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佔中審判,誰是被告?(文:葉健民) (09:00)

佔中九子被判罪成,大概是意料之中。但北京也許沒有想過,整個審判過程反而給予佔中運動一個絕佳平台,去把自己的理念完完整整作出一個全面陳述,令公眾重新思考整場抗爭的前因後果。

兩個多月來,9名被告一篇又一篇義正辭嚴激蕩人心的辯解陳情,不但令全城聚焦去聆聽佔中組織者的心路歷程和策略思量,也令社會再次反思當前種種的制度不公。看着這場審判,就算你當年只是佔中的旁觀者,又或者從來對「違法達義」的主張不太認同,只要你是稍為關心社會的,面對媒體廣泛而密集的報道,始終會無法迴避一連串相關問題:究竟有什麼可以驅使這9位原本可以生活無憂、前途光明的社會精英,不惜承受牢獄之苦去以身試法?又有什麼力量足以鼓動數以萬計的市民長時間去佔領街頭,甚至在警力壓制愈嚴苛、藍絲暴力滋擾愈猖狂時候,愈是無畏無懼挺身而出?真的就是因為坐在犯人欄這9個人的幾句說話?素來「醒目」務實的香港人會那麼容易被人煽動嗎?被告在法庭上意志堅定字字鏗鏘,條理分明全面訴說整場運動的底蘊由來和箇中轉折,把港人在民主路上種種坎坷多年憂鬱娓娓道出,把公民抗命違法達義的初衷完整載於法庭文獻紀錄,客觀上為港人爭取公民權利的抗爭歷史留下重要一筆,也成為了對不公不義的政治制度的最有力控訴。

但更重要的,「煽惑」群眾這個罪名,令我們認識當權者的荒謬和特區政府可恨之處。

公民社會牽頭群眾運動  北京無法理解

對於由公民社會牽頭的群眾運動,北京始終無法理解。在國內這個專制的國度裏,從來只有由黨國系統自編自導全面操控的社會動員,目的只是為了配合當權者的政治計算。這些所謂政治參與,全由幹部層層下達湊合人數,參與者全部被動地牽涉其中,旨在配合長官意志,是否認同活動意義無關宏旨,總之就要人人出席以免自找麻煩。在這些專權者心目中,群眾從來無甚自由意志,又或者只會考慮自身利益或個人得失。對它來說,世上沒有什麼由下而上的政治參與,任何非官方認可的群眾運動,定必是由「別有用心」的政治陰謀家在背後搞鬼,而這些動作目的在於奪權,不管這是因為與外國勢力還是與境內不同政治派系互相勾結。從維持政權認受性的角度而言,揪出「黑手」、「證明」他們與境外勢力關係深厚,也可以說明動亂責任不在自己,起因全是這群居心不良的人刻意要挑戰政權。所以,在中共眼中,「六四」成因不在於官場腐敗民生艱難,而是因為學生背後的反華反共的國際大陰謀在推動,與國內的反黨集團互相勾結。同樣邏輯,「佔中」的情况也同出一轍,主事者都是長期與美帝眉來眼去的漢奸分子,個個接受黑金「鐵證如山」,所以從來罪不在自己違背雙普選承諾,拒絕港人合理的民主訴求。同時為了說明這些異見者的蠻橫無理,必須要上綱上線把任何的訴求提高到「挑戰主權」、「危害國家安全」的程度。換言之,對於這些對中央權威的根本性挑戰,絕無寬大處理空間,必須趕盡殺絕,絕不留情。

緊跟中央觀點  港府「政治上策」

特區政府對這種邏輯自然心領神會,全面配合。所以,佔中九子主要罪名不在於破壞公安、非法集會,而是煽惑群眾。言下之意,沒有他們妖言惑眾誤導人心,根本就不會出現79日的佔領行動。但這群特區高官當年身處香港,而警方的「光明頂行動」亦部署多年,相信早已在佔領區內佈下種種線眼,每天必然收到大量信息,對佔領行動的具體情况掌握其中。他們不可能不知道佔中三子和泛民政黨早已失去了運動的話語權,而佔領區亦普遍瀰漫着「拆大台」的氣氛。群眾堅持自發參與,反對權威領導。對參與其中的年輕人來說,戴耀廷想像的「佔中行動」早已無疾而終,由每個自主自由的個體集體創作,才是「雨傘運動」的基本生態。特區政府的情報部門政治單位,不至於無能到對此毫不知情。而在林鄭當年親身參與的與學生代表對話之中,學生也慎重提出特區政府必須重新撰寫民情報告供中央參考,並懇請全國人大就政制問題重新考慮。這些要求,完全合乎國家的憲法框架,又何來說得上否定中央、挑戰主權?林鄭本人對此理應一清二楚。問題是這種真實情况,與中央定下的劇本完全接不上軌,承認這數以十萬計的參與者是出於義憤堅守原則,便等於說中央錯判形勢。所以,堅持禍源為佔中九子妖言惑眾煽惑蒼生,緊跟中央觀點,絕對是特區政府的政治上策。

「煽惑」定性矮化運動  對化解對立無好處

特區政府這種政治上的便捷選擇,卻傷透了港人的心。佔中運動試圖以群眾動員去壓迫中央就範,也許真的過分天真。但這場運動,也是數以十萬計的市民不惜以身犯險表達出來的政治訴求,絕對值得重視。對於普選承諾長期落空,我們忍無可忍;對於人大8‧31決定指鹿為馬,人人義憤填胸。願意走出來的,不是因為意志薄弱任人唆擺,而是因為對這個家無限關愛,認為必須挺身而出,走上街頭。以一句「煽惑人心」去定性佔領行動,完全迴避公眾的合理政治訴求,把群眾的響亮聲音一筆勾銷,並以此去矮化整場運動為羊群效應,是對公民社會的二次傷害,也對化解社會對立全無好處。

佔中九子勢必會被重判,牢獄之苦在所難免。但在歷史的長流中,今天只求自保辜負港人的特區官員,和唯權唯上背棄承諾的中央領導,終會受到文明的裁決。

作者是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