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記港樂一次開拓嘗試的失敗 港樂前藝術策劃總監林丰談解約風波(文:劉彤茵) (16:00)

香港管弦樂團(港樂)才剛公布新樂季節目,跟前受訪的林丰有份策劃,卻不能親身參與節目的上演。39歲土生土長的林丰前年上任藝術策劃總監一職,上月突然被港樂終止合約。林認為解僱不尋常,認為與少數樂師不滿他引入一些「非古典經典」和「貼地」嘗試有關。港樂現時每年接受政府約為8300萬元恆常固定撥款,不時有質疑說樂團不夠代表香港,今次將入職年多的土生土長年輕音樂家解僱,無論如何,應可看成是一次開拓嘗試的失敗,且聽聽事主本人怎麼說,港樂怎麼回應。

港樂一直以來被批「不夠港」,除本地樂師比例低、開拓觀眾群不力、節目沒新意,近年開始新嘗試,新聞發布會不時強調推動本地元素。林丰是年輕作曲家,為英國廣播公司有史以來首位委約作曲的香港人,其作品曾由倫敦交響樂團、曼哈頓音樂學院樂團、新西蘭交響樂團演出。2017年2月他就職港樂藝術策劃總監,隨即負責2018/19樂季節目構想。本年3月時任港樂行政總裁麥高德跟林丰評估年度工作,「言語及溝通」、「工作知識水平」等項目給予5分最高分,整體評價良好。林丰亦從未收過任何有關失職口頭及文書警告。

抗拒新古典主義

事隔兩月,新上任不久的港樂行政總裁霍品達突然建議林丰辭職,林丰拒絕並詢問理由:「當時對方說you know,you know(你知道的),我說不知道並要求提供理據。後來他含糊地說主要因為我在任時的表現,及樂手對我的評價。」

林丰上任後推出「何鴻毅家族基金作曲家計劃」,邀請4至6名本地新晉作曲家創作短篇樂曲,後由港樂於公開工作坊演奏,讓新血吸收經驗及提高曝光機會。他亦促成本地年輕歌唱家鄺勵齡於久石讓音樂會擔任獨唱。另外,他有份促成港樂首次跟香港國際電影節合作,推出免費音樂會,例如今年以為《鋼琴別戀》(1993年)配樂的作曲家Michael Nyman為題,演奏六首作品,還有港樂跟香港芭蕾舞團合作上演《春之祭》,融合舞蹈現場演奏。林丰說:「為接觸不同對口單位很重要,因為這有機會帶不同觀眾至少走入個演奏廳,親身體驗管弦樂團先。」

「可惜的是,有小部分樂師對演『非古典經典』作品很不鼓勵,大約3至4名,事實上都是外籍或非土生土長的樂師。」林丰解釋港樂管理層、策劃人員與由樂師代表組成的委員會定期開會,檢討節目大小事項,亦介紹未來節目策劃進展,以徵詢意見。去年11月舉行的新古典主義作曲家Max Richter音樂會,雖然獲得不少本地及外媒期待與掌聲。林丰憶述少數樂師事後卻在會議表達不悅。歐美炙手可熱的Max Richter曾為舞蹈及多部電影配樂,包括《斷了線》、《無主之作》等。他受古典音樂訓練,靈活交織搖滾、電子音樂等風格。全球知名古典唱片公司Deutsche Grammophon第一次跟港樂合作,赴港即場收音,國際直播演奏。林丰表示:「小部分樂手說音樂會太『沉悶』、『太長』,更說『does anyone actually enjoy music like that』(『真的會有人享受這種音樂嗎』),我很驚訝,何以如此抗拒呢?後來,他們再投訴古典經典的演奏比例過低。」

Max Richter作品相對簡約,為新古典主義泛稱的一種特色,「作品非為了炫示樂隊技巧,專注聲效需要與表達情感」。林丰分析對於接受古典傳統訓練的樂師來說或者較「易」演奏,少機會炫技,惟不代表作品遜色。「整體樂曲營造一種令觀眾情感很易跟隨起伏、很動人的狀態。」他續道:「古典經典演出亦很重要,因為總有些年輕樂人、觀眾對此有需求,要去認識與訓練。我多次安撫及解釋開拓光譜的重要……」林丰稱,樂季保持一定比例古典節目,他指出去年11月至今年4月有至少4個主要古典經典節目,涉獵李察史特勞斯《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林姆斯基高沙可夫《天方夜譚》、莫扎特交響協奏曲等,比例亦跟他入職前差不多。節目均由他跟音樂總監梵志登、行政總裁洽談而成,同時需要與市場部門多次交涉,非一個人獨自決定。林丰亦曾在會議或私下跟樂師交流意見,例如因而調動指揮人選。

港樂回覆林丰被解僱

記者就林丰被解僱一事查詢港樂,港樂回覆指出,「節目的編排和選擇,是經過管理層和音樂總監的商討」,機構致力以不同的音樂種類、表演形式擴闊觀眾層。早在2012/13樂季,即是林丰上任之前已推出「太古輕鬆樂聚系列」、「節日與流行精選系列」至今。港樂亦有不同形式的音樂會,包括《彼思動畫電影音樂會》、《E.T. 音樂會》、《夢斷城西音樂會》等,於音樂會播放足本電影或影片,並由港樂現場演奏音樂。港樂表示重視每一個成員的意見:「樂團重視每一位樂師及職員的意見,而樂團樂師及職員均有代表參與董事局委員會,就不同課題發表意見,以作參考。」

憂事件引起寒蟬效應

林丰憂慮少數樂師勢力進一步擴大,影響日後港樂路向。他透露少數樂師曾涉嫌在未通報及獲得許可下,以樂團名義在內地演出,卻未受處分,反而針對林丰作出有關職務的失實指控。港樂回應指出:「港樂有內部申報及審批機制監管以私人名義在樂團以外的工作或演出。」林丰重申只有少數樂師態度消極、操守有誤,惟新任總裁及董事局高層偏聽。他透露董事局高層曾回覆其電郵說,「situation was serious and beyond right and wrong.」(現在情况超乎對與錯),讓他感覺有被「祭旗」之嫌。港樂指出:「員工的工作檢閱,或個人與樂團成員的關係,為樂團內部僱傭事宜,樂團不會公開評論,以維護員工的私隱。」

驟眼看為港樂人事風波,港樂受大筆政府資助,決定應該對公眾利益抱持責任,公平公道。林丰憂慮今次事件或引起寒蟬效應,日後各部門「怕了」或側重少數樂師意見,變相打壓一些有潛力入場的觀眾或某些「貼地」、有趣的節目。林丰早在2010年首跟港樂合作,另曾為港樂何鴻毅家族基金駐團作曲家。訪問他兩度提及:「其實我真的很愛港樂」,又說被解僱後發言非為報復,「希望它有真正健康發展,透明」。港樂則表示將繼續把更多不同形式節目,介紹予本港樂迷。樂團人事變動並不會影響節目編排及推動本地文化藝術發展的方向。港樂之藝術策劃總監空缺將作全球招聘及遴選,招募合適的人選擔任。

(原文刊於2019年6月8日明報世紀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世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