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我對六四和民主的看法(文:何濼生) (09:00)

年輕人關心社會、關心國家,是非常美好的事情。只要是真心真意發自內心的關心,都值得讚賞。

一談到六四,有人就會要求平反六四。其實我亦希望六四可獲平反,原因是我相信學生當年的初心是反貪污腐敗。我記憶中當時的新聞報道,沒有顯示學生要求推翻中國的政治體制。很不幸事情失控演變成動亂,我見到有人襲擊軍車、放火和傷人。我理解武力清場或有必要,就如香港2014年佔中事件終究要武力清場一樣。但我不理解為何竟要出動坦克和開槍。

大家都知道,中國領導人至今仍沒有平反六四。但按我理解,他們認為做實事和向前看才是最重要,引發爭議卻一點好處也沒有,所謂追究屠城責任更是徒添煩惱。我觀察國內政經狀况多時,深知追究任何政治責任,必引發不同陣營互相鬥爭。為團結大多數,習近平和鄧小平都經常選擇不追究——這當然包括毛澤東在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的角色。

唯有一黨專政  才能有真民主

六四燭光晚會的一個口號是「結束一黨專政」,但我則完全贊同一黨專政,並認為唯有一黨專政才能有真民主,這結論亦是基於多年觀察所得。西方的多黨輪替,往往演變為不同利益集團爭利的鬧劇。我當然認同領導班子必須輪替,亦必須要接受制衡——絕對權力會演變成絕對腐化——但制衡不能靠反對黨。你看印度政黨雖多如牛毛,有沒有有效的制衡?美國政治主要是共和黨及民主黨之爭。但在涉及大財團利益的議題上,兩黨都很有共識。今天美國軍火工業發達,全靠美國撩起的地緣政治紛爭引發的軍火需求,及美國政府給軍火工業的訂單。當年美國以虛構的罪名侵略伊拉克,兩黨都一致同意,連聯合國的反對也制衡不了它。「民主政治」下,財團甚至同時會以財力支援兩黨,以保證無論哪黨勝出都會為其効力。有研究發現,美國的民主主要還是為商界既得利益者服務(註1)。

相反,在被指為專制、不民主的中國,窮鄉僻壤如貴州甘肅也能受關顧(註2)。修橋築路高鐵縱橫交錯,水電寬頻服務一應俱全。在美國很多基建都不獲保養,2005年颶風「卡特里娜」在新奧爾良造成嚴重破壞和人命傷亡,跟護城堤缺乏維修大有關係。美國卻寧養肥自己的軍火工業,都不願保養失修的基建(註3)。在美國,槍下亡魂連年攀升,2017年已近4萬,卻無法回應國民管好槍械的訴求。過去兩年,美國人的預期壽命竟倒退。紐約市的預期壽命和嬰兒死亡率都比上海遜色。

今天的中國,對國民的需求比美國更上心,事實上今天的中國對地球村的可持續發展需求也積極回應。相反美國漠視國民對於安全和基建的需要,自高自大否定科學鑑定了人類對氣候變暖的角色。中國今天比美國更以民為先,或可稱更為民主,五四運動嚮往的「德先生」早已駕臨神州大地。

中國有政權輪替  改善民生政績斐然

早於1997年,Fareed Zakaria在Foreign Affairs發表了「The Rise of Illiberal Democracy」,反映在不少有政黨輪替的國家已演變成不公平、欠開放的民主,甚至是偏重某方私利的威權國家。相反,中國雖不是憑民主選國家領導人,但確是有政權輪替,而且在改善民生方面政績斐然。習近平由基層做起,其父甚至曾被毛澤東整肅,卻仍以實力逐級升遷。大家可以參詳這種選賢與能的方式好,還是美式民主好,但不能說中國沒有民主。

有人說中國黨國制度缺乏制衡,我承認中國的制衡並不完美,但中國的領導人包括習近平,其實不能任意胡作非為,共產黨的黨綱和文化本身就有制衡的力量。當然,我更渴望中國能對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放鬆一點,多點利用輿論兼貫徹法治,以達至更好的制衡效果。

註1:Benjamin I. Page & Martin Gilens, Democracy in America?: What Has Gone Wrong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17;"Testing Theories of American Politics: Elites, Interest Groups, and Average Citizens," Perspectives on Politics, Sep. 2014, 12(3). 

註2:bit.ly/2EZb6Ro 

註3:bit.ly/2QxZwjQ

作者是珠海學院商學院院長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