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免試執業 萬萬不可(上)(文:黃任匡) (09:00)

擾擾攘攘了一個月,醫委會終在一片爭議聲中通過了政府方案,豁免海外醫生實習期,卻不規定他們留守公立醫院服務。

固然,這樣的結果讓人啼笑皆非。因為議題的原點本來就是「公院醫生人手不足」,但到頭來最後通過的方案卻竟搔不着癢處,實在惹人疑竇——根本當局無心解決醫療問題之餘,只不過是利用議題,讓權貴子弟(如張宇人的女婿)得以免役實習,更容易來港取得執照私人執業。

免實習尚可  免考試則萬萬不可

不過,實習與否,其實一向不是事情重點。底線是:無論本地畢業或海外回流,任何人如欲在港取得醫生執業資格,都一律必先通過考試,證明其專業水平達標。換句話說,只要維持考試制度,實習與否可算是無傷大雅(正因如此,早前香港醫學會的民調顯示61%的香港醫生同意豁免實習期)。

相反,免試執業,則是萬萬不可。

可是果不其然,事情似乎正在朝着最壞方向發展。豁免實習的爭議一過,建制派和一眾投機主義者就得勢不饒人,正在摩拳擦掌,為最後一手殺着鋪路,準備免試執業了。

民建聯已提出私人草案,建議在醫管局工作滿5年,即可免試,成為註冊醫生在港自由執業。民建聯方案已於5月20日在立法會衛生事務委員會開始討論。另一邊廂,民主黨黃碧雲也表示會提出私人草案,參考類似新加坡的免試執業模式,惟未有確實時間表。

上周五民建聯舉行記者會造勢,蔣麗芸、葛珮帆更表示,民建聯的免試草案已得到絕大多數建制派議員及社區組織協會支持,似乎勝券在握。

記者會上,他們提出不少似是而非的謬論,我們來逐一看看。

執業試是攔路虎?

民建聯說:執業試是阻礙人才回港的「攔路虎」,是醫生利益凌駕公共利益,是「保護主義」。報道一出,立刻惹來一眾應聲蟲響應。甚至有醫學院前院長表示「自問去考都會肥佬」。

但其實,前院長「去考執業試都會肥佬」是因為他已經歷了那個階段了。老實說,前院長現在去考中大和港大醫學院的畢業試,大概都會「肥佬」。難道我們就應一併取消本地醫學院畢業試?照此邏輯,前院長考DSE(中學文憑)都會「肥佬」,那DSE也是醫學院吸納新生的攔路虎,也應取消了吧?

事實上,執業試不但無礙公共利益,還是保障公共利益、維護港人健康的定海神針。

因為,無論政治爭拗如何混亂,無論政府政客如何媚共,只要一日有客觀、公平的執業試在,就不怕不夠資格的「海外」黃綠醫生來港害人。有人會問:新加坡也免試啊,怎不見他們的醫生質素大幅下降?

新加坡也免試?

新加坡的免試模式為何不適用於香港,是另一個很大的課題,筆者將另外撰文述之。但其中一個最簡單的理由,正正就是「新加坡也免試」這6個字。

新加坡免試取錄外地醫生,但同時新加坡公院醫生的待遇奇高,接近私營市場水平。新加坡公院管理優良,診症、教學及研究之間取得平衡,毋須被行政工作及會議纏身。既然條件如此優厚,世界各地頂尖人才自然慕名而來,競爭激烈。

結果是,雖然免試,但基於應徵者眾多,新加坡得以千挑萬選,從中取錄德術兼備的醫生。而新加坡取錄中國內地畢業的醫生,可謂鳳毛麟角(上月,新加坡衛生部與醫藥理事會更決定大幅削減認可的外地院校數目,當中內地院校由8間大減至4間)。

相反,香港公營醫療系統管理不善、不勝負荷,臭名遠播,相對新加坡可謂毫無吸引力(否則怎會有不少香港本地畢業醫生移民新加坡執業?)。一旦香港不自量力,效法新加坡免試,就會直接與之爭奪人才。

屆時,有能者就會到新加坡等地應徵,不介意考試的就會到英美、澳紐、加拿大考取資格行醫。剩下來,迫於無奈前來香港這個「熱廚房」應徵的,絕大部分就將會是那些既不合水平,又害怕考試,世界各國都棄之不取的「次貨」。

這樣的醫生,我們真的想要嗎?

所以說,在香港大幅改善公營醫療系統的管理問題和工作環境之前,唯有靠客觀、公平的考試制度,為港人健康把關了。

記者會上,民建聯甚至說他們的建議跟早前本人提出的英聯邦方案「差不多」;又說雖然免試,但來港醫生仍需經醫委會和醫管局審核,不致中門大開。這些說法如何誤導公眾?我們下篇再談。

(編者按:下周三(29日)續下篇)

作者是杏林覺醒成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