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北京不想港人知道的軟肋——忽然被關注的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文:孔誥烽) (09:00)

港人勇敢抗爭成功制止了北京在背後推動的《逃犯條例》修訂,西方媒體都驚歎這是習近平任內首次屈服於群眾壓力的妥協。這次反修例取得暫時成功,除了是因為抗爭者不畏催淚彈和橡膠子彈勇往直前之外,中共不敢像它對付新疆、西藏般硬來,在爆發更大規模流血衝突之前煞停立法程序,還因為美國國務院、國會領袖等相繼將逃犯條例與美國重新考量是否繼續承認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掛鈎。美國和國際承認的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乃是北京仍不敢血腥鎮壓香港、乾脆推行「一國一制」的關鍵。

最近10年,中國官方媒體提到香港,總會強調香港現在的繁榮都是拜中央政策所賜;中國上下也充斥「沒有中國,香港早完蛋了」的論調。這種論調也影響到很多港人理解香港與中國大陸的關係,以為不是大陸提供食水、食物、資金等,香港便變死城。

這種論調充滿謬誤:海水化淡技術現在已十分成熟,若香港學習新加坡、以色列等小國採用,早便不用再高價購入污染嚴重的東江水;香港的食米八成來自東南亞,凍肉、海鮮、水果等也主要是從大陸以外地區輸入;而香港至今仍是進入中國外資來源地之首,香港對大陸投資數額遠超過大陸到港的投資。

這論調另一謬誤,便是無視香港作為國際承認的與中國大陸區別開的獨立關稅區,對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但最近華為事件,令大家關注中資公司通過在港設立衛星公司,以香港身分在國際活動。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在去年底亦發表報告,提出要檢討美國禁止向中國出口軍民兩用敏感高科技不包括香港的政策,將取消承認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的可能,提上議事日程。這才使香港媒體開始關注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對中國的用處。

美港政策法  中國得益

據美國在1992年通過的《美國-香港政策法》(US-HK Policy Act),美國在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將持續觀察香港是否享有《中英聯合聲明》中規定的高度自治與自由。若美國確認香港保持高度自治,美國便會將「繼續在經濟及貿易事務諸如進口配額、產地來源證書等方面認可香港為一獨立地區」。

雖然北京說這法案是美國干預中國內政的體現,但法案其實對北京十分有利,也為其他國家處理其與九七後香港的關係樹立了範例。中國加入世貿後,與世界經濟整合得更徹底的香港仍能保留世貿創會成員資格。因此北京在加入世貿後仍可通過香港這個完全自由的經濟體,選擇性地引入中國「入世」後仍被貿易配額和其他壁壘嚴格規管的商品與資本。例如中國至今仍拒絕外資銀行以全資擁有的方式在大陸營業,以保護中國的金融安全。香港作為世貿另一成員,則對外國金融機構全無設限。故此北京既可維持金融防火牆,中國的富人、官員和企業卻可在港獲得外資銀行的全天候服務。

同時,相比在中國大陸註冊的公司,在港註冊的公司能在全世界(尤其是西方國家)享受更自由的流動。港資在歐美澳紐等地的投資,一直比中資面對更少關卡和更寬鬆的國家安全審查。因此許多中國大陸企業不是註冊為香港企業,便是通過香港子公司向世界各地投資和採購。這對一些敏感交易例如西方國家的基建投資,尤其重要。

美港政策法中關於技術出口的規定,對中國更為重要。自冷戰以來,美國嚴格管制可能被用於軍事用途的敏感技術出口到中國。但政策法允許香港在1997年後繼續進口這些敏感技術和器材,為中國大陸提供了獲得這些物資的一道後門。中國大陸公司為規避美國制裁,通過香港走私敏感器材,不時成為新聞(註1)。美國甚至有報告指中國大陸在港設立眾多公司,用於購入那些受管制設備,再轉運至大陸,甚至運到北韓及伊朗(註2)。

北京仍無法像對付疆藏般對付香港

1997年以來,北京一方面急於對香港的政治與社會建立全面控制,以確保香港不會成為挑戰中共統治的中心;另一方面北京又希望國際社會繼續承認香港自治地位,並繼續在出口、資金及移民管制上給予香港特殊待遇。這兩種意圖之間,存在明顯矛盾。若北京在遏制香港自由上做得太過分,西方民主國家便難坐視不理,繼續假裝香港有足夠自由及自治。若美國正式取消承認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其他國家亦將跟隨。這對中國經濟和那些藏富於港的中國大陸富豪與官員,都會造成嚴重後果。

近年北京繼續藉世界承認香港自治地位而獲取利益,而西方國家卻愈來愈覺得中國利用香港,正為西方國家和國際社會的安全構成愈來愈大的威脅。西方國家開始不耐煩地指摘北京或中國公司,通過香港協助北韓和伊朗繞過國際制裁(註3),獲取北京不能合法取得的軍事器材高科技(註4),匯出賄賂外國官員的賄款(註5),甚至大規模郵寄受管制的劇毒毒品芬太尼(fentanyl)往西方國家(註6)。

西方國家假裝香港仍有高度自治,對她們自身利益和國際社會的穩定帶來的代價,愈來愈大。當香港的自由與自治受進一步蠶食,當中國利用香港這扇後門繞過美國和國際社會各種規範與限制的例子日多時,國際社會停止承認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便愈來愈有可能。

怎樣在壓制香港異議聲音時,避免國際社會取消給予香港的特殊地位,恐怕是北京在制訂和調整香港政策時需認真考慮的重要變數。北京容許港府在修訂逃犯條例上讓步,又不敢以鎮壓新疆西藏的力度鎮壓香港,正好證明北京仍十分着緊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的國際認證。北京治港的這條軟肋,正是港人向北京爭取更大自由時的優勢。而北京的這個顧忌,正是北京輿論機器最不想港人知道的。

註1:bit.ly/2xj0gkZ 

註2:bit.ly/2N6YUV7 

註3:bit.ly/2IB9vU4

註4:cnn.it/2N5kkBN

註5:bit.ly/2x8BN1F

註6:nyti.ms/2t6DHLW 

作者是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韋森費特政治經濟學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