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醫療改革之路:加強基層醫療 善用醫療券(文:周永新) (09:00)

今年財政預算,民生開支增加撥款最多的項目是7.2億元改善公營醫療服務。無他,財政預算公布前鬧得最大的社會事件,是病人「迫爆」公立醫院,連最有專業精神的醫護人員也走出來申訴。醫院管理局獲得7.2億元經常撥款外,政府又答允設立100億元的公營醫療穩定基金,確保未來就算政府出現財政赤字,公營醫療也不會隨大體削減,重蹈往日因財赤而辭退醫療人員的覆轍。不過,有了這些增加的撥款和基金,公營醫療面對的困難就可解決嗎?陳茂波承認增加的撥款只可解決燃眉之急;公營醫療的「深層問題」,還得尋找長遠的解決辦法。

由上而下的管治方式  窒礙改革

關於公營醫療未來改革之路,以下提出幾個可行方法。但在討論之先,筆者必須指出的是,過去醫療改革所以這麼困難,與醫護人員本身特有的專業性質(professionalism)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在眾多認可專業中,醫護人員的專業地位屬於最高的一兩位,尤其是醫生,專科醫生的權威性無可置疑。筆者曾任兩間公立醫院管理委員會的委員,發覺在任期間,對於醫院的管理,自己能夠發揮的作用實在有限;特別在決策過程中,如果事情涉及醫療程序和安排,負責的醫生有很大話事權,其他非醫護委員一般很難提供意見。我的另一觀察是:由於醫護人員的專業性強,在他們中間,論資排輩十分嚴重。任何改變如果沒有資深醫護人員首肯,根本無法進行。這種由上而下的管治方式,或可解釋為什麼多年來提議的醫療改革遲遲無法落實。這樣,醫療改革還可循哪個方向走?以下是筆者的建議。

家庭醫生與分區醫療聯網

第一,長遠來說,政府必須糾正公營醫療「重治療、輕預防」的弊端。政府有關市民健康的宣傳中,最後一句常說「如果有健康和醫療方面的疑問,可詢問自己的家庭醫生」。筆者聽了這句說話,即時的反應是:誰是我的家庭醫生?家庭醫學是近年才出現的學科,相關訓練和資格認可並不如外科和內科有悠久歷史。首先提出家庭醫生概念的,如我記憶沒有錯誤,是前衛生福利及食物局長周一嶽醫生。但到了今天,在10個市民中,我想只有一兩人可準確地說出哪個是他們的家庭醫生。大部分市民沒有自己的家庭醫生,一旦身體不適,通常是到公立醫院求診,或到鄰近私家醫生診所「睇病」。這樣的求診習慣,市民難與醫生建立固定關係,疾病的預防大打折扣。

家庭醫生制度為什麼沒法建立起來?這是政府一向忽視基層健康的結果。1990年,政府曾委任港大醫學院楊紫芝教授領導工作小組,探討基層健康工作發展方向(林鄭月娥是小組秘書);但《人人健康,展望將來》報告書提交後,政府卻沒有認真執行其中建議,醫療資源集中用於當時剛成立的醫管局,形成今天「重治療、輕預防」的局面。

值得一提的是,上世紀70年代公營醫療服務開始分區化後,原先的構想是每區都有自己的龍頭醫院(regional hospital),例如港島西的瑪麗醫院。龍頭醫院以下是區域醫院(district hospital),再下是綜合診所(polyclinic),基層為街坊服務的是健康診所(health clinic)。這樣的安排,是讓每層都有各自的分工,設備和人手也因應不同功能而有分別,目的是避免市民遇到不適便到龍頭醫院,綜合診所和健康診所也可多做基層健康的預防和教育工作。

但實行半個世紀,分區醫療網的概念名存實亡,市民有病還是湧向龍頭醫院,地區診所起不了分流作用,削弱分區聯網的效用,也令基層健康工作停滯不前。稍令人欣慰的是,幾年前政府終於明白基層健康的重要,在葵青區試行社區康健服務,並決定今年下半年委託非政府機構營運中心。本月初政府成立基層醫療健康辦事處,看來這次政府真的要加強基層健康服務。但要達到「預防勝於治療」的效果,要走的路還遙遠呢!

自願醫保  難紓緩公院「迫爆」

第二,自願醫保作用有限,政府必須另闢減輕公立醫院負荷的途徑。據傳媒報道,一些自願醫保計劃已獲政府批准,並於下月推出。自願醫保與現有私人醫療保險計劃不同之處,是自願醫保將有明確的「套餐」收費和賠償比率,政府也會在稅務上寬減。不過,自願醫保看來對長者醫療需要幫助不大,一來長者參加計劃必須每年付出過萬元保費,二來他們多不用繳交入息稅。換言之,自願醫保對公立醫院的「迫爆」,難起紓緩作用。

這樣,如何避免長者「迫爆」公立醫院?筆者認為政府應鼓勵長者善用醫療券。2018年,醫療券申報總金額是28億元,其中視光師服務申請的金額近7.6億元,佔整體27%,而每宗申報金額的中位數是1951元。有見及此,政府曾建議限制長者用於視光師服務的醫療券金額,提出來的數字是每兩年不超過1000元,但引起視光師組織強烈反對,政府讓步把金額提高到每兩年不超過2000元。

政府給予長者每年2000元醫療券(近兩年每年加多1000元),原意是希望長者身體遇上不適時,不要動輒到公立醫院急症室求診,而是到鄰近的中西醫診所先作治療,這樣可減少公立醫院求診人數。政府也希望長者使用醫療券作身體檢查,醫療券便可發揮預防疾病的作用。現在政府限制醫療券用途,畢竟是消極的辦法,政府應積極引導長者善用醫療券,以下是筆者的建議。

善用醫療券的3個建議

 第一,政府應宣傳:長者在使用醫療券方面,應早訂下計劃。例如從一年的開始,長者遇到不適,便應適當使用醫療券,尤其是患有長期病的長者,可定時使用醫療券接受治療。長者應避免把金額留到「爆燈」,那時不理自己是否有醫療需要,總之不「蝕底」給政府,這才是真正的浪費。

第二,醫療券的作用既是鼓勵長者作身體檢查,政府可考慮長者用作身體檢查的費用,一半由政府補貼。例如費用是4000元,醫療券只扣2000元,相信政府每年增加的支出只是數億元,卻可達到醫療券預防疾病的目的。

第三,政府應與醫療專業團體緊密聯繫,除推介醫療券作用外,更應鼓勵更多醫療人員接受醫療券,增加長者使用醫療券的機會,特別是身體檢查,長者多不知道哪裏可找到適合自己的服務。

最後,公營醫療服務能夠得到改善,必須與其他社會服務互相配合。近年談的「醫社合作」,成效如何?以後再討論。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