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中國政府應釋放勞工NGO工作者(文:Jude Howell、邱林川、陳敬慈) (09:00)

近年來,中國政府加強了打壓公民社會,1990年代以來在珠三角地區服務的勞工NGO(非政府組織)成為了重點的打擊對象。2015年12月3日,廣州和佛山至少10多位勞工NGO的成員被拘留或者審問,後多人被刑拘、起訴,甚至判刑。2018年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因勞資糾紛而要求組織工會。事件因北京大學等高等院校左翼學生對工人的聲援而引起關注。根據報道,官方至今已經抓捕了超過30名工人、學生、畢業生及其他人員。政府的鎮壓也蔓延至華南多家勞工NGO,包括並沒有涉及佳士事件者。

在深圳勞工服務機構「打工者中心」的兩位成員被捕後,官方新華社在2018年8月24日發布錯誤的報道,指摘該機構「煽動、組織(佳士)工人罷工」。2019年1月,再有「新工億」、「深圳市春風勞動爭議諮詢服務部」及一家勞工權利律師事務所一共5名職員或前職員被捕。倡導勞工權利的自媒體「新生代」在2019年1月8日和3月20日先後有3位職員被捕。我們在中國從事公民社會、社會發展及勞工關係的研究多年,見證了中國改革開放以來迅速的經濟發展和社會變遷。對目前的發展,我們十分擔憂,也認為有必要表達我們的看法。

非政府組織不應受政治打壓

首先,勞工NGO和中國其他領域的非政府組織中,都對中國的社會發展起過重要作用。他們以法律為依據,教育工人,服務工人,協助工人維權。今天農民工的勞動條件有所提高,勞工NGO發揮了一定的作用。這也符合國家改善民生、消滅貧窮的政策方向。這些勞工NGO從關懷社會弱勢角度出發開展工作,並非政治組織,也沒有任何政治動機,所以也不應該受到政治上的打壓。其次,草根的勞工工作者是值得我們尊敬的群體。在資源不足的情况下,很多草根NGO只能提供低微的薪酬給工作人員。所以,NGO工作者都是以服務弱勢、關懷社會的心態從事工作。他們當中有的曾經是普通工人,因自身權益受損而接觸NGO,後以自身經驗服務他人;有的是有理想的青年學生,畢業後放棄優越的工作機會,成為NGO工作者,無私貢獻青春。

加強壓制或引起更大社會衝突

公民社會和非政府組織,是疏解社會矛盾的緩衝地帶。我們觀察到中國政府在近年來,一改過去相對寬鬆的政策,加強壓制不同界別的維權人士。我們認為,這不是良好的社會管治手段,也不符合一個繁榮進步的國家形象。長遠來說,可能會引起更大的社會衝突。

10多位研究中國勞工和公民社會問題的學者,正發起國際的聯署運動(https://forms.gle/gdXdKYxDQU7CHsuMA),要求中國政府釋放付常國、吳貴軍、張治儒、何遠程、簡輝、宋佳慧、楊鄭君、危志立、柯成兵等被捕的勞工NGO工作者。我們了解到部分被拘留人士沒有被允許與代表律師會面,我們認為政府應該保障法律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允許被捕者的家人及律師探訪。

只有停止對不同界別維權人士的打壓,才能維持真正的繁榮穩定,落實社會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作者Jude Howell是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國際發展系教授、邱林川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陳敬慈是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