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林鄭,你根本沒有能力管治香港(文:葉健民) (09:00)

100多萬市民走到街頭,清楚表達了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堅決反對,但林鄭月娥依然不為所動,決定如期二讀,誓要與民為敵,等同全面向香港人宣戰。面對如此麻木不仁的政府,還有什麼好說?

只能說,林鄭月娥,我們看錯了你。曾經以為你與梁振英有所不同,你看來心腸沒有他那麼壞,應該可以為香港做一點好事。即使我們知道你性格傲慢素來自以為是,大家還是疑中留情,願意給你一點時間去證明自己,因為我們相信至少你的個人能力看來比梁振英強。你為官30多年扶搖直上,官場聲譽也不錯,應該能夠為香港多做實事,令我們的日子好過一點。但事實證明,我們錯了,你並不是我們一廂情願地想像的能吏。相反,過去數月中,我們看得清清楚楚你和梁振英是一丘之貉,一樣志大才疏,最終同樣禍延香港。

假如實情真的如你所說,中央從來沒有給予壓力和指示要特區政府去修例,那麼弄到今天如斯田地,官民全面衝突,青年被迫走上街頭以血肉之軀去抵拒惡法,被打個頭破血流,便是完全拜你一個人的無能魯鈍所賜。

對特區政治形勢沒基本判斷能力

首先,你連特區政治形勢基本判斷能力也沒有。一開始,你大概以為修訂逃犯條例所引起的反響,大致只會和一地兩檢、DQ議員(取消議員資格)風波一樣,極其量只會被輿論炒作一輪,然後在立法會吵吵鬧鬧數天,便可以順利通過。你以為反對派在連番打壓下,已經不成氣候潰不成軍,公民社會在傘運結束後也是人心散漫心灰意冷。在議會中,建制派亦取得了壓倒性優勢。所以你在這種形勢大好的判斷下,相信政府可以為所欲為甚至倒行逆施,也毋須付出任何代價。現在的發展,當然與你的想像差天共地。人心不死,香港人要活得有尊嚴的決心,你這種離地高官確實很難理解。但你甚至連商界對修例怨聲載道也不知,幼稚到以為建制派個個會同心同德無限支持。你完全誤判形勢鹵莽行事,以為「拍拍心口」來句「事不避難」便可以向中央邀功,貿然向港人提出一個大家一直不敢面對的問題:「為什麼不相信中國的司法制度?」殊不知這正正就是港人心中的終極恐懼,結果引來全城反撲堅決說不,闖下彌天大禍令政府焦頭爛額,這完全是你咎由自取。

用人無方  倚重庸才

你的魯鈍平庸,也體現在你的用人無方倚重庸才。你把解釋游說重任放在鄭若驊、李家超這兩個哼哈二將身上。鄭若驊上任以來屢生事端,處事粗疏無視規章,早已引來劣評如潮。作為政府主要官員,她連基本政治公關技巧也沒有,與傳媒關係緊張,更遑論去爭取輿論支持。即使在專業範疇上,在解說法律細節條文要點時,她也總是錯漏百出左支右絀。這種水平的高官,又怎樣去說服大眾?李家超總是一副藐視眾生的嘴臉,永遠以為擺出一副官威便是道理在手。相比之下,他甚至連當年負責推銷23條立法的時任保安局長葉劉淑儀也不如。葉劉當年尚且願意面對群眾,不惜跑到維園以寡敵眾舌戰群雄,明知山有虎也敢走進校園,與大學生唇槍舌劍負隅頑抗。李家超就連這份勇氣也沒有,永遠迴避與挑戰者正面交鋒。這樣的官員,又如何取信於民?

最大失敗  是對國際局勢無知

不過你的最大失敗,是你對國際局勢的無知。你起初以台灣命案為藉口,以此強調修例刻不容緩,但你竟然如此天真會認為台灣當局會啞忍承受,任由你利用而不予反擊。結果人家拿出證據,說明曾3次提出司法互助請求,港府卻全不理會,把你的所謂「還受害人家屬一個公道」的虛情假意徹底扯破。然後對方重申即使條例通過也不會提出引渡要求,把你的所謂立法迫切性論據全面摧毁。台灣陸委會更是借題發揮,說明絕不會接受這種一國兩制框架之下的法律安排,順勢向北京來一下正面抽擊。兩岸關係相互博弈高手過招,林鄭一知半解沒頭沒腦的一頭栽進去,無疑自暴其短。

到了6月9日百萬人上街,你又把這次民情爆發歸咎於外國勢力介入。西方國家今次確實高度關注修例風波的事態發展,不單有各國使節高調地提出措辭強硬的抗議照會,多國領導人也先後就此發言。但問題是人家在本港有不少投資,每年來港工作或旅遊的國民也為數不少,提出關注顯得合情合理。而香港的所謂理想營商環境,最重要的還是司法獨立和完善的法律制度。修訂逃犯條例便正正觸動了這個關鍵環節,外國政府又如何會不聞不問?所謂外部勢力介入,亦永遠是一個轉移視線的最佳藉口,可以把政府在官民衝突中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例如佔中運動,便被說成完全因為美國在背後策劃,與中央違背普選承諾完全無關。又例如八九民運也被描述為純粹是由海外黑手一手促成的「國際大陰謀」,而非因當年國內官場腐敗官倒嚴重所致。這些反智論述,動輒把問題提升到「國家安全」層次,凡事試圖以「大局」觀念去把所有國家壓迫行為合理化,把群眾說成全無思考能力民智未開的愚民,既無新意亦缺乏說服力,但卻是專制政權和它的爪牙情有獨鍾的文宣伎倆。但作為國際大都會首長的林鄭,竟然對這種說法照單全收,又叫港人情何以堪。

不過,就算退一萬步而言,假設我們完全信納外國介入論,大家也不禁會問為什麼林鄭偏偏要在中美貿易戰全面開打、國家在國際形勢上處於下風之際,要為外國敵對勢力提供一個完美機會去攻擊國家呢?她是否真的沒有想過,在這個時候提出這種法律修改,必然會令本來正被西方圍剿弄得頭昏腦脹的中央承受更大國際壓力?香港正處於中美兩國「交戰」前沿,何苦又要自招麻煩引火自焚呢?中央當下面對這個情况,為了面子只能力撐林鄭到底騎虎難下,但又不知要虛耗多少心力。

幾代人艱苦建文明制度  被其莽撞摧殘殆盡

這個對國際形勢全無認識、對特區政治格局茫無頭緒的技術官僚,完全沒有足夠政治視野地去處理問題,不單陷特區於大亂當中,更在多事之秋為國家添煩添亂,還有資格管治香港嗎?我們的香港,就是毁在這種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人手上,幾代人艱苦建立的種種文明制度被她的莽撞摧殘殆盡,大家可以不憤怒嗎?

作者是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