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香港新聞自由指數再現新低(文:蘇鑰機) (09:00)

香港記者協會在前天公布了2018年香港新聞自由指數調查結果,公眾人士的評分為45,是過去6年來的新低。如圖1所示,這是繼2015年時下跌後,再一次的明顯跌勢。

香港新聞自由指數調查始於2013年,這個指數共有10個組成因素,調查對象包括公眾人士及新聞業者。最新的調查訪問了1003名市民及535名新聞業者。

3項因素變差  公眾指數跌幅顯著

2018年的公眾指數為何有顯著跌幅?原來其中有3項因素變差了,包括傳媒的監察功能、保障記者採訪的法例、傳媒立場的多元化程度。其餘沒有明顯變化的項目因素包括中央政府、特區政府、香港大財團、傳媒老闆、傳媒自我審查、記者採訪安全、獲得資訊的容易程度。

調查詢問被訪者在評價香港新聞自由時,主要考慮哪些因素。公眾調查部分中,2018年的前3個因素依次是中央政府、自我審查、採訪安全;在2017年,前3個因素則分別為自我審查、監察功效、採訪安全。可見公眾認為傳媒自我審查和採訪安全是較重要的因素,但2018年主要焦點落在中央政府。

問卷中有一條問題:「相比一年前,你覺得香港新聞自由的整體情况是改善了、倒退了,還是沒有變化?」其答案可提供另一角度來觀察新聞自由情况。公眾回應中,認為有改善的佔了約半成,沒有變化的近四成,表示倒退了的佔約五成半。

如果將回答「有改善」的比率減去認為「倒退」的比率,可得出變化淨值。以2018年公眾回應為例,淨值是-48,數字比2017年的-34為低,顯示公眾覺得情况比以前差,而且是歷年來最負面的數值。圖2顯示過去5年淨值的數據和變化,愈接近-100,表示情况愈差。

評價新聞自由  新聞業者更為悲觀

上面的結果來自公眾調查部分,新聞業者提供的答案有所不同。去年記者對新聞自由指數的評分,比上一年微升了0.6,但這個變化在統計學上並不顯著。圖1顯示2018年的分數為40.9,明顯低於公眾評分。事實上自2013年至今,新聞業者對新聞自由的評分都處於頗低水平,而最低的是在2015年。

新聞業者考慮影響新聞自由不同因素的重要性時,近年的調查結果沒有什麼變化,自我審查一直是首要因素,其次是中央政府,再之後是特區政府和傳媒老闆。其他因素的重要性相對低得多。

與一年前情况相比時,新聞業者評價新聞自由變化的看法,和公眾的走勢相似,圖2顯示新聞業者對「改善」/「倒退」淨值的評價更為悲觀。2018年的評價較上一年明顯差了,但淨值仍未算最低,他們覺得最低谷是在2014年。

逾九成業者認為5件事損新聞自由

在新聞業者的問卷中,問及去年的5宗可能損害新聞自由的事件。這些事件包括:外國記者會副主席馬凱的工作簽證未獲續期、香港民族黨被定為非法組織、多家媒體被指在內地官員指示下刪改關於中央官員言論的報道、大館曾拒絕為流亡作家馬建提供演講場地、北京及四川公職人員襲擊香港記者。在這5件事中,超過九成的新聞業者都認為對香港新聞自由有不同程度的損害。在2017及2016年,分別有4宗和7宗事件被九成以上新聞業者認為影響了新聞自由。相反在2015及2014年,發生的一些事件中,沒有一宗達到九成新聞業者都認同的程度,可見近3年發生的一些事情被認為有很大影響。

不單新聞界關注  對社會也是警號

總括而言,香港新聞自由指數下跌到近年最低點。這不單在新聞界引起關注,對整個香港社會也是個警號,因為新聞資訊的自由流通是社會得以正常運作和發展的一個要素。在2018年明顯下跌的3個因素中,涉及新聞的基本監察功能、採訪保障和行業結構,都是很重要的方面。各種因素之間的相對重要性出現變化,也反映了香港社會面臨新的環境和挑戰。

與上一年新聞自由的情况作比較,代表了調查回應者在某年的主觀感覺。公眾及新聞業者都覺得,香港的新聞自由每况愈下。從圖1的分數走勢可見,近年公眾對新聞自由的評價,和新聞業者的看法趨同。近數年每年都發生一些影響新聞自由的事件,新聞業者的評價很負面。我們希望明年發表的新聞自由指數不會再下跌,但近期受到熱議的《逃犯條例》修訂,從新聞業界的角度看,相信是另一宗衝擊新聞自由信心的事件。

作者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社會科學院副院長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