有所改變。

不過仔細思索,「內地政府公布計劃,特區政府澄清細節」,這種政策互動模式已不止一次發生:從已落實的「一地兩檢」,到「內地構想」的「高鐵支線」跨境鐵路、口岸功能調整。或者真的如同《明報》今年5月27日社評指出,港府對大灣區的願景局限於創新科技、金融服務、青年長者北上樂業安居,對毗鄰省市涉及大灣區發展的政策制訂「事前既不介入建言,事後亦無充分回應或據理力爭」。又或者特區政府有機會提供意見,但沒有預見到部分內容的政治風險?無論何種情况,都顯示特區政府在灣區內跨境政策協調與統籌上進退失據。

內地灣區城市已密集公布各種工作方案、實施意見、行動計劃,如火如荼推進各自的政策計劃。特區政府除了在粵港澳大灣區網站羅列內地政策措施,是否具體研究過內地每一項政策對本地的影響,以及本地應如何作出政策配套?面對內地灣區城市風風火火的政策制訂,特區政府總不能每次都只是澄清說「我們不做這個那個,只做金融、航運、貿易」吧。

向中央及港人雙重負責的特首,在大灣區發展之下還要顧及灣區內地城市的地方利益。無論如何革新施政風格、更開放包容聽取民意,紮實的政策分析始終是良好管治的基石。否則,即使特區政府宣稱已努力平衡中央要求、本地民意與灣區兄弟城市期盼,也難以有充足理據爭取市民支持,施政只會左支右絀。

註:liuyan.people.com.cn/index.html

作者是嶺南大學研究助理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