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模擬廣播退役後頻譜拍賣收益 應投放部分予公共廣播及通訊(文:李敬華) (09:00)

近年政府少有雙贏政策,關於模擬電視廣播退役的處理,是難得的一項;而且只要多行一步,就可以有更多贏家。

本年2月11日,政府宣布模擬電視廣播將於2020年11月30日起停止運作,騰出來的頻譜將會預留給流動通訊之用,應付室內通訊熱點的大量流動數據需求。

頻譜拍賣收益可觀

此舉正是「一家便宜兩家着」。以草根階層為主的模擬電視用戶,不單可享受數碼電視廣播的升級質素,接收的頻道亦會由4個增至起碼10個。政府的回報更豐厚,因為可以從騰出的頻譜拍賣中收取可觀收益。以2014年價格計算,這160兆赫(MHz)的頻譜估計可為庫房進帳80億元。

這只是非常保守的估計,事關流動通訊愈普及,頻譜便愈值錢。根據通訊局文件,2014年的頻譜拍賣,每10兆赫的價錢在4.8億至5.2億元之間,是2009年的頻譜拍賣的10倍(見表)。可想而知,模擬廣播退役後騰出的頻譜在2020年會值多少錢。

相比之下,成本卻微不足道。以2019年初價格計算,為受影響的16萬用戶添置機頂盒,將需動用約3200萬元;即使大方一點,直接替這些用戶添置全新32吋數碼電視,亦只是花費3億至4億元公帑。這條數點計?你懂的!

政府資助低端科技提升、轉型,甚至淘汰,不乏例子。近的有2014年以特惠資助形式淘汰歐盟四期前的柴油汽車,以改善香港整體空氣質素;遠的有2006年以特惠金換取豬農放棄飼養牌照,藉此改善北區河道水質及整體環境。這些政策目標清晰,花費有限,全民受惠,賠償慷慨,受影響者反對聲音不大,社會亦很快達到共識。三者相比,拍賣頻譜所帶來的庫房收益,更實際,也更吸引。邱騰華局長提到要申請關愛基金幫助該16萬家庭,只是用另一種形式來實踐「小財唔出,大財唔入」。

這巨額收益,除了回撥一部分給關愛基金外,還應用在什麼地方上?基於「取於斯,用於斯」原則,應抽取部分投放在公共廣播及通訊上。建議有二,一個着眼過去,一個展望未來。

影視保育基金  保存電視、電影材料

首先是好好保存模擬時代的電視及電影材料。1970至90年代,因為電視電影的出口,香港在周邊地區的影響可說是無遠弗屆。星、馬、泰、台灣、大陸甚至南韓觀眾,都是看香港電影及電視長大的。隨着亞洲電視被沒收廣播牌照,很多影視素材容易散失,或被商業利益弄得不見天日,當中包括粵語長片、電視劇和大量珍貴的新聞影像。從拍賣收益中撥一部分作影視保育基金,把這些集體回憶和珍貴史料回購、收集、整理、修復、數碼化及包裝,在港台頻道播放,比不斷重播自家的晚上節目更有吸引力。

改善流動通訊  重整公共資訊發放界面

未來是屬於科技的,應把這些收益用於提升香港競爭力。先改善人流密集地方的流動通訊,像港鐵、小輪、巴士、電車、交通樞紐及政府場地,甚至郊野公園,讓香港的資訊流通比深圳或新加坡更方便。還有那些讓用家抓頭的公共資訊發放界面,亦好應該修理重整,讓市民更容易運用這些資訊改善日常生活。

香港的電視廣播雖然花了13年才讓模擬信號完成歷史任務,但如果能夠換來所有市民更多的電視選擇,庫房多了一筆可觀進帳,再可以讓香港文化和史料得以保存,兼改善公共資訊及通訊,雙贏都變多贏了。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是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講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