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專業不再擁「免死金牌」(文:梁美儀) (09:00)

香港醫務委員會本月初否決所有放寬海外專科醫生實習方案後,醫學界受到四方八面的抨擊,連醫委會主席劉允怡也坦言,市民輿論很厲害,感到「壓力好大」,建議下月重啟討論有關議題。

香港向來尊重專業,也尊重專業自主的制度。但當這份尊重被扭曲為容忍「專業獨裁」、「專業失智」,公眾豈能啞忍?

對大部分市民來說,公共醫療服務是他們最大的安全網。然而近年公營醫院服務質素每况愈下,不單服務輪候時間超長,醫生看症時間短,病房迫爆已是平常,現時仍在公院工作的醫護叫苦連天。

當外界將問題歸咎於公營醫院醫護人手極度短缺之際,醫委會作出否決引入海外專科醫生的投票結果,可說完全與民心所想背道而馳。

按食物及衛生局在2017年公布的《醫療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策略檢討》,至2020年,全港將欠缺約500名醫生。在公院醫生嚴重短缺下,醫委會內投票反對放寬引入海外醫生的委員,究竟覺得香港整體社會利益大,還是維護醫生專業利益大?下月醫委會重新討論這議題,是醫學界亡羊補牢的機會。

願香港「專業」不會失守

當一個專業為自身利益而犧牲公眾所需,漸漸地便失去普羅大眾的尊重。這種質疑和猜疑,不應再滋長下去。

猶記在港鐵沙中線獨立調查委員會聆訊尚未結束之時,香港工程師學會已發聲明,指沙中線紅磡站東西走廊月台層板的建築結構符合安全。公眾不禁問:真的假的?

又如政府早前完成長者醫療券檢討工作,發現用於視光服務的金額「不合比例地高」,視光師每宗申報金額的中位數是所有醫療界別中最高,比醫生還高。公眾不禁問:香港人的眼睛健康,真的差到這個地步?

近年,香港消失的價值已愈來愈多。但願香港各界一直恪守的「專業」,不會失守。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