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單程證是以人權包裝的離地歧視制度(文:譚凱邦) (09:00)

張志剛先生在其今年4月4日《明報》文章〈150單程證配額並非恩賜〉中表達了對單程證的意見。綜觀行文並非深思熟慮之作,但文中指名道姓批評了本人,希望在此文回應,部分論點亦同時反駁何喜華先生〈本土派的「馬爾薩斯錯誤」〉(2019年4月1日《明報》)的文章。

「團聚」不應是「凌駕性」權利

第一,我提出家庭團聚的重點應在於如何了解「團聚」權利的基礎,最常援引《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來討論單程證議題的並非本人,而是一向擁抱單程證制度的何喜華及左翼人士。張志剛說我是利用《公約》來反對單程證,恐怕是捉錯用神。而實質上我是希望提出《公約》並沒有處理香港及大陸間在沒有戰火、地域距離極近的情况下,「跨境家庭團聚」應如何理解。

事實上我亦未有否定過組織家庭是人權,可是這種因跨境婚姻而引伸出來的「需要團聚」,絕不應是「凌駕性」的權利,必須照顧本地情况和港人生活空間。跨境團聚牽涉了移民接收地的入境及人口政策,所以絕不應以「家庭團聚是人權」便合理化單程證制度。

我提出的是:過去20年間因接收逾百萬單程證者湧入,香港超載,每個人每一日都正付出沉重代價。為單程證護航的人士,在港人水深火熱中仍將《公約》掛在口邊,不停催討我們去「人道」、「包容」,是否將協助無奈(例如戰火、饑荒、政府苛政)被迫分隔兩地「家庭團聚」這種道德責任,有意無意與明知有中港邊界管制而仍然選擇跨境婚姻的另一種「家庭團聚」訴求,混為一談?

這種討論不是提出者冷血,而是尊重現實限制的應然之舉。現時香港醫療系統崩潰、土地房屋不足、自然環境每日被侵略,歷歷在目,盲目崇拜大愛光環無法解決。港人到底願意再壓縮和降低多少生活水平去接受每日不停來港的移民,是政府及支持單程證人士應該謙虛自問的核心問題。

第二,單程證其實是中國籍人士團聚的特權,是歧視港人的非中國籍家庭的惡劣制度。我請張志剛了解事實:如果港人伴侶是大陸人,他/她申請單程證是沒有特別要求;相反,如果該伴侶屬非中國大陸籍人士,即便是台灣或新加坡華人,向入境處申請的「受養人來港居留」,絕非如其所說「只需經一些行政程序」,乃是具多重嚴格門檻,包括申請人必須沒有不良紀錄、提供能夠在港維持一定生活條件的證明、安排有適當居所的保證等。而這類人士在港期間如伴侶離世,或兩人脫離受養關係,他/她也必須離開香港;單程證人士來港後則永享香港居留權,不受類似束縛。

歧視非中國籍港人家庭

按張志剛「一視同仁」的提倡,如何解釋同樣為團聚,單程證者超然於其他國籍,毋須提供來港後自給自足的證明?抑或是其大愛心之寬宏,文章實際在是曲線促請港府於任何家庭團聚相關申請中,都撤銷品格、經濟等審查,全面開放香港居留權?

香港應參與單程證審批,是很卑微的要求。要說憲制,法律界專家亦多次解釋《基本法》下從無禁止大陸及香港雙審批。而說到可行性,張志剛提到中國幾多土地幾多人有多困難的問題,根本就是不了解國情。每一個大陸人都有戶籍,若有人想從「外省」取得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大城市戶籍,市政府也有能力審批,並對其地方戶口遷移作最終決定。

貴為一國兩制下的香港特區,張先生難道認為我們連大陸城市都不如?對自己移民的控制比前殖民地時代還要低?

參與審批權的好處多不勝數,不但進一步打擊假結婚,而設立經濟、住所審查後,新移民來港自給自足,其負面標籤便可慢慢消除。在入境前能提供健康證明,確保已進行所有防疫注射,對維持香港的健康水平相當重要。現時單程證制度的千瘡百孔,是需要正視,而不是漠視。

改革單程證及減少配額,是大部分市民的願望,並非只是本土派的訴求。仍在維護單程證制度的人士,在你看到跨境婚姻「需要團聚」的同時,更應看到港人的房屋、醫療、社福資源被攤薄之苦。

作者是人口政策關注組召集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