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狙擊華為的是國家安全 不是貿易戰(文:譚世華) (09:00)

本月華為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實體名單」,以後任何美國公司要向華為供貨均需事先申請。不出數天,已傳出多家公司停止與華為的業務往來。從貿易角度看這件事是很奇怪的,2018年華為只有不足70億美元營業額來自美洲區,但購自美國的零件總值是110億美元,華為是美國貿易的貢獻者。

華為成立至今逾30年,要針對華為,機會多的是。今次事件的起因,很多人都猜是因為5G。5G比今日的4G來說是增大了容量和加強了支援遙控裝置與物聯網,也就是為未來10年新增的應用層面作準備,也將會是智能交通燈等社區設施的命脈。商業上,華為非常積極投資5G,從手機到給網絡供應商的基站系統,以至制訂標準都有參與。雖然華為去年有一半收入來自消費者市場,但它在基站系統市場上的影響力更非同小可,基本上5G網絡設備的供應只有Ericsson、Nokia和華為的寡頭壟斷,華為的系統更是當中最有價格優勢的一家。

雖然5G技術標準未定讞,所有人都只是做前期試驗工作,但各網絡設備廠商已積極籠絡各國電訊網絡商,畢竟流動通訊網絡是10年一代,錯過了,下次大規模更換網絡設備就是10年之後。

華為只是一家比較進取的公司,而且又是美國貿易的貢獻者,即使美中貿易戰白熱化,美國也沒理由把華為扯進戰事。而且這次商務部的決定並不是禁止華為出口網絡設備或手機到美國,而是影響美國公司供應零件給華為,這就更不符合貿易戰的邏輯。但如果記得之前多次傳出美國要求北約成員國禁止其電訊系統使用華為產品,並以停止互通國安資訊作要脅,就會明白針對華為的電訊設備,其實就是國土安全使然。

5G應用層面擴闊,整個通訊系統的重要性自然增加。因維持系統也要成本,可以預計沒有人會建立5G同時保留4G備用。另一方面,如果供電、交通等設施已改用5G,要轉回昔日的運作方式亦要大費周章。故此萬一5G出事,缺乏後備的情况下,例如交通燈全部失靈所造成的社會混亂,並不是三數天可以解決。這正正是要用最嚴格的資訊安全標準籌備5G基建的原因。

早前英國政府發表一份評估華為系統軟件的報告,揭露了華為在軟件工程上的不專業,從軟件源碼上見到很多低級錯誤;同時報告亦表示因無法完全複製華為的軟件編譯過程,故無法核實軟件源碼確實與安裝於通訊系統中的版本一致。如果從資訊安全方向想,就會令人懷疑軟件是否有因軟件質素欠佳而令人有機可乘的失誤,還是有人故意令軟件變得複雜以隱藏「後門」程式。再加上華為這非上市公司本身神秘的股權結構和財務狀况,還有公司與解放軍的關係,這不禁令人懷疑華為是否由中國政府操控。雖然華為作為一家商業機構不至於安裝「後門」和計劃癱瘓電訊網絡,但如果中國政府有所要求,華為是否能拒絕,也是外界的合理懷疑。

5G影響深遠  非談判可解決

美中貿易爭拗日益升溫,如果美國要提防中國以貿易以外的方式報復,也屬合理。如果貿易戰持續數年,限制中國軍方對美國以及盟友的國內電訊網絡所能造成的破壞,更是刻不容緩。從零件供應上監察華為做了什麼,又從行政手段限制華為參與5G基建,但卻未有排除華為手機的入口和銷售,也就和國家安全的解釋相符。

5G時代將網絡安全提升到國安層面,但網絡安全是一個不對等的比賽,攻擊方只要求萬分之一的成功機率,但防守方卻要百分百的抵禦成效。雖然華為的設備有「後門」程式一直都只是臆測,但沒有證據不等於證實沒有。如今美國已認定中國屬非友善國家,所以即使華為一再否認有安全問題,美國仍以吹毛求疵的態度警惕華為的5G建設,是正常結果。這一切都可說源自對中國的不信任,以致華為也同受影響。筆者認為,此事與貿易戰純粹是時間上的巧合,主因還是5G的社會安全影響太深遠。但也就是說,不是談判可以解決那麼簡單。

作者是前線科技人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