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16年後再上路(文:林哲玄) (09:00)

「等一會我到深切治療部替病人開氣管造口。」

陳醫生那天的值勤,他的直屬上司周醫生說:「你剛取了專科資格才兩年,頭頸科的手術我最熟悉,還是我做吧。」

這時,部門主管插口:「非典病人開氣管造口要快,我比老周經驗要多6年,我來!」

「別開玩笑,你是部門主管,萬一感染,全部門不能運作,還是我來吧!」

一場非典型肺炎奪去了299人生命,其中有醫生、護士、醫院員工。

10多年後,部門主管退休了,周醫生當上了部門主管。那名當年才兩年專科經驗的,今天已是個資深的私家外科醫生。

就在那場疫症前幾個月,醫管局有所謂「人手過剩」,遂推出了自願提早退休計劃,並縮減病牀數目。

2003年,醫管局病牀29,539張,全港人口673萬,每1000人有4.4張病牀。同年,醫管局醫生人數4871。

往後幾年的醫科畢業生,獲得醫管局短期聘任的算是幸運了,有的不獲醫管局聘請,實習期後即當起私家醫生。

還記得當年醫委會內,有委員指醫生人手過剩,大學已縮減學位,醫科生畢業就是個大學學位,沒有誰保證他能當醫生的——任何行業也一樣。還是那些臉孔,還是那些聲音,今天齊聲說:「香港不夠醫生,香港不夠醫生。」

2017年,全港人口升至739萬;醫管局病牀總數28,329張,比2003年少,每1000人有3.8張病牀;醫管局醫生人數6336,比2003年多了30%,同期香港人口增加了9.8%。

否決「免實習」  前線醫生百姓期望落空最甚

當年醫管局醫生士氣高昂,今天……

醫管局內,醫生離職潮持續,離職率每創新高。2012年起,醫管局向海外畢業醫生招手,至2018年底共聘得39人(減去5人沒有履職,實際到任醫生34人),到2018年底留任的僅10人(另有數人於工作期間通過執業試,還有幾名轉職大學)。醫管局留不住本港畢業的醫生,也留不住海外歸來的醫生,卻只懂怪罪私人市場太過吸引。偌大的機構,留不住人不作檢討,可悲。留下來的咬緊牙關,在有如戰區醫院的環境下掙扎求存,為市民服務。他們渴望增加人手,幫忙永遠做不完的工作,哪怕是海內外的人手。

4月3日,醫委會否決了所有豁免實習期方案,輿論嘩然,政府表示遺憾。可有想到,期望落空最甚者,莫過於在水深火熱中工作的前線醫生和廣大的老百姓?

與其從「退讓多少」出發  不如考量政策恰當否

投票結果,醫委會難辭其咎。亡羊補牢,我樂見醫委會重新啟動討論和投票。醫生普遍歡迎海外醫生回流公立醫院工作,豁免實習期之事,相信水到渠成。

有傳媒朋友問:在引入海外醫生一事上,會否覺得醫生退讓了很多?

我認為,與其從「退讓了多少」的角度出發,倒不如只考量一個政策措施是恰當與否。假如我們仍然聚焦「退讓了多少」,在公眾眼裏我們就是「保護主義」,而我們的思維也會陷入「抵禦式」(defensive)。

跳出舒適圈,登高見博,我們才能從高處和社會的角度審視面對的困難;如何主導改革以適應社會需要,才算真正體現專業自主。

作者是香港醫學會副會長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