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孩子們不是暴徒 林鄭也不是我們母親(文:曾志豪) (09:00)

2014年的「雨傘」喚醒了公民抗命的意識。

2019年的6‧12「反送中」集會,卻是宣布公民對香港政權徹底死心。

雨傘運動的87枚催淚彈,受盡千夫所指,至今無人敢承認由誰下令。迴避,至少他們知道理虧。

5年後,整個局勢變了。警隊發放了豈止87枚催淚彈?密集式的、常規化的施放催淚彈,甚至出動了橡膠子彈、布袋彈。

這一次警方毫不避忌承認,顯然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武力。

但5年後的示威者,和雨傘運動相比,裝備同樣薄弱,只有眼罩口罩,甚至連雨傘數目都不及5年前多。

但警方卻大幅提升了武力級數,甚至出現近距離向示威者開槍的惡行;電台外判司機身受重傷;記者出示身分卻被指罵「記你老×」;還有在金鐘港鐵站無理截查年輕人。

林鄭居然說年輕人發起的集會是「暴動」,這些暴徒也太講道理,沒有打碎半塊商廈的玻璃,即使已經和警方對峙了幾個鐘頭,這些孩子喊口號仍然只是「撤回」而沒有任何暴力報復的意味。

這些是什麼樣的暴徒?

他們都是在人生最美好也最嬌嫩柔弱的時候,他們本來也可以坐在咖啡廳對着一個個馬卡龍甜點打卡自拍便過了一天,但他們卻選擇走上街頭,捱子彈捱催淚煙,為了反對和他們沒有半點個人私利有關的「惡法」而奮鬥。

反觀政府的權貴,一副奴才嘴臉,由張建宗到林鄭月娥,只敢在房間錄影讀稿「澄清」,卻沒有一個人膽敢走到示威區和年輕人當面對質交代。

林鄭連記者會也不敢召開,卻只敢找親建制電視台做專訪,形容自己和市民關係像母子。

有哪一種母親會拒絕和自己兒子對話,而任由警棍子彈往兒子身上打呢?這些甘願為香港前途走上街頭捱子彈的年輕人,勇敢善良,和「暴徒」扯不上關係;倒是那些高官躲在特權庇護下,是特權暴徒。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