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六四三十——用真相頂住謊言(文:呂秉權) (09:00)

毋須交代、脫掉虛偽、不涉利益、無懼壓力,六四30年,作為一個人,只要閉上眼睛,在寂靜中誠實面對自己的良知,與真相感通,相信大家會分得清是非黑白,找回人性。

曾因六四陷獄的內地記者、中共元帥葉劍英養女戴晴,最近在香港出版了《鄧小平在1989》一書縱覽六四。戴晴旁徵博引大量中外史料、中央文件、回憶錄、日記等,以大背景及每日時序方式,將八九民運及六四鎮壓的細節,嚴謹地再次呈現於讀者面前。

戴晴引述1989年在中央辦公廳擔任研究員的吳稼祥稱,六四前,政府為了製造「暴徒搶奪武器」的假象,不惜派人開了一部放了槍枝(沒上彈)的麵包車進城,故意讓學生攔截。學生後來真的攔車,並開車遊街示眾,目的是要展示給市民看官方的殘忍和鎮壓準備。戒嚴指揮部等待學生上當後,立即派出原先部署好的人將武器搶回來,並將此事當成「反革命暴亂」的「事實」依據,為鎮壓提供基礎。

六四開槍鎮壓的一幕,戴晴引述當時一名現役軍官如何對農村開來的士兵洗腦,他說:「你是人民子弟兵,前邊面對着的是暴徒」,是對敵作戰。軍官指當時話說得很重,指行動是「維護共產黨的體制、(不讓)境外敵對勢力推翻共產黨、改變中國的顏色」,戰士們要像上前線打仗一樣。為使命,表忠心,結果軍隊全面開打。

人民子弟兵要打仗和全面開打的對象,不是外敵,是人民——是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

內文續說,六四清場前,有兩個集團軍在同一時間,由天安門廣場以西7、8公里處的公主墳,鬥快開進天安門,「搶着打,誰準時到,誰立功,以殺人為比武」。

接着,戴晴寫到另一戒嚴部隊士兵的親歷,他們是朝天、朝地(子彈彈地射向人群),再橫掃開槍打入天安門的,引文如下:

「車上兵也跟着下來,先往地下打,從地下反彈的子彈,打到了圍觀的人群。這時有人喊:別怕,解放軍用的是橡皮子彈(實際上是實彈)。於是,市民繼續圍着,阻擋前行。」

「實在沒辦法了,只好橫掃。但也不是連續不斷地掃。因為前邊有人中槍,見血了,後邊的人就散開了。到這時候,我們根本就沒再上車,而是朝前跑(往天安門)。只要槍擊一停,人群就又湧上來——北京老百姓就不怕死!後邊的人不知道,還以為是橡皮子彈,我們只好重複地開槍:朝天、朝地、橫掃。」

老百姓和學生前仆後繼,血肉長城,人敗如山倒,目的是要阻止或拖延軍隊進城、到天安門廣場清場。市民希望以自己的身軀,保護最中心地帶的學生。

這名士兵還披露:清場後,他們到天安門西北的中山公園駐扎,有些戰士鬥了一夜精神錯亂,拿起槍向同袍掃射起來,「有些戰士就在這時候被自己人打死」。

有關六四真相,今年還有眾多好書,包括許偉恒老師的《六四十問》,60名新聞工作者合著的《我是記者——64印記》(利益申報:筆者是60分之一),結集中共鎮壓後、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機密文件的《最後的秘密》,前輩陳潤芝的《六四三〇》,前輩劉銳紹的《炸醒我的「六四」——背後和感悟》等。在維園晚會賣書現場所見,幾本出售的六四書都相當好賣,有些已經斷市,市民多次詢問:「仲有無呀?」、「咁快無哂嗱?」

這現場的民意,可說是反映市民對真相的渴求。

留住真相  說給下一代聽

鎮壓、打死人民為經濟繁榮?學生屠殺解放軍?南京大屠殺才是屠殺?六四坦克、亂槍掃射不是屠殺?死亡數字無統計?

面對這些歪理,香港市民不妨一起補補腦,以真相頂住謊言,用記憶對抗遺忘。

中共罪行、六四真相、歷史記憶,香港可能是世界上保存得最好的地方。這些真相,我們一起牢牢記在腦裏、留在心中,說給下一代聽。

特別是,趁這些證據還未被清洗之時,趁回憶仍未有罪之時。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