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禁止墮落——內地最紅寫手「咪蒙」全網封殺(文:林綺晴) (09:00)

2月底,內地自媒體頭號寫手「咪蒙」遭全網封殺。幾個網絡平台發布措辭類似的公告稱,要抵制咪蒙「虛假信息、污文化、喪文化、販賣焦慮、騙取流量」的行為,永久封禁,不得「轉世」。

在社交網絡上講錯話、踩紅線,輕則刪帖禁言,重則銷號,這是常見事情;再開新號,稱為「轉世」。有鍥而不捨者,封了開,開了封,能轉到幾百世。不過這次封禁,措辭嚴厲,永不轉世,說得好像要封印厲鬼,應該是再也不見了。

所謂傳播喪文化、販賣焦慮,正是時下社交媒體病毒式傳播的竅門。爆紅文章,來來去去,常講「階級」兩字。咪蒙被封的導火索,正是一篇直戳「寒門難出貴子」時代焦慮的文章。

1月29日,〈一個出身寒門的狀元之死〉發在咪蒙團隊的「才華有限青年」微信公號上,講述一名高考狀元家境清貧,性格高傲,聰明努力,大學期間不斷打工掙錢,畢業之後不願給公司造假帳、不肯做微商(網店)騙人,最後貧困交加,患胃癌去世。文章廣為傳播,但第二天,網友指出故事細節錯漏百出,疑為杜撰。

由此,咪蒙2013年的一條陳年微博「愛國不是單戀,是獸交」也被挖了出來。2016年,她發過一篇〈永遠愛國,永遠熱淚盈眶〉,講「我們大中國」有吃喝玩樂,舉國外生活不便的反例。江蘇網警微博把兩個文本放在一起,對咪蒙說,「愛國只是一場『生意』」。

今年2月1日,咪蒙迅速道歉,表示永久關閉微博,微信公號停止更新兩個月,但難挽頹勢。《人民日報》微博批評咪蒙,「熱中精神傳銷,操縱大眾情緒,尤為可鄙」。有「知乎」網友評價,事實證明,在我國挑撥男女矛盾,國家也懶得管你;但是挑撥階級矛盾,分分鐘就完蛋了。

咪蒙被封,有人叫好,說忍她的「毒雞湯」很久了;但也有人心有戚戚——這罪名虛無縹緲,什麼是污文化、喪文化,難不成只能傳播正能量?

從大報編輯到自媒體小報寫手

咪蒙原名馬凌,拿到古典文學碩士,在《南方都市報》深圳站做了12年產業新聞。本來是大報編輯、文化人的職業路徑,但媒體行業近年全面崩塌,她從2015年開始轉做微信公眾號,寫男女職場,風格毒辣,拋開姿態,底下的人真的寫不過她。2018年公眾號已有1400多萬關注者,一條廣告開價70萬人民幣。

據《GQ》雜誌2017年的專訪報道,咪蒙總結什麼樣文章的閱讀量高時說,「熱點、金錢、性、暴力」,不是新鮮招數,但她執行得徹底勤奮。

這裏僅舉幾個例子,就能了解咪蒙的寫作風格。成名作〈致賤人:我憑什麼要幫你?!〉,寫有朋友請她免費寫軟文,她拒絕了,對方說,你免費幫我做個廣告怎麼了?咪蒙寫,「如果善良就是縱容你們這幫傻逼(『蠢人』之意),我願意一輩子都歹毒下去」。這篇文章一出,3天內,「粉絲」從20多萬漲到100多萬。2016年她出版《我喜歡這個功利的世界》,其他話題文章,還有〈職場不相信眼淚,要哭回家哭〉、〈她憑什麼才畢業2年,就升職3次,月薪從4000到4萬?〉、〈很抱歉,我只對我喜歡的人善良〉等,不用過腦,看得解氣。

咪蒙如「內地Kim Kardashian」,討厭她的人愈多,反而愈紅。有一段時間流行「含咪率」一詞,由於微信裏可以看到有多少好友關注了某個公號,如果你有愈多朋友關注了咪蒙,代表你的朋友圈質量愈差。

咪蒙的反面是「學習強國」

封了咪蒙這種「垃圾公號」,中文互聯網環境就會更好了嗎?可惜的是,目之所及,取而代之的不是更優質的討論或專業的報道,而是官方制定的紅色正能量。

同樣在2月,一個名為「學習強國」的App登上手機應用商店排行榜首。簡而言之,這是一款中宣部製作,要求黨員、公務員、公立學校老師等安裝的學習應用,可以看黨政報道、上網絡課程、有社交功能,也有《國家寶藏》等央視節目。有些單位還會要求積累夠多少學習積分,非常積極,非常空洞。

僅過去一年,涉及低俗、官方出手消滅的網絡紅人,還有情感導師Ayawawa(教導女性迎合男權社會獲益,被封導火索是「抗日戰爭期間慰安婦還能留下一條命,男人更慘都被打死了」的言論)、Hip hop歌手PG One(與已婚女星傳緋聞,歌詞被指「教唆青少年吸毒與侮辱婦女」)。

明星八卦、迷信謠言、黃色暴力等等,當成娛樂消遣、民間故事並無不可,還是社會文化的重要部分,低俗得來有B級片、地下文化的生猛趣味。在內地互聯網,好的東西已經愈來愈少,爛的東西也不允許有,剩下的就只剩假的了。

(作者電郵:qiqinglam@gmail.com)

作者是上海媒體記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