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訪美之行的重要信息(文:郭榮鏗) (09:00)

執筆之時,筆者與陳方安生女士和莫乃光議員的訪美之旅已到尾聲。今次出訪,比起筆者去年尾的成果更豐碩。

今次訪問團會見的對象層次很高,先是應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邀請出訪,隨後獲安排與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國務院負責草擬《美國-香港政策法》(下稱「政策法」)評估報告的官員、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全體委員、國務院主責政策法的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局官員等會面,並有機會到美國傳統基金會、喬治城大學及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演講。當中最意外的,是陳方安生女士突收到美國副總統彭斯邀請,與他短暫交流。

美國政界對訪問團的接待,顯示他們對香港的重視。這固然是由於香港與美國是重要的經濟伙伴,兩地之間有共同和龐大的利益。更重要的是美國注意到近年一國兩制急劇惡化,以致不得不特別留意香港的形勢,從而檢討對港政策。

去年底,美國國會轄下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發表的報告,是美國對港發出的警號。當時筆者出訪,得悉美國政界會從五方面觀察香港情况,包括:是否再有市民被剝奪參選權及當選者被褫奪議席、再有外國記者被逐離香港、再對民主派提出政治檢控、提倡訂立一條嚴厲的23條,以及繼續拖延落實真普選。

今次出訪,正值美國國務院向國會提交政策法評估報告。除上述五方面外,美國政界還特別關注港府近期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容許特區政府按中國大陸政府要求,引渡在港的本地市民和外國人到內地接受審訊。美國政界擔心若通過修訂,將會威脅身處香港的美國人的安全和人權。

筆者一行主要向美方表達兩個信息:第一,切勿將香港捲入中美貿易戰;第二,政策法不單對香港維持國際地位有關鍵作用,更是捍衛一國兩制的重要助力。這是由於一方面香港之所以能參與國際經貿組織或協議,全賴該等組織和協議不是以國家主權,而是以是否屬獨立關稅區為甄別成員的標準。另一方面,維持政策法既符合美國最大利益,同時有助香港保持經濟穩定及多元,讓香港有能力維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美國政界對港的兩點意見

美國政界亦就香港情况向訪問團表達了兩點意見。第一,美國認為一國兩制正在褪色,要是港府容許這個趨勢持續,香港勢必失去所有特色和優勢,淪為一個與中國大陸相差無幾的內地城市。屆時美國以至國際社會將會把香港與中國大陸「一視同仁」,不會給予香港特別優待。

第二,香港的國際地位是建基於國際社會的信任,而這份信任則來自香港與國際社會擁有很多共同價值,包括追求民主、捍衛自由和崇尚法治。若然香港放棄這些共同價值,就會失去國際社會的信任基礎。

可惜港府對美國發出的警號和勸喻冥頑不靈。日前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長邱騰華竟然拾建制派某些議員的牙慧,指香港在經貿方面能夠利用單獨關稅區地位,是基於《基本法》將香港界定為單獨關稅區,並容許香港用「中國香港」身分參加國際貿易組織或自由貿易協定,而並非個別國家施予。

這種井底之蛙的說法,很難想像是出自一個曾任工業貿易署副署長和香港駐華盛頓經濟貿易辦事處長的官員之口。蓋基本法只是不把香港納入中國大陸關稅區,但國際社會是否視香港為一個獨立關稅區,不單是看基本法怎樣寫,更會觀察香港情况是否與中國大陸有別。假如香港變得與中國大陸一樣,沒有民主、自由和法治,那麼即使香港與中國大陸的稅制不同,國際社會還會視香港為獨立關稅區嗎?若然香港失去美國的信任和肯定,國際社會其他國家又會怎樣看待香港?答案不言而喻。

難怪美國政界在與我們交流時不時表示在維持政策法的問題上,香港的民間社會比特區政府更積極、務實和具建設性。

作者是立法會(法律界)議員、公民黨執委及專業議政召集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