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也能向理大校方「秋後算帳」嗎? (文:曾志豪) (09:00)

理大民主牆風波的核心問題,應該是民主牆的管理權問題,以及大學校園有沒有空間討論港獨的問題。但現在的焦點,卻變成學生對師長的禮貌秩序問題,是否以「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態度表達意見。

校外人士高喊對港獨學生「零容忍」,看上去就是一場大合奏:學校以「違反秩序紀律」的名義掩護「提倡港獨」的真正罪名而懲罰學生。

自從兩年前,「十大」校長聯合聲明,稱言論自由非絕對,又指「港獨」違反《基本法》,我們已經知道,香港的大學校園再非思想自由的地方,學校也不能再保護學生。

民主牆風波有一個重要問題:民主牆的管理是學生會自主,還是大學可以隨時介入?當日理大學生不惜絕食抗議,就是為了搞清這個重要事實。而結果是:理大確認學生會有民主牆的管理權,若更改守則只須「知會」校方而毋須和校方討論。

管理層遲緩  是否也令理大蒙羞?

如果校方秋後算帳,要追究學生當日衝擊行為,那麼我們是否也能追究校方擅自收回一半民主牆、撕毁貼有「港獨」字眼標語的行政失當責任呢?

如果學生的衝擊行為令理大蒙羞,同樣學生要以絕食自殘身體的行動才能迫使校方願意和學生商議民主牆的管理問題,大學管理層的遲緩,是否也令理大蒙羞呢?

蔡元培校長提倡,「教育是幫助被教育的人,給他能發展自己的能力,完成他的人格……不是把被教育的人,造成一種特別器具,給抱有他種目的的人去應用的」。

近年香港的大學校園出現許多政治風波,不論是畢業禮上學生對特首的抗議、對大學校長和校董「染紅」的憂慮,大學校長都沒有做到「幫助被教育的人」的職責,只是一味指摘「讓大學蒙羞」,甚至嚴懲學生永不取錄云云,都是站在政治正確的一邊,希望把學生造成一種配合今天政治環境的特別器具。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