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由逐漸融入變一夜連線 每個人也要為逃犯修例做好準備(文:黃偉豪) (09:00)

有不少人曾說過,上帝才是世上最佳的編劇,因為現實往往比任何電影或故事更意想不到和更峰迴路轉。在「六四事件」30周年的前夕,出現《逃犯條例》修訂爭議,便是其中一個例子,因為兩者均使港人不得不認真思考香港前途,要為自己的將來做好準備。30年轉眼過去,想不到同一個夢魘,再次壓在每個港人的心上。

今年是1989年「六四事件」30周年,當年六四的發生,使很多人重新思考對「一國兩制」的信心。港人要深思是否值得信任中央政府會兌現在《中英聯合聲明》中,對港人所作出的一連串承諾。而在「身體是最誠實」下,在「六四」後,香港便出現了大規模移民潮,不少港人突然成為了加拿大人、澳洲人及其他不同國籍的外國人,便反映出當時他們對中國大陸的信心是如何脆弱。

只要熟悉以上這段歷史,便會知道在近年興起的本土主義下,不少人認為港人不應再紀念或關心「六四」,因為港人應只關注自己的事務,不應「干預」中國大陸,其實是一個錯誤和片面的說法,也不符合香港實際情况。因為港人對「六四」的關心,不一定只是基於對中國的身分或民族認同,也可以是基於中國大陸對香港的龐大影響,及可藉此了解中央在收回香港後會用什麼態度、方式和手段來管治香港。

正如台灣關心香港在九七回歸後的情况一樣,這不代表台灣在身分和民族上與香港產生認同,而是在「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下,香港是台灣的一面鏡子。今天在香港發生的一切,對台灣若然和中國大陸統一後會發生的情况,有極大參考價值。

再者,由於中央是香港在爭取更多民主發展的談判對手,在知己知彼下,透過「六四」等重大事件來深入認識中國,仍然是必須的。

港人再次被迫重新審視自己前途

事有湊巧,雖然30年轉眼過去,但在逃犯條例修訂下,陰霾仍揮之不去,一國兩制及港人對中央的信心再次受到嚴重衝擊。現正在立法會審議的逃犯條例修訂,對香港的前途將會產生主導性的作用。目前已透過經濟方式逐漸融入中國內地的香港,恐怕在修例通過後,和內地在一夜之間變成了「互相連線」。本來預期需要多10至20年才完成的過程,用令人震驚的速度來達至。由於修例的影響是直接動搖了原先一國兩制下的「河水不犯井水」,港人可以完全不受內地制度干預下繼續原來的生活方式,「馬照跑,舞照跳」的基本假設與承諾,逃犯條例修訂是繼「六四」及「九七」後,港人又要再一次被迫重新審視自己的前途,為將來打算,甚至作出去或留的重大決定。

自從2014年「雨傘運動」以失敗告終,中央政府對香港政制發展採取強硬立場,未有兌現《基本法》中給予港人真正普選的承諾後,香港早已出現了信心危機,及繼上世紀80年代中央決定收回香港後的第二次「前途問題」。1984年中英雙方簽訂的聯合聲明中,所訂明的「50年不變」的承諾下,2047年成了香港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大限。

近年一國兩制大大變質

在逃犯條例修訂出現前,有關香港2047年的原先劇本,是透過經濟方式如大灣區規劃,把香港逐漸融入內地。筆者也曾在這題目上發表了相關論文(註),指出在中央的管治策略上,一國兩制已慢慢轉型,失去了原先中英雙方在香港前途談判和協議上一直以來的內容和意義。眾所周知,起初一國兩制的提出是基於鄧小平希望收回台灣,與其統一,而先在1997年用於香港作為實驗的試點,希望能起其優良示範作用。所以,一國兩制早期的構思和作用,是用於有效地使兩個不同的制度能夠在一國框架下互相並存及分別運用,維持各自的獨特性,亦因此十分重視「港人治港」的元素,以確保香港高度自治不會受到中央干預。

可惜世事難料,命運弄人。基於種種因素,近年一國兩制的定義和作用已大大變質。一如筆者在論文中指出,它只是一種幫助過渡的安排和工具,使香港和澳門在透過例如大灣區等經濟規劃,慢慢融入內地,成為同一個制度前,仍暫時可保留一個與內地不同的制度。君不見特區政府近年不斷推出多項昂貴和大型的基建項目,包括高鐵和港珠澳大橋等,也是為了令香港順利融入內地和兩地經濟早日一體化。整個構思是先進行經濟融合,再順其自然地完成政治融合。背後的假設是:當香港和內地的經濟互動已密不可分,每日人流和物流不斷,加上預期內地特別是大灣區的經濟發展會與香港愈拉愈近,甚至超越香港,到時政治的界線和出入境管制已失去意義,政治一體化將會降臨,香港亦完全融入內地,成為一個徹徹底底的中國城市。

修逃犯例突如其來  手段激進

雖然以上情境並非所有港人能夠接受,但它的好處在於是一個較緩慢的過程,使港人仍有時間適應,或給予不喜歡和不願意接受的人,有時間和機會預備離開,也對香港的經濟發展和地位有一定的重視。可是相對之下,逃犯條例修訂卻是突如其來、手段激進,追求香港和國內的制度在一夜之間連線。同樣重要的是,因它涉及中美雙方角力,甚至是中國與西方的「新冷戰」,將會對香港經濟和投資環境帶來嚴重傷害,亦無人能排除香港被制裁的可能。修例來勢洶洶下,每一個香港人也要為自己做好準備,以免被淹沒在這驚濤駭浪之後才如夢初醒,後悔莫及。

註:Wilson Wong & Hanyu Xiao.(2018). Twenty years of Hong Kong and Macao under Chinese rule: being absorbed under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Public Money & Management, 38(6): 411-418.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