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佔中案答辯(文:曾志豪) (09:00)

佔中九子全部罪成,坊間有許多觀點,必須答辯。

疑問一:他們高舉公民抗命,現在被判刑是求仁得仁,為何仍要申辯?

回應:公民抗命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沒有一個示威者的終極目標是被拘捕,當日他們選擇用公民抗命的方式,是希望爭取真普選,被捕入獄是預計會付出的代價,而非他們刻意追求的結果。所以入獄並非他們要「求」的「仁」。其次,他們面臨的罪名不是非法集會,而變成了「煽惑他人公眾妨擾」。這個罪名除了較非法集結刑期更重,檢控的範圍也更寬,對日後其他示威人士威脅也更大。所以他們申辯除了為自己,其實更是為了公眾日後的示威權利而抗辯。

疑問二:檢方選擇用「煽惑他人公眾妨擾」是為了反映所犯罪行的嚴重,並非「搬龍門」政治檢控,有何不妥?

回應:「煽惑他人公眾妨擾」和「非法集結」最大分別是,後者就看結果,是否進行了非法集結,但前者單憑言論文字已經構成罪行,這不是反映更高的犯罪嚴重性,而是更容易墮入法網的範圍。

檢控方連戴耀廷在2013年報章刊登的「佔中」構思文章也視作「煽惑」,那麼是否表示,政府可以在佔中未發生前,單憑戴耀廷這些「佔中構想文」,便已經可以用「煽惑他人公眾妨擾」入罪呢?如果單憑呼籲便已經有罪,這和以言入罪有何不同?還如何體現公民的言論集會的自由權利呢?由行動入罪突然變成言論入罪,這不就是「搬龍門」嗎?

疑問三:法官判辭強調,佔中不符合公民抗命中的「合乎比例」原則,因為佔領範圍由政總、金鐘至中環範圍。

回應:問題是,當佔領運動爆發,已經不是佔中三子當日所想的「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最重要是,這麼大規模的佔領運動,不是某人某組織所能動員出來,如何能讓他們負上「煽惑他人」的罪責呢?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