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六四30年——中國何時可捨日隨德?(文:蔡熾昌) (09:00)

6月6日報章刊登一張照片:英女王、查理斯王子、美國總統夫婦、法國總統、加拿大總理、盧森堡首相和德國總理默克爾一起在英國南部的樸茨茅夫(Portsmouth)出席紀念二次大戰諾曼第登陸日(D-Day)75周年。樸茨茅夫是英國南部的城市,是當年盟軍進攻歐洲的主要出發點。照片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德國總理默克爾:她悠然自得的表情,氣定神閒地與其他國家的元首和政府領導人一起觀看飛行表演,慶祝75年前打敗納粹德國!德國報章並沒有抨擊默克爾不愛國,這個畫面在許多國家是不可思議的。

1970年12月7日,西德總理布蘭特在波蘭首都華沙猶太人死難者紀念碑前獻上花圈後,突然雙腿下跪。據說他當時祈禱:「上帝,饒恕我們吧,願苦難的靈魂得到安寧。」這個舉世矚目的道歉,大大淡化了飽受當年納粹蹂躪的波蘭人民的積怨和憤怒。這個道歉,獲得舉世讚許。1971年,布蘭特獲頒發諾貝爾和平獎。他這一跪,讓世人深信德國已經徹底真誠反思。他這一跪,讓德國擺脫一切包袱,重新站起來,成為歐洲舉足輕重的巨人。因此,默克爾心安理得看表演,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西德總理的道歉,並無影響西德政府的穩定,反而提升了世人對日耳曼民族的尊敬,最終導致東西德統一(列強對此再無戒心)。

相反,日本對第二次大戰時為亞洲帶來的災難,從來不見得有真正的懺悔,更無向我國及亞洲有關受害國家真誠道歉;甚至竄改教科書,不讓下一代了解事實的真相。世人很難相信日本已經痛改前非。相反,世人看得到的是日本處心積慮圖謀修改憲法,重整軍備,令人不無擔心、難以信任。日本面對亞洲國家指摘其二次大戰暴行時,從來無法理直氣壯回應,只能以語言藝術和厚臉皮應付。這種拖泥帶水、閃閃縮縮的處理方法,只會長期困擾日本當局的良心和良知。

以經濟發展作擋箭牌  非大國行為

六四過去了30年。多年來,國家領導層對事件的處理,難以令人滿意。寄望國人忘掉記憶,禁止國人談論此事,希望讓時間帶走歷史,或是以30年來驕人的經濟發展作擋箭牌,在在都不是泱泱大國的行為。什麼時間,我們的國家可以捨日隨德呢?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一幅新聞照片引起的遐想」)

作者是香港考試及評核局前秘書長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