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什麼比新聞自由更重要?(文:楊健興) (09:00)

政府2月推出《逃犯條例》修訂以來,我被記者問得最多的問題是:修例如何影響新聞自由?修例主要針對哪些界別?是新聞界嗎?一旦通過,會如何影響記者工作?我手上沒有水晶球,不能預知未來,但港人愈來愈看得很清楚,官員公開說的兩個修例目的,一、引渡涉台灣謀殺案港人陳同佳到台受審;二、堵塞引渡條例漏洞,都是假話,並非真正的目的。真正的目的,為何急於在6月內通過,仍然是個謎,港府和中央從來沒有向港人坦白交代。

港府修例過程如同瘋狂駕駛

修例引發廣泛憂慮和恐懼、國際外交風波,百萬人上街,市民呼籲罷工、罷市、罷課,港府仍無動於中,決意不顧一切,如期在周三將草案提上立法會恢復二讀,下周三讀通過,中央和特首林鄭月娥要港人和國際社會接受,修例已經「冇彎轉」,亦不能煞停。港府修例過程如同瘋狂駕駛,危害乘客和途人。

草案安排於周三重上立法會二讀,大樓外保安升級,警方如臨大敵,把反對的市民、採訪的記者當是敵人;百萬人上街後,政府更害怕人民,周二當晚在金鐘一帶截停市民查問、搜查車輛,警方做法有濫權之嫌,製造恐慌,令人感到目的是要市民害怕,不敢出來表達反對聲音。修訂仍未正式通過,警方處理示威者和記者的做法,令人感到自由開放空氣愈來愈稀薄。

修例一旦通過  「防火牆」消失

對新聞工作者來說,自由是空氣,沒有自由,人民不敢說真話,記者竭力追求真相,追到的不是真相的全部,只是部分,甚至全是假話。逃犯條例修訂一旦獲得通過,分隔中港兩套截然不同的法律和司法系統之間的防火牆消失,記者、專欄作家、評論人員的文章和言論,一旦涉及政治、財經、內地制度和人權等敏感問題,內容在內地被轉載,在網上瘋傳,對中央及地方政府、企業等利益團體帶來負面影響,造成「惡劣後果」,假如內地有關部門決定追究,發放文章的記者和專欄作家首當其衝,不排除內地部門從條例內可移交罪行中堆砌到一個引渡個案,交到特首,要求交人,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曾表示特首難以抗拒中央要求。林鄭可否公開交代,她上任近兩年,有沒有向北京說不?港人憑什麼信她的說話?

商界與新聞界沒有太多共同看法,但在修例問題上,同樣有很大憂慮,都是較早及一直反對或持保留看法的界別,原因很簡單,他們不少長期在內地做生意、跑新聞,耳聞目睹,親身接觸和經歷過內地的人和事,比林鄭只去中南海、參觀經安排地點,更明白今日國情,了解兩地制度、法規和文化的嚴重差異;他們在內地打交道如履薄冰,盡量小心,兩地法律和司法制度一日仍有一道防火牆,仍感到一分安全感,草案通過,多了一分不安全感;社會瀰漫着恐懼和不安,言論自由收縮,新聞自由難保。

關乎市民和過客能否免於恐懼

新聞自由對記者絕對重要,但逃犯條例修訂所帶來對香港的傷害,已不光只是新聞自由的問題,而是關乎居住在這片土地的市民和過客,是否能夠免於恐懼,安心放心地生活、表達意見、發表文章,不用擔心有朝一日被送到內地,被迫承認一些他們從來沒有想過會被指觸犯的罪行。

港人熱愛自由開放的環境和氣氛,有自由,沒有言論禁區,才能有多元活力,成為推動社會經濟發展的動力。引入「送中」機制將在人人頭上放一把刀,無人知道什麼時候刀會落在自己身上,從此活在惶恐不安中,難道這是修例的真正目的?

作者是香港記者協會主席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