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人間何道?(文:任建峰) (09:00)

近日有新聞報道,說黃霑作曲填詞、張學友主唱的一首1989年舊歌《人間道》,懷疑因其歌詞充滿就1989年北京六四事件的隱喻,而在各內地音樂平台下架。有關的報道偏向把焦點放在較直接隱喻六四事件的歌詞,如「少年怒,天地鬼哭神號,大地舊日江山,怎麼會變血海滔滔,故園路,怎麼竟是不歸路」。

其實除了那幾句,整首歌的歌詞都有不少地方是反映了近30年前香港人的世界觀。歌曲是以「自尋路,望前路,自由人間道,山與水,走了幾多未去數」作起點。這充分反映了當年大家對人類有與生俱來的自主與自由、向前望邁向這目標的核心信念。

當然,就算是當時的港人,都未至於天真到以為前路必定順風順水。正如歌詞所說,大家都知道「望盡盡是青山,青山處處雨急風高,故園路,竟是走不盡長路」。不過,大家始終相信「千條路,都導返家鄉路」,甚至會出現「道人道,道神道,自求人間道,妖也好,魔也好,都道最好」的情况。換句話說,無論路是怎樣走,無論是正是邪,都始終會尋覓及找到自主自由之道。亦正正是大家有這些信念,到發生六四事件後,才會對於那「血海滔滔」及疑似「不歸路」感到震驚,甚至「驚問世間怎麼盡是無道」。

近30年前的香港人,有上述的想法,是絕對可以理解的。縱使六四事件已發生,但東歐的獨裁政權已逐一崩潰,自由與民主戰勝歸來。如日本那些多年來雖然民主但一黨獨大的國家,都在上世紀90年代初人民透過選票改朝換代。就算是維持獨裁的國家(包括六四事件後的中國),她們大多都走上深化經濟開放改革道路。而當時的世界政治共識都是偏向相信,有了經濟開放,就自然會帶來政治開放。美國政治哲學家福山(Francis Fukuyama)更曾在那年代聲稱,人類歷史已到了自由民主全面勝利的終結點。

對良知的考驗

事隔近30年,《人間道》的那份潛意識對長遠的樂觀(沒有那份樂觀,就不會有對六四事件的震驚吧),還能成立嗎?近年,自由民主價值在世界上受到幾十年來最嚴峻挑戰。理應帶領自由世界的美國,愈來愈擺出一個藐視自由民主盟友、欣賞專制獨裁的姿態。其制度表面上極重視人權的歐盟,都在匈牙利、波蘭等地出現罔顧自由及邁向專制的政權。俄羅斯、中國等大國,都已把專權政治提升為一門統治藝術,甚至把其模式與影響力在世界各地散播。連當年對自由民主充滿信心的福山,現在都已承認,現代專制模式絕對有可能及有實力取代自由民主制度,成為世界主導。在這樣一個世界,我們還會懂得就強權暴行的「道」感到震驚、感到憤怒嗎?

說到這裏,我不禁在想:究竟人間何道?我們還會否視自主自由為連妖魔最終都要跟隨的人間道,同時把埋沒自由視為無道?還是我們已對近年的一切麻木,甘願走上——甚至更加接受——各式各樣「血海滔滔」為另一種人間道的不歸路?這是對我們良知的一種考驗吧。

(作者按: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是執業律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