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想重現50萬人遊行 是守株待兔(文:鄭立) (09:00)

最近《逃犯條例》修訂的問題,引起了不少市民反對。為此,他們也發動了主辦者號稱十幾萬人的遊行,但是目前看來並未成功令政府軟化。而制度上如果政府與親政府的議員堅持的話,他們其實難以合法阻止修訂通過。

面對這種情况,不少民主派的支持者與相關人士,都寄望於「再有一次像2003年一般的50萬人遊行」,要求市民上街。他們主張,只要遊行人數達50萬,就可以推翻逃犯條例修訂。

他們把戰略與成敗歸因於遊行人數,即有了足夠人數上街,就可以阻止;失敗就是因為欠缺足夠人數上街。他們認為,市民既然在2003年會為了反對23條而有50萬人遊行,16年後的今天,也應該可以照辦煮碗重做一次,然後估計就能有相同或相近的結果。

大家不能忘了,當年七一大遊行的背景是樓價暴跌,導致大量正在供樓的市民身家大縮水,甚至變成負資產,才導致大家出來上街「倒董」。比起反對23條與支持民主,反對政府與表達對董建華的不滿,才是驅使他們上街的動力。

單純為了民主或反對惡法,並不足以驅使他們上街。當然,我們可以把事情解釋成那個惡法最終會令他們的利益受損;但請不要忘了的是,當時2003年他們是「利益已經受損」,因為針已插到肉而正在痛,有金錢資產上的可見損失,而不是「防止惡法通過」,不是為了一件未切身傷害到自己的事情上街的。

抱怨當年那些市民不上街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抱着同樣目的於2003年上街的。

純粹為了爭取民主上街的人,不是沒有,但不是50萬;要把以上的人包括進去,才有50萬人。看這十幾年的遊行紀錄,願意只為爭取民主、阻擋惡法而上街遊行的人,即使採信民陣的數字,可能就約20萬左右。而今天的樓價,不但沒有暴跌,而且高企,你就不會有那些為了自己財富受損而曾在七一上街的人,把數字灌到上50萬。

更不要說,當年有了50萬人上街後,是時任自由黨主席田北俊表示反對23條,形成了23條無法通過的形勢,才沒有通過的。也就是即使是2003年,也不是僅憑遊行就可以阻止惡法通過,而是在立法會中有充足的票數願意反對。如果沒有另一個像田北俊先生這樣的人,政府還是可以通過這次修訂。

成敗歸因於遊行人數  作繭自縛

韓非子說過:「宋人有耕者,田中有株,兔走,觸株折頸而死。因釋其耒而守株,冀復得兔。兔不可復得,而身為宋國笑。」這就是守株待兔的故事。2003年七一遊行是一次奇蹟,就像兔子撞樹一樣,那只是時勢使然的幸運,而不是應該期望與等待的東西。

幸運也許會重臨,但不能依賴。將成敗歸因於遊行人數而不是方法策略,只是作繭自縛。

作者是專欄作家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