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單程證問題解謬(文:黃任匡) (09:00)

有關150個單程證配額的問題,在剛剛的冬季流感高峰期,公院病房爆滿的時候,終於得到較多港人關注。

主權移交以降,持單程證來港的總人數已高達103萬,加上單程證持有者收入普遍較低,對社會福利依賴自然較多。所以,港人愈來愈關心單程證問題,不是歧視,只是正視。

坊間流行的比喻十分貼切:擠迫的香港就像爆滿的升降機,負荷超載,響警號了,最合理的做法自然是要阻止外面的人進來,進一步加重升降機負荷,免得「一鑊熟」——這只不過是常識罷了。

但怪責港人「歧視」的政府和親建制者卻無視常識,把本來有意義的討論降格到低水平的詭辯,甚至扣帽子式的謾罵。我們來逐一看看為150個單程證護航者的論點。

一、新移民不佔用大部分福利資源?

持單程證來港者共103萬,佔香港人口約七分之一,使用的醫療等福利資源當然不會是「佔大部分」,這個用膝蓋想想也知道。

但即使如此,七分之一絕對是個不容小覷的比例。而事實上,以2017/18年度的數字為例,香港整體人口增長為57,200人,單程證移民為41,000人,即單程證移民佔人口增長七成以上。由此可見,每年醫療需求的增長中,單程證移民佔着很重要(甚至是最重要)的比重。因此,要解決醫院日益爆滿的問題,卻無視單程證問題,是不可能的任務。

偏偏卻有人會刻意淡化單程證對社會和醫療系統造成的負荷,企圖瞞騙港人。例如何喜華早前在《信報》撰文,計算出單程證新移民佔用本地公立醫院服務約0.5%。仔細一看,原來他只計算2017年來港的新移民人數,其餘年份一概不理。

他們一方面抨擊反對派缺乏數據支持,另一方面又用如斯拙劣有如「寶藥黨」的手法,以數字遊戲圓謊,為不合理的單程證政策護航,居心何在?

二、新移民較年輕  故佔用較少醫療福利?

新移民的年齡中位數是34歲,是較年輕沒錯。但他們不是譚詠麟,他們會老。10年後當他們的年齡中位數追上香港本地人口,他們的醫療需求就跟現在的我們一樣。而香港主權移交已經21年了。

而且,年輕人口即使患病率較低,但因人口基數較高,患病總人數往往反而較多。以癌症為例,據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數據,2007至2016年的10年間,全港患癌人數共276,530,65歲或以上的患者共142,128人,只佔一半而不是絕大多數,約為51.4%(某些癌症如血癌和淋巴癌等,更是年輕患者遠為較多)。而且,年輕患者發病時接受的治療,通常較年老患者複雜和大型。例如一個40歲的癌症病人會需要接受手術、化療、電療等,相比一個患癌時已年屆90歲,更適合「保守治療」的病人,肯定會用更多資源。因此在有確實數據支持之前,單單因為新移民年齡中位數稍低,然後斷言他們不會佔用很多醫療資源,未必準確。

而且更重要的是,即使你還是不相信新移民會「大幅」加重醫療負荷,「有人口就有醫療需求」是鐵一般的事實。除非有人可以保證單程證持有者都是絕對不會患病求醫的外星人,否則新移民會為已經崩潰的醫療系統加重負荷,是無可置疑的。

三、新移民可減輕人口老化?

這是筆者聽過最可恥的論點,尤其當這個論調出自政府口中,就更讓人不寒而慄。

當一個城市人口老化,政府不是應當面對並解決問題,例如改善安老政策、檢討老人福利、鼓勵子女供養父母等等嗎?不務正業,反而用外來人口「溝淡」老人比例,這是哪門子的施政?這就像是炒股票「炒燶」了,就大手入貨「溝番淡」,不曾解決問題,還把雪球愈滾愈大。

四、新移民可提供基層勞動力?

這是筆者聽過最可笑的論點,尤其當這個論調出自某些自稱關懷基層「與弱勢並肩」的建制左翼團體口中,就更讓人啼笑皆非。

讀者不妨想像一下:倘若將來取消了單程證,少了人願意投身工資低、福利差的行業,結果會怎樣?沒人入行的當然結果就是:供求關係之下,基層市民的叫價能力提高,老闆們將會改善基層勞工待遇,以吸引本地人口入行。最終得益的,不就是這些左翼團體信誓旦旦要保護的弱勢市民嗎?

為不合理的移民政策護航,不顧本地工人飯碗,卻為資本家持續提供廉價外來勞動力的所謂「左翼」,放眼天下,只此一家了。

歧視源自政府  不應諉過人民

綜上所述,新移民問題明顯已經成為香港醫療系統的一個癥結所在。但這些討論的目的不在於鼓勵大眾歧視新移民,而是協助社會認清今天公營醫療系統崩潰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

即使在民間層次,對於已經來港的新移民,港人當然不應歧視,我們醫護人員更是一向一視同仁;但政府作為決策者和資源分配者,應該從更高的角度去看待問題。因為社會上的福利資源有限,政府有責任管制移民來港門檻,以保障本地人口得到合理的福利水平。

讓筆者舉個親身體驗的例子。眾所周知,丹麥作為一個福利主義國度,他們的福利制度獨步天下,不但醫療、教育一律免費,政府甚至會給大學生提供生活費。而且他們的社會對移民也十分包容,以絕少歧視而著稱。但相對地,丹麥的移民門檻相當高,甚至像筆者不過是旅居一年的過客,並無打算定居,但入境前都必須提交入息證明、健康證明、住所證明等,確保我去到當地之後不會為丹麥的公共財政、醫療、房屋系統造成額外負荷,方可獲批居住證。

高度合理的移民門檻,才能造就民間包容新移民的空間和共融共處的可能。

偏偏林鄭月娥政府反其道而行,一面繼續大開中門,容許外來人口零限制、零審查地不斷湧入,製造社會矛盾,讓可憐的香港人爭奪匱乏的福利資源,然後一面罵人歧視。硬是要說歧視的話,歧視的情緒都是政府一手造成的。

目標明確  爭取檢討單程證

林鄭說我們討論新移民問題,討論他們佔用香港多少醫療、社會服務,是「很有排斥性的看法」。但其實我們不是排斥新移民;我們只是排斥不理人口政策、讓港人自生自滅的苛政,及其背後吃人的政權罷了。

作者是杏林覺醒成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