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香港居民應有三重保障(文:劉進圖) (09:00)

上周分析了中國與法國的引渡協議,顯示法國考慮中國的引渡逃犯要求時,可以拒絕交出法國公民,可以要求中方就公平審訊作具體承諾,可以基於人道理由拒絕移交。香港雖然不是國家,但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在制訂移交逃犯法例時,也應該讓香港居民享有這三重保障。

對於已經與中國內地或香港特區簽訂了引渡協議的國家,若要保障國民不被引渡至司法水平保障不足的內地受審,最有效的辦法就是通過外交談判,促使北京和香港特區政府承諾,不會把這些國家的國民從香港引渡至內地;假如他們在內地犯法後來了香港,可以安排在香港審訊,或者送回本國受審。這個保證,對維持外商在香港投資經營非常重要。

沒理由連最基本人權保障都不做

香港特區居民根據《基本法》享有符合國際先進水平的公平審訊權利,而內地的刑事司法制度雖較改革開放初期有所進步,但和港人享有的保障水平距離仍遠。為了維護香港居民的一貫權利,特區任何對移交逃犯法例的修訂,都應該豁免香港居民,居民身分按犯案時屬於何地居民計算。這樣,香港特區就不用為了遣回別處逃來的犯人,犧牲自身居民的憲法權利。

其次,如果日後法例容許內地檢控機關向香港特區索要疑犯,不能倚靠特首把關,因為特首直屬中央,無法拒絕中央政府的指示;必須保留現時法例對單次移交設定的制度保障,繼續由立法會把關,而立法會可以要求申請移交方就公平審訊權利作出具體承諾,包括自由聘請辯護律師、容許家屬每周探視、不得使用酷刑或非人道方式逼供、不需上電視交代案情、審訊公開進行並容許親友傳媒旁聽、判決結果及理據公開等。如果沒有這些保證,立法會應拒絕批准移交。

其三,移交逃犯的法例應加強特區法院的把關功能,明確授權法院可以基於公平審訊權利未獲明確保證或人道理由拒絕移交。現時法例容許法院考慮的事項相當有限,只要申請引渡一方能提出表面看來可以成立的證據,例如證人供辭,法院便要接納,不能質疑證據是否可信可靠,除非被引渡人能證明檢控屬於政治性質,證明自己是政治犯,否則法院無權拒絕引渡。大律師公會的代表和熟悉引渡訴訟的法律界人士,包括專研引渡法律的律政司前高官,都指出法院的把關權力很小、引渡門檻很低,立法會應予以修訂,加強法院把關權力。

以上3點保障,並無任何創新之處。既然北京當局能夠答應法國和意大利等歐盟國家,讓他們的國民享有這三重保障,沒有理由不讓香港居民也享有同樣的保障。如果立法會的建制派議員要修例,容許內地向香港提出移交疑犯,沒有理由連這些最基本的人權保障都不做,置港人生死利害於不顧。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