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不「綑綁」海外醫生於醫局 才是荒謬(文:龔阮仁) (09:00)

近年社會一直有意見認為本港醫生和未來醫科畢業生不足以應付未來醫療需求,進而提出應引入外勞解決問題。然而招募外勞來港反應冷淡,便將責任歸咎於執業試難度太高和實習期嚇怕外勞之上,提出要豁免外勞執業前的實習期。豁免實習期的提議在醫委會觸礁,想當然就是因為醫學界的保護主義作祟。看似頭頭是道的分析,又是否真相?

公立醫院才是水深火熱之處

所謂醫生不足,其實主要是公立醫院的醫生不足最為水深火熱,箇中原因是公立醫院的辛勞和工作量與酬勞不成比例,這亦是外勞來港反應冷淡的主因。公立醫院大多數部門都要輪流通宵當值處理住院病人,住院病人數量隨着人口老化和外來人口增長變得愈來愈多,既要處理愈來愈多的文件,又要面對家屬動輒投訴的文化,工作量巨大。衛生署醫生則並非全部參與臨牀工作,即使需要參與臨牀工作,工作量一般而言也遠比公立醫院為低,例如毋須輪流通宵駐院當值,報酬與醫管局醫生卻相若。而大學醫院的醫生,比起醫管局醫生則有相當自由度,可於與大學有聯繫的私營市場(如養和醫院等)執業並分攤酬金,甚或離港執業(如港大深圳醫院)服務內地居民而非港人。

故此,即使是有限度註冊而不能於私營市場執業的外勞醫生,也有近半跳船到酬勞相若,但辛勞和工作量大減的衛生署或大學工作。

醫管局人手流失就有如一個失血的病人,要真正解決問題,要由醫管局想措施止血留住人手,靠外勞輸血而繼續任由失血情况持續,並不能治本。建立措施短期輸血固然可以,但也必要確保所輸的血液來源可靠兼有品質保證。若然所輸的血液原來只能是無品質保證的劣質「地溝血」,對市民更是有百害而無一利,其他公立醫院醫生還要花上更大的努力去「執手尾」。

紓緩公院「迫爆」  限制期愈長愈好

故此即使要引入外勞,也必須確保外勞水平合格,現行執業試不能廢除,門檻不能肆意降至低於本地培訓畢業的醫生。同時,引入外勞也必須針對現時人手短缺的地方,也就是外勞應於醫管局所管理的公立醫院工作。

有部分社會人士視限制外勞於公立醫院工作5至6年為荒謬,作為於公立醫院打拼近6年的前線醫生,這些言論就有如「懲罰某名醫做公立醫院」論般刺耳和打擊士氣。即使退一萬步,容讓外勞最終離開服務市民的崗位「搵真銀」,最少也應規限外勞於考取執業試後,須於公立醫院工作若干年,才能針對聘用外勞的原委,直接紓緩緊張的公立醫院服務,而限制年期愈長愈好。否則,才是真真正正的荒謬。

小心有心人伺機破壞專業自主

醫委會未能通過放寬外勞實習後,行政立法兩會議員、病人組織、媒體等都將矛頭指向醫務委員會。醫委會是次表決機制固然有其不足之處,但我們在向醫委會提出善意提議之時,也應維護醫委會專業自主的存在價值。忽略絕大多數醫委會醫生代表早已同意放寬外勞限制的投票意向,亂扣「醫醫相衛」的帽子鬥倒醫委會醫生代表和醫務委員會,只會為政府提供藉口,進一步收回專業自主。當香港不斷被內地同化之時,香港人還要將我們一直引以為傲的專業自主這橋頭堡拱手相讓嗎?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公立醫院前線醫生:不限外來醫生於醫管局工作才是荒謬」)

作者是伊利沙伯醫院駐院醫生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