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中國維穩地圖——由胡溫到習近平(文:呂秉權) (09:00)

《中國統計年鑑》自2003年起有列出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的維穩費(公共安全開支),頭4年都是「武警支出」和「公檢法司支出」(公安、檢察、法院、司法)分開兩欄表列,2007年才統一成為「公共安全」預算。

這樣的表述除了是財政安排之外,還是國家維穩體制建成和升級的象徵。為迎接2008年北京奧運,北京在全國建立護城河工程,對不同人士實施各種維穩措施。京奧之後,中央將這種國家維穩體制常態化。2012年發生薄熙來事件,習近平上台後將維穩戰升級為政權保衛戰,既防民又防官。

2003年是胡錦濤、溫家寶剛上任的時期,廣東的維穩費已冠全國,佔地方總和的14%。接着14年,廣東的維穩費領導地位一直不變,在31個省市自治區之中年年第一。到2017年,習近平第二個任期前,廣東的維穩開支已是原來的7倍,達1214億人民幣。

有人認為,廣東維穩開支最大是由於它是人口第一大省有關(2017年有1.12億人,2018年《中國統計年鑑》),這當然有一定關係。不過人口並非維穩費唯一考慮因素,其他人口排名大省,諸如排第三的河南、第六的河北和第七的湖南,其2017年維穩費皆七大不入。筆者相信,廣東靠近香港、其接通各界的省情以及香港維穩費的計入,是廣東維穩開支年年坐大的主要原因。

除此之外,如以增長倍數計,新疆的維穩費是全國之冠。2003年,新疆的維穩費只有22.67億,到2017年已翻24倍,達576億。新疆2017比2016年的維穩費增幅,超過九成,創下這七大省市自治區10多年增幅的紀錄。 

最近,中央大舉推崇「新疆維穩」模式,包括香港在內的各地不少人都前往汲取維穩經驗。最近公布的《新疆的反恐、去極端化鬥爭與人權保障》白皮書更明言已「探索出反恐、去極端化的有益經驗」,意味這種「新疆維穩」有機會向全國推廣,甚至輸出海外。

維穩費成財政黑洞

中國的維穩費(公共安全開支)一直不透明,從事這方面研究的同濟大學學者謝岳指,增長的公共安全開支極少用作執行公務,很多是用作改善維穩人員的工資福利,部分基層政府甚至將維穩費挪作他用或償還其他舊債。

南京工程學院財務處的錢佳睿的論文指出(江蘇社科基金「妥善處理社會矛盾」的研究成果),飽受爭議的公共安全支出,成為不少地方預算總支出的首位。當外界要求進一步細化和公開數據時,地方財政部門往往任意擴大保密範圍,以國家機密為由拒絕交代,以《保守國家秘密法實施條例》(保密法)充當擋箭牌。

保密法第5條規定「機關、單位不得將依法應當公開的事項確定為國家秘密,不得將涉及國家秘密的信息公開」,條文上半部是要求公開,下半部則是禁止公開,內地很多部門都活用條文的下半部,讓年年創新高的維穩費成為財政黑洞。

面對維穩財政黑洞,筆者只能以公開資料讓其公之於世。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