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台灣總統選戰——初選決定命運(文:關仲然) (09:00)

前行政院長、民進黨的賴清德宣布參選2020年總統選舉,台灣媒體形容為「投下震撼彈」,為蔡英文爭取連任帶來第一個挑戰。去年8月,賴清德曾公開說過支持蔡英文,不會選總統。當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大敗後,給予賴清德最好的機會(或藉口)推翻自己,決定要「捍衛台灣、承擔責任」參選總統。賴清德參選聲明一出,引起不少民進黨人擔心,立即傳出「呼籲團結」、「沒有分裂空間」等說法。

另一邊廂,國民黨也不見得有多團結。朱立倫、王金平已開腔參選,也有背後操盤老謀深算的吳敦義、蠢蠢欲動的前總統馬英九,還要加上口說不選(但很多人想他選)的韓國瑜,幾個「太陽」(國民黨的老大們)的互鬥,比民進黨的「蔡賴對決」還要激烈。從戲碼、娛樂程度來看,兩黨黨內廝殺不比兩黨對撼遜色。所以兩黨最後派誰人參選、如何選出候選人、候選人是否令黨內的人心服口服,這對明年真正的總統大選將會有決定性的影響。

在比較政治學的理論中,政黨如何選出候選人(candidate selection)是一個重要的研究題目,當中牽涉(1)什麼人可以代表黨成為候選人、(2)誰可以有份決定和選出黨的候選人、(3)候選人的代表性,及(4)政黨選出候選人的方法。當民進黨和國民黨都需通過初選選出總統選舉候選人的時候,我們可以通過比較兩黨過去的初選方法,分析兩黨如何準備明年總統大選。

民進黨更早引入初選

無論是選出立法委員候選人或總統候選人,民進黨都比國民黨更早引入初選制度(本文將集中討論總統初選)。從1996年第一次全民直選總統開始,民進黨就以初選方法選出總統候選人(分兩輪,在第一輪後剩下彭明敏及許信良繼續競逐)。在第二輪的時候,兩名候選人更走遍全台灣各縣市,讓所有公民(只需以身分證登記)都可投票選出民進黨候選人。

這樣的初選方法包容性極高,讓所有人都可參與。但這種方法所選出來的候選人,卻未必真的合乎黨利益,黨中央近乎失去影響力,而且公民參與的態度不一,導致某些特別投入初選的團體聲音放大(當時參與初選投票的主要都是「深綠」台獨支持者,他們因而支持更「獨」的彭明敏)。因此在之後的初選,民進黨都收緊了初選選民的資格和方法。

民調跟投票相比  參與者更有代表性

2000和2004年總統選舉中,民進黨都只有陳水扁一人參選總統,因此不需啟動初選程序,直至2008年的一屆才再有需要舉行初選。當時有4人參加初選,初選方法改為只有黨員可以投票,最後選出謝長廷為民進黨2008年總統候選人。然而這種將參與資格收窄的方法,規定只有黨員才能投票,又會加深黨內派系之間的不和。所以在2012年總統選舉的時候,民進黨再次將初選方法改為「全民調式」決定候選人,這意味着能夠參與初選者的資格,又一次開放至所有公民,但不再以投票方式,而是以民調方法選出候選人。

民調跟投票相比,參與的人將更有代表性,不會出現只有特定團體的人參與。這種方法,如無意外也會在今次民進黨初選使用(黨會先在蔡英文和賴清德之間協調;如未能協調,就會進入「全民調式初選」)。

國民黨至今沒進行過像樣初選

相比之下,國民黨幾乎從未用過初選方法決定總統候選人。1996年的時候,李登輝否決以初選方法選出國民黨候選人(他自己就成為候選人),導致黨內的林洋港、郝柏村轉投新黨參加總統選舉(同時,國民黨的陳履安也一樣脫黨參選)。這種以黨內老大哥「說了算」、從上而下(top-down)的方法選出候選人,排除了大部分人的參與,很容易令黨內其他有意參選但不獲支持的人另起爐灶。

國民黨最接近以初選方法選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一次,是2005年的時候,國民黨黨主席選舉,馬英九大勝王金平,成為國民黨主席,間接導致王金平主動放棄參與2008年總統選舉。

國民黨是到了上一屆即2016年總統選舉,才首次就總統候選人舉行初選,但因為一眾「太陽們」怕輸的關係,最終只有洪秀柱宣布參選。雖然只得一個候選人,國民黨還是要求洪秀柱需在民調中取得30%的支持度,才能代表黨參選。洪秀柱最後雖能成為黨的候選人,但臨時又被黨中央廢除提名,由朱立倫頂上,釀成有名的「換柱事件」。這件事揭示出國民黨缺乏初選機制,當不再像以往一樣有一言九鼎的話事人之後(或沒有一枝獨秀的人選),就很容易會鬧出荒謬笑話。

單看化解內鬥  民進黨似較值得相信

賴清德參選,民進黨有足夠經驗和機制選出候選人,至少可以令雙方對黨的初選制度信服。即使蔡、賴難免在初選過程(如辯論中)針鋒相對,民進黨的制度可以令落敗一方願意支持勝出的候選人,團結起來參選。至目前來看,蔡英文和賴清德都是做到君子之爭。

相反,國民黨至今也沒有過一次像樣的初選,即使黨訂立了初選機制為七成民調、三成黨員投票決定候選人,黨主席吳敦義卻已多次放話,不排除「萬分之一徵召」,而徵召的對象當然就是韓國瑜了。是哪個階段徵召韓國瑜?徵召是否真的能得到朱、王同意?如果缺乏一個令人心悅誠服的初選機制,黨內「太陽們」(特別是一些年事已高的「太陽」)會否孤注一擲,脫黨參選?

民進黨有蔡賴黨爭,國民黨也有「太陽」亂鬥。賴清德說:「大家要相信民主進步黨,也要相信蔡英文總統,也要相信我。」單在如何化解內鬥選出候選人這一關,回看歷史,民進黨似乎比國民黨值得相信。

作者是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博士候選人、德國杜賓根大學歐洲當代台灣研究中心短期學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