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不瞅不睬不屑 不聞不問不撤(文:王慧麟) (09:00)

近兩個星期,修訂《逃犯條例》(送中條例)的爭議,已不是香港的內部事務了。因為條例內容及精神,根據親中報章引述的權威人士解讀,牽涉到在港的外國人──假設其犯下中國刑法,而且亦是送中條例下列明的指定可移交往中國內地的罪行,都有機會按此法例(若原版通過)被引渡往中國內地,所以在港的外資,以及代表其利益的外國領事及代表,均提出擔憂。上周,歐盟更就送中條例,發出外交照會。

不過,特首是怎樣回應呢?她在記者會說,她與歐盟代表會面時,問到對方對送中條例有何實際的擔憂時,「聽不到意見」,她認為「似乎已經是一個立場的宣示」。這可是相當不恰當的反應。

歐盟外交照會  是港府不正視訴求之後果

一個國家不會隨便對另一個國家發出「外交照會」。發出的原因,主要是一個國家,認為另一個國家的某個政策,或者某一種行為,可能會影響其自身的國民、商業以至各種利益,所以覺得有需要向對方提出,或者重申一個立場。大抵一個國家在發出「外交照會」之前,都會事先在各種官方及非官方渠道,向對方政府提出某些要求、某些想法甚至某些擔憂,希望得到對方政府的合理回應。但是,如果一個國家的要求,一直得不到對方政府的合理及積極的回應,也只好用「外交照會」,重申立場,希望對方政府真正正視其要求。換言之,歐盟的「外交照會」,不是石頭爆出來的,而是過往港府一直不正視歐盟提出的訴求之後果。

香港不是閉關鎖港的城市。香港是華南地區的重要對外窗口,一百幾十年來都歡迎不同背景的公司來港投資。但基於近幾年中美交惡,美帝開始調整對港政策,特別是美帝的政黨,大有希望以「借港制中」的政策,向北京極度施壓。因此,在這個新的國際形勢下,香港某些政客會覺得,外國(特別是西方國家)提出的有關送中條例的擔憂,背後一定有陰謀,背後一定是美帝在扯線,背後是美英雙帝在搞風搞雨。所以,這些政客認為,由於香港已成為美帝新冷戰的前線,香港政府一定不要退讓,一定不要向美英(最近加上德國)叩頭跪低,要針鋒相對。

外商合理擔憂  不能靠一句「不必要」釋除

但是,外國提出的憂慮,難道全部都是不值一哂、都是陰謀詭計、都要不屑一顧,全部都是意圖顛覆香港嗎?外商的部分擔憂,其實也是合理。例如,在親中報章,刊登了權威人士關於送中條例的極為權威及具有最高公信力的解讀之後,外商就有疑問,如果其公司的外籍老闆或僱員,在香港轉機之時,港府會不會就其進入香港之後,收到引渡要求,對其進行拘捕及引渡呢?因為香港機場是亞洲的重要客運樞紐,有些公司的高層職員,好多時會藉轉機之時間,出境數小時在機場附近與其他公司代表傾生意,如果這樣做就被抓走,其實有人身安全的風險。這些合理的擔憂,不能靠特首在記者會講一句「是不必要的擔憂」就可釋除的。外國只是問港府,有沒有一些更好的政策及保障而已,難道這個疑問就是顛覆香港嗎?

由於政府一意孤行,不理任何反對意見,不理任何的修改聲音(還記得政府的記者會否決了所有由建制派及民主派提出的修訂建議嗎?),一心決意在6月直上立法會通過,外商才會如此着急,才會找本國領事與港府溝通,但政府一概不理,一概不聽,還要擺出與外國吵架的樣子及態度,這是一個與民connect的態度嗎?如果一個地方領袖的風采,是一個城市品牌的絕佳形象,近期特首關於送中條例的問與答及態度,是趕客還是吸客呢?

處處與外國鬥爭  令大家搵食困難

本欄提過好多次,關於美帝對港的政策轉變,此處不贅。但既然香港已經無可避免地捲入大國的鬥爭漩渦,政府高層亦應有大局觀念,在風急浪高之時,如何在某些環節上據理力爭,如何在某些環節適度地調節身段,而非逢美必反、逢英必鬧、逢德就串,與世界大國為敵。香港老百姓從來都是「搵食」行先,而且不單止與北京,也與全世界做生意,善於鑽營,交朋結友,一旦政府事事與不同聲音針鋒相對,硬說任何不同意見都是偏見及誤會,處處與外國政府鬥爭,增加了香港中小企業的商業風險,令大家搵食困難,坐困大灣,難道就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所為嗎?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