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鴕鳥,看到香港有政治難民嗎?(文:曾志豪) (09:00)

中聯辦走上台前玩扯線木偶公仔,召集一眾愛國人士訓話傳遞中央精神,「條例一定要通過」。

林鄭月娥和愛國人士反駁,認為美國可以說三道四,為什麼中聯辦不可以發言關心?

因為美國政府就《逃犯條例》修訂,只是發表聲明表達憂慮,卻沒有召集人代、政協來到白宮辦公室前,指示他們要如何行動。他們的權力,不可能直接伸到香港。

但中聯辦不止是發表聲明,而是直接向人代、政協「落柯打」,搞得建制派議員打倒昨日的我,醜態百出。

美國政府的角色,就像是在美食網站發表評論,希望餐廳可以改變餐單,透過輿論施壓;而中聯辦卻是直接「叫經理出嚟」,再訓示廚師如何下廚。當中分別,應該只有林鄭看不到。

更何况,美國和西方國家其實也是香港逃犯條例的「持份者」,美國不就是擔心海軍在香港過境也會被引渡回內地受審嗎?你可以說美國杞人憂天,但卻不能否認,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絕對有權就逃犯條例修訂「說三道四」。

司法最後防線也潰敗,黃台仰、李東昇因為旺角騷亂案件棄保潛逃到德國,並得到難民身分。

黃台仰說,如果德國政府認為香港有司法獨立,就不會給予他們難民身分。《紐約時報》報道說,香港「亞洲法治綠洲」(oasis of rule of law in Asia)聲譽受威脅。

愛國團體認為德國政府是「反華可以去到幾盡」,覺得香港司法被抹黑云云。不如看看過去香港法庭受過幾多政治壓力吧。

人大釋法從根本上破壞了香港司法獨立的完整性;中聯辦主任說過「行政長官具有超然於三權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一國兩制白皮書」說,香港「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等在內的治港者,肩負正確理解和貫徹執行香港基本法的重任」。

立法會議員DQ(取消資格)案在審判中段突然人大釋法,改變遊戲規則。法官只能跟從北京判刑,難以彰顯獨立形象。

你可以逼香港人做鴕鳥,但外面世界的人卻看得一清二楚。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