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審視資助藥物納入機制 科學客觀善用公帑(文:黎子駿) (09:00)

本月24日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批准了目前全球最昂貴的藥物上市,專門治療嬰兒脊髓性肌肉萎縮症,每劑索價逾200萬美元,引發坊間熱烈討論。誠然,新藥開價如此之高,不免予人藥廠牟取暴利的負面觀感。但不得不承認,新藥開發成本確實不菲。事實上,據2016年一篇刊登於學術期刊Journal of Health Economics的研究文章估算,開發新藥的總平均稅前成本可達25億美元以上(以2013年幣值計算),文章更指出這項估算正以顯著高於通脹的速度連年上升。故此,藥廠或的確需收取高昂費用以維持新藥開發和藥物供應。

如何判斷新藥是否划算?

藥物開價及藥廠盈利是否合理,實在難以定論,但到底應否把藥物納入公營醫療系統(例如香港醫管局)資助的藥物名冊,卻是現實中社會需處理的一大難題。一方面,藥物或可有效治療疾病,大幅提升病人的生活質素,延長壽命;另一方面,巨額藥費或會減少預留給其他藥物的預算,可能損害其他病人權益。在衛生經濟學(health economics)中,有一門學問稱為成本效用分析(cost-utility analysis),專門用作量化各種藥物的「划算」程度,幫助決策者決定資助哪些藥物。原理大概如下。

首先,為了可以比較治療不同疾病的藥物「效用」,研究人員會根據臨牀研究把不同疾病和健康狀態簡化為同一單位:質量調整壽命年(quality-adjusted life year)。例如相對於一個完全健康的人,一個心臟疾病患者只能享有六成的生活質素,故他每活一年,只能享0.6個質量調整壽命年。若某種藥物能有效減輕病情,令該病人可享有健康人士八成的生活質素,藥物的效用就是+0.2個質量調整壽命年。故此就算藥物治療的疾病不同,我們也可比較不同藥物效用。下一步,研究人員會將每種藥物的價格除以效用(質量調整壽命年),計算出若將某藥物納入資助的話,長遠而言,一個質量調整壽命年需花費多少公帑「換取」,從而根據「划算」程度為藥物排序,決定應該納入資助的藥物。當然,真實的分析更為複雜艱深,而多項本土因素如本地人口發病率等都會於分析中被充分考慮。

醫管局「綜合考量」極欠客觀性

現時香港公營醫療系統並無類似的系統性、全面地審視各種藥物有多「划算」。事實上,本地的相關研究極為稀少。故醫管局主要依從國際建議和做法,加上一籃子其他考慮因素作出決定,包括安全性、實際經驗,甚至專業人士及病人團體意見。這種所謂綜合考量的主要局限是極為欠缺客觀性,易受壓力團體意見左右決定。

去年行政長官當機立斷,透過關愛基金資助,迅速回應病人團體要求,將治療脊髓肌肉萎縮的新藥引入本港,贏盡掌聲。可是,到底社會上有沒有一些社會關注較少、受忽略的病人群組,同樣急需資助而未有受到同等關注和援助?如有,政府不加思索,基於政治、社會而非科學客觀因素選取受資助的藥物,對這些受忽略的病人群組又是否公平?

基於以上種種,筆者認為政府及醫管局應全面審視現行資助藥物名冊的納入方法,主動進行適切研究,為公帑的適當運用及公平分配提供科學客觀的基礎。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如何判斷新藥划算與否?」)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公共衛生哲學博士候選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