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難為了特首的香港定位(文:楊志剛) (09:00)

特首林鄭月娥自兩年前第一份《施政報告》開始,便一直致力發展香港成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並視之為施政亮點,投下大量資源和心血。但國家上月公布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卻並無給予香港這個戰略定位。在這關係到本港發展大方向的重大議題上,林鄭發揮了「好打得」作用:中央給的,我們多謝;香港所欲並應有而中央不給的,我們打都要打回來。

大灣區綱要  缺「發展香港成國際創科中心」

規劃綱要的「官方指定」開場白是「由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國家戰略。但是在這個習近平「三個親自」之上,林鄭在規劃綱要宣講會特意加了習近平「第四個親自」。在上月21日的宣講會她是這樣說的:「習近平主席親自作出批示……明確表示支持香港發展成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

媒體素養第一課,是除了留意「說了什麼」之外,更需留意「不說什麼」。大灣區規劃綱要的空間佈局,為4個中心城市設定清晰定位,協調互動,避免同質化發展。香港定位是一連串人所共知的「中心」和「樞紐」,唯一矚目的新鮮事物,是欠缺了林鄭過去兩年經常掛在口邊的:發展香港成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

規劃綱要給予香港的定位是: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國際航空樞紐地位;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地位;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及風險管理中心功能;推動金融、商貿、物流、專業服務等向高端高增值方向發展,說了一大片,然後才加上一句「大力發展創新及科技事業」。這句毫不張揚的「發展科技事業」,和香港渴求的「國際創新科技中心」,層次高低不言而喻。深圳倒是拿了個「成為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創新創意之都」。

林鄭出招  向中央宣示決心

廣東9個城市和港澳的不同定位,決定了國家在政策和資源上的不同調配。香港在爭取定位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上吃了個大檸檬,但是此乃關乎香港福祉之戰略定位,影響香港發展大局,亦影響香港青年的就業大趨勢,豈能就此罷休。於是林鄭出招,把握宣講會的發言機會,再一次向中央宣示了「發展香港成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的決心。她兩次搬出習近平的「親自」,向在座的省港澳和中央的領導表示:「按習近平主席親自批示的精神,特區政府在過去一年獲中央支持配合的具體措施包括:(一)實現中央科研基金過河跨境撥付到香港;(二)與國家科學技術部簽署合作安排,以加強內地與香港的科研合作;(三)確立中國科學院將在香港設立院屬機構;(四)在香港成立『大灣區院士聯盟』,促進大灣區內的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院院士間的交流合作,凝聚區內的國家級科學家,為大灣區科技發展提供意見。」

習主席去年5月親自批示支持香港發展成為國際創科中心。特區政府坐言起行,但在推出一連串措施配合之後,這個戰略定位卻被收回,那怎辦?

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的主持是副總理韓正。他並無出席在港舉行的宣講會。上周五,領導小組在北京召開第二次全體會議,由韓正主持。林鄭再度出擊,在致辭時強調:香港特區政府在大灣區不同政策範疇已開始一系列工作,「其中建設科技創新中心是重中之重,因此我在宣講會也具體交代了過去一年多中央對香港的支持配合和香港特區政府的自身努力,和兩者之間如何結合到大灣區發展科技創新的宏偉藍圖中」。

林鄭的立場清晰明確:雖然綱要沒有給予香港國際創科中心這個定位,但香港靠特區政府「自身」努力,這個定位我們是志在必得的。這句子裏「自身」兩個字,在慣常語法上是蹩腳的畫蛇添足,一句「特區政府的努力」便可,簡單明快,何需「自身」?但明白了底蘊,「自身」這兩個字卻成為必須的畫龍點睛:你不給我這個定位,我們靠自己努力創造這個定位。出席小組會議的韓正和廣東省長馬興瑞豈會不知。

粵港澳大灣區規劃自2017年3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正式提出之後,中央的口徑一直以來是發揮城市的獨特優勢、避免同質化發展。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澳門是國際旅遊休閒中心、深圳是創新科技中心。馬興瑞省長早於去年4月9日的一場大灣區論壇上是這樣說的:「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潛力巨大……廣東將認真落實中央的部署要求……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創新科技中心。」這個中心,屬於廣東省的深圳。

綱要沒有加冕深圳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因為在林鄭眼中,「國際創科中心」已是「香港」的代名詞,故此規劃綱要將之潤色為「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創新創意之都」,這也可算是讓香港留着了面子和尊嚴。深圳獲得創科定位的甜頭,當然不在乎用字上的避重就輕。否則如果深圳也出來爭這個定位,便難免給中央「互補未見、競爭惡化」的難堪。

還望本港大學和科研界交出亮麗成績

林鄭為推動香港成為創科中心而不遺餘力:發展落馬洲河套地區為港深創新及科技園;在科學園建設醫療科技和人工智能及機械人兩個創新平台;透過「博士專才庫」及「科技專才培育計劃」訓練創科人才;成立「創科創投基金」;開放政府數據庫等一連串大動作。除了大動作,還有大手筆。創新科技當然要借力於本港大學科研隊伍,林鄭於是增撥200億元給研究資助局,以增加大學的研究基金;並推出嶄新的30億元研究配對金,以加速大學與業界的科研協助。在林鄭的推動下,香港的科研界可謂春風一片。

林鄭為香港的戰略定位而披荊斬棘,創造條件,真是難為了特首。還望本港大學和科研界交出亮麗成績,共建香港成為東方硅谷,以免辜負了特首,有愧於香港。

作者是教育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