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身邊的「凌友詩們」(文:曾志豪) (09:00)

「兩會」紅了一個凌友詩。她身分特殊,台籍港區政協委員,有很高的統戰價值。她聲音特殊,朗誦吟詩,真情假意,無人關心。

她內容特殊,促統反獨,貶低自己,烘托只有投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家庭才是光明出路。

凌友詩在眷村長大,即是1949年以後遷台的國軍家眷身分。一個本來和共產黨苦大仇深不共戴天的「對頭人」,卻如此熱切兩岸統一、反對台獨,這是多麼有說服力的代言!「說明」兩岸統一是「民心所向」。

她的身分比李慧琼更加有價值,因為李慧琼代表的香港已經回歸了,「讚美」是工作一部分,不讚美便是失職了。

問題是,凌友詩可以代表幾多台灣人的意見?

台灣近年的統獨民調,「維持現狀+台灣獨立」是主流民意;贊成統一的,只有兩成左右。像凌友詩這種熱切盼望統一的人,並非多數,即使演講聲音多麼高亢。

這名政協當然有權表達對兩岸統一的熱切,但她全篇發言沒有提到實際推動兩岸和平統一的方案,只是說相信祖國母親會迎回親生兒子云云;但一句「有責任弔民伐罪」,卻等於鼓吹武力攻台。難以相信她是來自台灣的女兒。

高呼「厲害我的國」 無助打贏貿戰

凌友詩發言貶低自己:「平凡的台灣女孩、一個香港的外來客……全賴於跳出了台灣島的狹小格局」。這種言論是近年流行的格調——「香港沒有祖國支持難成氣候」、「若不把握大灣區的機遇便蘇州過後無艇搭」。

愈是講得自己沒有價值,才愈能顯示融入祖國的必要。當中也包括貶低西方的民主投票機制。看看梁前特首藉英國脫歐一事,諷刺西方「有民主、沒集中」的「弊端」去抽泛民水,便知道「凌友詩們」時刻都執行國家任務。

「凌友詩們」對國家有沒有好處?我只知道之前高呼「厲害了我的國」,並沒有幫助祖國打贏「中美貿易戰」,也無法遮蓋習近平的白髮。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