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不是堵塞漏洞 而是自毁長城(文:陳家洛) (09:00)

保安局長李家超早前為修訂現行移交疑犯法例自辯:「近日香港有一些人,為了達到政治目的,挑撥情緒,務求令這次移送疑犯到台灣受審,不會成事。我對這些只求個人政治目的而漠視法治和公義的行為,感到悲哀和失望。」(註1)這是典型的「亂扣帽子」、抹黑別人再轉移視線的手法,也是獨裁民粹政權的慣技——賊喊捉賊。

李家超在去年6月回覆立法會議員書面質詢「香港與台灣之間的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安排」時,胸有成竹地表示:「除了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和移交逃犯的安排外,香港警方及其他執法部門不時會與其他地方的對口單位聯絡和合作,交換情報,以打擊罪行。此外,根據香港法例第8章《證據條例》第VIII部,香港可以透過法院作出的請求書,向其他地方的法院要求在刑事事宜方面提供協助;同樣地,若其他地方需要香港在刑事事宜方面提供協助,亦可以向香港的法院作出相關申請。雙方在聯絡和合作時,均須嚴格遵守各自的法律和規定……警方現時正竭力搜集所有可能有用的證據,不會放棄任何細節。此外,由於案件涉及兩個司法管轄區,律政司亦仔細研究如何在現有法律框架下處理和跟進案件。」(註2)

直至去年6月,李家超完全沒有向立法會指出發現什麼「嚴重的法律缺陷」,也沒有提及任何「法律漏洞」,更沒有提出要中央政府介入或協助,而是循《證據條例》、執法部門之間的聯絡合作及現有法律框架這三方面跟進。相關的法例、政策和程序肯定不是什麼新事物,事實上,按《基本法》第95條,香港「可與全國其他地區的司法機關通過協商依法進行司法方面的聯繫和相互提供協助」。

但去年12月台灣地檢署向傳媒表示,半年內曾三度向港府提出司法互助,希望港府提供案件相關資料,惟未獲回應!問題來了:到底李家超今天所指的「漠視法治和公義」是否也包括他本人和港府?為什麼香港沒有回應台灣請求或提出其他建議供台灣考慮?到底去年下半年香港和北京官員之間討論了什麼,又就此案決定了什麼?

大陸和香港司法制度有本質區別

李家超是不是無德無能,並不是本文要探究的;但他現在倒想藉台灣的案件來對一直以來區隔香港和中國大陸不同司法制度的防火牆展開攻擊,卻是不爭的事實。中國大陸和香港的司法制度有本質區別,並非只是程度上的距離,去年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審議了中國的法治和人權狀况,剛發表的報告可讓我們見識今天中國大陸對法律和人權的態度(註3)。更令人感心寒的是我們正在見證港府不惜犧牲香港在國際社會的司法信譽和國際社會對香港司法制度的信心,更離譜到不理會台灣方面接受與否,一意孤行堅持廢除《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不適用中國大陸」的保護作用。如此一來不單節外生枝,令台灣的案件審理無期,也令香港在「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法治」下人人自危。這不是堵塞漏洞,而是自毁長城(見表)。

欲加之罪  何患無辭?

李家超口口聲聲說「彰顯公義」,竟然包括有可能將港人遣送給一個「決不能走西方『憲政』、『三權鼎立』、『司法獨立』的路子」,強調「通過法定程序使黨的主張成為國家意志、形成法律,通過法律保障黨的政策有效實施」的陌生環境去(註4)。學術自由學者聯盟的聯署聲明亦指出,雖然李家超表示,在修訂後的《逃犯條例》下,引渡機制不適用於涉及政治的案件,但翻查資料,中國大陸政府當局早就習慣以非政治性質罪名逮捕任何人,銅鑼灣書店的桂民海的罪名是「交通肇事罪」;藝術家艾未未被指「逃稅」;香港晨鐘書局的姚文田,在2013年被當局以走私化工產品的罪名起訴後判囚10年等,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在中國大陸,所謂「依法辦事」其實是執行共產黨的政策,貫徹黨的意志,在香港的行政長官和法庭又怎可保證被移交後的人不會遭受中國大陸《刑事訴訟法》第64條下被長期「監視居住」(單獨囚禁)而被迫認罪?學者的聲明便提及:把香港居住和工作的「疑犯」「移交到人權記錄差劣,且司法系統欠缺獨立透明的中國大陸。引渡的巨大恐懼將對香港公民社會造成寒蟬效應,破壞香港自由」(註5)。

若林鄭月娥、李家超和支持改例的立法會黨派仍堅稱可以保證任何人從香港移交給中國大陸的司法機關後,將會得到公平審訊、會有獨立的司法制度保障、可行使自己權利及能找到真正為自己辯護的律師,那是用毫無根據的謊言去換走原來的制度保護,明明知道真相卻蓄意欺騙市民。

註1:李家超,〈修訂有關逃犯及法律協助條例  填補法律缺陷〉,2019年2月28日《明報》

註2:〈立法會二十二題:特區政府與其他司法管轄區就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及移交逃犯的合作〉,2018年6月6日

註3: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普遍定期審議工作組報告——中國》,文件編號A/HRC/40/6(2018年12月26日)及A/HRC/40/6/Add.1(2019年2月15日)

註4:摘自〈習近平:加強黨對全面依法治國的領導〉,2019年2月15日《求是》

註5:筆者是「大專界反對特區政府修改引渡法例」聯署發起人之一(bit.ly/2Hps7Ge)

作者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比較管治與政策研究中心總監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