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設獨立調查委員會 有助社會和解(文:李國能) (09:00)

1. 就如各位市民一樣,我非常關注近日因《逃犯條例》草案爭議而引起的事件。身為終審法院前任首席法官,我無意涉足政治領域。不過,有鑑於現時情况特殊,我希望有所建言,尤其當中不少議題都涉及法律角度。

2. 總體而言,毫無疑問,政府犯下嚴重的政治判斷失誤。政府低估港人對內地法律制度的不信任,以及港人感到香港日趨「內地化」的關注。港人透過和平有序遊行所展現的投入感,令人印象深刻。草案即使在立法會取得大多數支持,中央仍支持放棄草案,展現了明智務實。

3. 非法和暴力行為必須人人譴責,衝擊立法會的場面醜陋和令人震驚。在法治之下,這不可容忍。法律被故意違反,涉事者必須被法律追究。如果他們在公平審訊後被判罪成,法庭應考慮具阻嚇力的刑罰。

對特首的幾點意見

4. 特首已為政府處理事件的手法真誠道歉,應給她機會繼續服務社會。我尊重特首,因她有堅定不移服務公眾的決心。

5. 在特首銳意改善管治的同時,我提出幾點意見。首先,身為領袖的她,下重要決定前,應鼓勵政府內部有廣泛討論,容許所有選項和觀點得到探討,小心衡量,從而作出更好的決定。

6. 其次,在《基本法》之下,特首要對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區負責。從港人的觀感看,她過度側重前者,她必須為港人更多發聲,並彰顯於人前。

7. 第三,所有出任公職者,無論在行政、立法或司法機關服務,必須時刻銘記他們並非凌駕市民行使家長式管治。他們是人民公僕,應該謙卑服務,並應受到輿論監督。

8. 社會持續有聲音要求政府撤回草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及給予特赦。

政府應撤回草案

9. 政府已暫緩草案,並表示不會在今屆立法會會期於2020年9月完結前再度提交草案,屆時草案將失效。不過,有廣泛聲音要求政府立即撤回草案。暫緩和撤回在實際上並無分別,基於這個原因,以及撤回草案有助和解進程,政府現在應撤回草案。

10. 即使面對廣泛要求,政府拒絕成立法定獨立調查委員會。政府表示,針對警方的投訴,應由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調查。

11. 由法官領導的獨立調查委員會近年調查過不少事件,這機制能更有效地探明真相。獨立調查委員會被視為一項司法程序,聆訊是公開的,公眾和傳媒能夠出席。它能傳召證人。聆訊上的證據在誓言下提出,受絕對特權保障,並受盤問驗證,亦不會在之後的程序被用作針對證人,相關各方有權委任法律代表。政府在1997年之前或之後多次引用獨立調查委員會機制,成績令人滿意。

監警會效率不及調查委員會

12. 監警會是為人尊重的機構。然而,即使監警會有再良好的意願,它探明真相的效率始終不及獨立調查委員會。監警會沒有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權力、保障和特點。再者,除了處理投訴個案,監警會只限於識別警方在常規或程序上的疏漏或缺失。

13. 獨立調查委員會提交報告需要一定時間,例如最少9個月。這段時間可讓社會緩和氣氛。再者,在公開聆訊中,指控和申訴均會被公開和探討。這對社會有療癒作用,有助和解進程。

14. 政府擔心警方士氣,我也對警隊抱高度尊重。由獨立調查委員會審視事件,短期內或對警方聲望有影響,但長遠而言能提升其聲望。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完全不偏不倚和公正的,它有機會還警方清白。即使對警方有所批評,警方也可透過行動,防範日後重蹈覆轍。聆訊過後,警隊便可翻開新一頁,向前邁進,能讓警方如其格言「光榮和關懷」,繼續做得更好。在沒有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情况下,社會對警方的不滿,很大可能會繼續加劇。

現階段特赦  並不恰當  

15. 至於特赦示威者的建議,以此推論,基於平等原則,特赦也會適用於警務人員。在現階段特赦,即特首指示警方不再調查,並不恰當,與法治不符。社會上每一個人都受法律約束,這是一項基本原則。每個人都須遵守法律,沒有例外,守法之外不應有其他選擇。1977年,儘管當局曾就當年之前的貪污罪行予以部分特赦,但當時環境與今天截然不同。

16. 總括而言,就如前人所說,時間主宰萬物,和解需要時間,今次大概也要一段長時間。在這過程,政府值得社會支持。

作者是終審法院首任首席法官(1997-2010)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文內小題為編輯所加;原文為英文,中文版本為本報所譯,原文見網址:link.mingpao.com/59258.htm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