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向陳健民致敬(文:任建峰) (09:00)

佔中案將會在4月初頒下判決,被告者前程未卜。基於這篇稿是有關判決前在《明報》觀點版刊登的最後一篇文章,我想趁此機會表達一下對該案被告之一的無限敬意——這人就是陳健民。

應該從哪裏開始說呢?或許就由他曾幾何時說得上是社會上的既得利益者開始說吧。對,作為學者,他一路都關心中國民主路、中國公民社會。但他曾是那種與內地官方關係尚算良好的人,希望透過溝通及學術研究,能有助改變神州大地。他的務實與溫和,更被商界尊重。不知大家還記不記得,他曾兼任上市公司董事?

不過,當香港民主進程去到重要關頭時,陳健民毅然放棄他的既得利益者地位,答應分擔帶領「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大家可能已忘記了佔中的全名,及其表達的崇高原意)的擔子。當然,在形象上,陳健民既沒有戴耀廷那份濟世為懷的激情,而在敏感度高的前線社運行動層面,亦未必及得上朱耀明。不過,他的領導地位,令整個運動較少一點像向民主運動支持者傳福音的熾熱,而多一點對那些不是已沉醉於民主運動的大眾來說會感受到的沉實、貼地。

另外,無論是在佔中策劃期或佔中發生的時候,陳健民亦是一把較溫和、較務實的聲音,亦經常主張整個過程必須井井有條,必須十分有紀律。我相信不少社運、政圈與傳媒人士,都會在那些年聽過不少關於陳健民在佔中各階段扮演「理性聲音」的角色。但同時,他仍顧全大局,就算有時其他人的個別行為或言論為整個運動帶來壓力,陳健民都會與戴耀廷、朱耀明3位,一起維護、「補鑊」及一力承擔。

佔中後,陳健民還會寫時事評論文章、開講座、支持個別社運項目,有必要時仍會出席支援個別議題或人士的集會,或為社運籌款的活動。不過,他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亦沒有眷戀成為傳媒焦點的日子,因而沒有再活躍參與香港政壇的日常操作或運動。一個這樣懂得適度有為,亦懂得在什麼情况或事務上瀟灑放下的公眾人物,實屬難得。

願參與公共事務者以陳健民為榜樣

就算是到了上年底的佔中刑事案審訊時,陳健民都仍繼續表現一份高尚、一份堅持,但同時亦保持一份謙卑。說到據理力爭,說到向世人解釋他為何參與佔中,說到政權的不義,他一點都沒有退縮。不過,他較少以口號形式解釋情况,不以煽情、不以救世論述去解釋自己行為與信念。這一切再一次顯示,在失去既得利益者地位,然後還成為被檢控者的過程中,陳健民一點都沒有失去自己的冷靜及平和的尊嚴。

事隔4年多,佔中究竟對香港長遠來說是福是禍,我自己都感到愈來愈迷惘,因為到這一刻來說,佔中看來為香港帶來不少後遺症。而就算要認為佔中是福多於禍,都很難說究竟參與者之間的不同作風是誰對誰錯。不過,無論如何,我們香港人能由此運動遇上一個像陳健民這樣高尚、理性的領袖,都是一種福氣。

我就此向陳健民致敬。但願多些參與公共事務的人士,能以他為榜樣,亦希望他能平安地繼續走在未來或許會艱難的人生道路上。

(作者按: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是執業律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