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本土派的「馬爾薩斯錯誤」(文:何喜華) (09:00)

近月一直有本土組織指摘持單程證來港的新移民對港構成沉重負擔,更有立法會本土派議員動議「改革移民及入境政策」的議案,要求削減單程證,還幸有4名泛民議員反對,值得尊敬。動議與和議的議員除吸引了鎂光燈,為未來一年多的兩場議會選舉增加政治資本外,並不見得對政策討論有何實質意義。其論調,還重複着200多年前的「馬爾薩斯錯誤」。

「源頭減人」方案  非常錯誤

馬爾薩斯(Thomas Malthus),一名18世紀的經濟學者,在1798年提出《人口論》,認為地球人口會以幾何級數上升,但食物供不應求,將令人類長期陷於饑荒和戰爭,因此必須節制人口增長(尤其是貧窮階層)以解決問題。然而200多年後的今天,所謂馬爾薩斯災難(Malthusian trap)完全沒有成真,因為他未能預見科技大幅提升了糧食供應量。現在看來,馬爾薩斯那極其片面及偏頗的「源頭減人」方案是非常錯誤的。

本土派一直打着「港人優先」旗號,力指香港容量有限,必須減少外來人口,尤其是內地新移民,此論調也同樣偏狹。本土派又一直利用公共資源看似出現瓶頸的情况,鼓動香港市民的恐懼,對新移民產生敵意。這種做法與在美國推舉特朗普上台、令英國陷入脫歐亂局、在歐洲令難民兒童陳屍沙灘,甚至最近在新西蘭屠殺回教徒等右翼民粹主義對移民的歧視甚至仇恨,並無本質上的差異。

本土派一直迴避否認歧視新移民,辯稱要求削減單程證是控制人口增長;但背後的原因,卻又是力數新移民迫爆醫院用盡資源、「好食懶飛」依靠綜援、霸佔公屋虛耗土地等。當有客觀數據指出新移民並非增加醫療負荷的主因,申領綜援的只佔極少數且來港一年後才合資格領取,能入住公屋的都因為有香港家人,且受7年居港年期限制,新移民不怕辛苦從事基層工種,就業率與本地相若等,本土派又轉移說不是歧視已來港的新移民,只是減少日後由單程證造成的人口增長,接着又重複指新移民是負荷。筆者希望在此針對幾個討論重點先作回應,然後再提出在討論單程證時應有的考慮。

香港正面對人口老化,較年輕的新移民來港可紓緩老化情况,這並非純為降低人口年齡,亦非妨礙改善安老服務,而是有實質作用,補充因老化而失去的勞動力。當現時正值壯年的新移民在年老退休前,也總算為香港貢獻出二三十年的勞苦。如沒有新增人口,難道要六七十歲的長者繼續辛勞工作嗎?

作為「與弱勢並肩」的左翼組織,本會也是早年成功推動最低工資立法的力量之一,日後仍會繼續爭取改善基層勞工待遇。有意見指若無新移民來港從事基層工作,可迫使僱主提高工資而惠及本地基層工人。不過多年來本港失業率極低,達至全民就業狀况,新移民來港並無低價搶走工作職位,一些厭惡工作仍是「工搵人」,無新移民來港也不見得可藉提高工資吸引本地人投身。值得留意是,基層勞工中不乏有內地配偶者,本會正正和他們並肩,維護家庭團聚權利,使內地配偶來港一起打拼生活,也好好照顧他們的小孩,令基層勞工能安心工作。

「新移民」究竟指什麼人?

新移民會佔用資源嗎?當然會,但關鍵是多少。筆者早前在《信報》推算每年單程證入境者只佔醫療服務總人次的0.5%,旨在點出本土派要求減少單程證以紓緩醫療系統的負荷,實在是小題大做。有人不明白為何只計算一年之數。要回答此問題,必須先界定「新移民」究竟是指每年4萬多的單程證入境者,約17萬確實留港定居的內地人士,最近7年來港的約38萬人,或自九七回歸後來港的超過100萬單程證持有人,1961年首次人口普查後來港定居的200多萬內地人,或是自二戰後除60萬香港人口以外的新來人口及其後代?

撇除新界原居民及外地出生的,現時有八成半香港居民都是內地移民及其後裔。香港作為一個移民城市,這些移民經歷身分認同的過程,不是生於斯但長於斯,逐漸認同香港核心價值,由新移民成為香港人。香港社會也是靠移民及其後裔來建設,令社會不斷發展。討論單程證之前,應先討論香港社會應以什麼態度對待新移民,認為他們是社會負累還是有所貢獻?

常有人形容香港是一輛載滿客人的小巴,若再超載便會「一鑊熟」。若真如此,那麼不單是內地新移民,所有新增人口都不應「上車」,包括非內地來港家庭團聚人士、投資移民、入境專才,就連本地嬰兒也不應出生,可見「小巴論」有多荒謬。須知道小巴座位也可由14增至16,最近更加至19。香港也一樣,如果以往每遇到人口增長挑戰便鎖關閉港,香港又怎能發展成今日的國際都會?香港城巿承載量應因應需求來規劃增長,使來者盡展所長促進社會發展,而非劃地為牢、故步自封!

單程證制度涉及中港兩地人口流動複雜歷史、家庭團聚權利。無論是否認同這歷史背景及普世權利,在討論單程證利害時不應只着眼目前的限制及誇大新移民為負累,反而應正確認識新移民對人口老化、人力資源、都市發展等需要都有其貢獻,政府更應積極規劃城巿發展,分配資源處理新增需求。

200多年前馬爾薩斯錯誤的教訓是:眼前的資源限制並非可怕,可怕的是那種偏狹觀點,使人心胸日益狹窄,甚至阻攔社會發展,鼓動大眾憤怒來針對弱者。這種「源頭減人」論調的錯誤及虛偽,本土派正在重複着。

作者是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主任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