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大灣的香港vs.印太的香港(文:王慧麟) (09:00)

美帝駐港總領事唐偉康(肥唐)近兩個星期藉《香港政策法》的審議報告開火,劍指香港本地政治問題。但肥唐的最重要言論,不是在電視節目,而是上月27日的一篇演辭。此演辭擘劃了美帝對港政策的定位、目標內涵及要求,可謂港美關係的一份政策宣示文件。這才是值得民主派留意的政策轉向。

美帝眼中的香港  是「印太的香港」

肥唐演辭中回顧了港美關係,以《望廈條約》為起點,旁及近百多年的美港友好通商關係。老實說,《望廈條約》的誕生,是因為當時美帝是新興國家,無法如英帝般靠打仗殺個清兵片甲不留而強迫滿清政權開放口岸通商,反而是藉機撈油水,以「門戶開放」為名,通商「搵食」為實。美帝食盡滿清政權,從來毫不客氣。1907年,在美帝主催下,荷蘭舉行了第二次海牙會議,討論簽署《和平解決爭端國際公約》,並成立常設仲裁法院。當時美帝代表提出,在此院之外,另設新院處理仲裁,設常駐法官17名,並依各國法律完備程度,當中有9名法官按10、4、2、1年而任命之。滿清政權被指法律制度不完備,並被指法官應得4年任期,外界解讀為,美帝等指滿清政權為三等國,時為滿清代表陸徵祥反對。後來此提案因有巴西、墨西哥等國反對而擱置(學者唐啟華教授有專文討論)。消息傳至滿清政權,群起嘩然,同時亦加速了滿清法律改革,此係後話。但從中可見,美帝之所謂通商門戶開放,由19世紀至今,「搵笨」而已。

談完港美通商歷史後,肥唐筆鋒一轉,談到美帝眼中香港的定位。在演辭可見,美帝眼中的香港,是放在印太經濟的框架內思考,所以,在美帝眼中,香港是印太的香港,而不單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管治下的香港。肥唐提到了印太經濟體的四大原則:開放(open)、自由(free)、透明(transparent)以及公平(fair),以及香港在此四大原則下,應要發揮的角色。

美帝認為,香港在印太經濟的角色之重要,在於擁抱自由經濟原則,包括法治,而這個角色,是符合美帝的國際經濟政策的優次。美帝認為,香港在市場經濟方面、民間交往方面,以及打擊毒品及洗錢方面,與美帝緊密合作,令香港在良好管治及法治方面變得更為強大。

肥唐提到,香港大抵維持「一國兩制」框架,所以足以讓美帝給予香港特殊待遇。而在《香港政策法》下,美帝給予多方面的特殊待遇,當中包括4個範疇:即執法、出口管制、簽證政策以及跨境投資。

但肥唐說有一些政治及經濟「風險」(risks),影響與美帝,以至國際貿易及投資者,這些風險包括有幾次「首次」:首次取締政黨、首次驅逐外國記者、首次DQ參選人(取消參選人資格)以及其他負面的發展,而北京政府給予人「暗地裏參與了香港政府的有關決策」的印象。這些風險,在美帝眼中,就足以對經濟及國際投資者,產生負面的衝擊。

說到這裏,肥唐特別舉出幾個香港政府需要處理的問題。第一,關於出入境及簽證問題,特別是外國人在香港的居留問題;其二,互聯網自由及言論自由;其三,中資公司上市的財務報告問題;第四,司法獨立問題。

另外,肥唐亦提到,香港要展示其對公開市場的決心,包括例如主持亞太經合組織的高層會議,又或者簽署亞太經合組織的私隱保護原則,以及展示決心,依據國際良好管治標準,確保互聯網的管治及跨境資訊流通等。

香港要繼續特殊待遇  需向美交「4項功課」

說到這裏,美帝對港政策的總路線,是美帝要一個服膺於其印太經濟秩序的香港,並依循其訂下的四大原則做事。換言之,香港要被規劃,要被美帝融入印太經濟。在此總路線下,有幾點值得關注。

其一,美帝政府第一次提到,在《香港政策法》下,香港有4個主要的特殊待遇。換言之,日後如果美帝要在《香港政策法》下「做嘢」的話,矛頭將會集中於執法、出口管制、簽證政策以及跨境投資等。香港要繼續有特殊待遇,需要向美帝交此4項功課。對平民百姓而言,最大的隱憂,可能就是簽證政策。

其二,美帝數次提到互聯網安全及資訊自由的重要,矛頭當然不是指向種種香港特區政府收窄言論自由的做法,而是因為要針對日後香港要成為大灣區數據資訊中心,並且香港的數據科技發展要與大灣區內幾個大數據中心融合的趨勢。所以美帝才明確要求,香港簽署亞太經合組織的相關協議,又或者要在互聯網管治上,與國際接軌。

其三,美帝一再提到財務報告準則的問題,劍指大灣區規劃提出,香港要進一步加快大灣區金融步伐下,可能會變成缺乏財政透明的地方。肥唐明確提到中資紅籌公司的種種懷疑造假的上市公司財務報告。換言之,香港的聯交所及證監會等,有沒有做好工作?要不要把關呢?

其四,美帝關注香港司法獨立的問題。由此可見,肥唐明確要求,香港政府交出此四大功課才可讓美帝安心以繼續維持《香港政策法》下的特殊待遇。但更重要的是,這四大功課,定下了港美關係的基礎及框架,而且這框架明顯有異於現時中美談判所訂下的框架及議題。

「港美關係」脫離「中美關係」框架之趨勢

過往外界一直有爭論,究竟有沒有「港美關係」此課題,因為一直以來,外界的主流意見認為,香港與美帝是沒有所謂的「關係」,香港議題是中美關係以下的一個課題。但肥唐此份文件,是港美關係的定海神針,並且要求港府另外交功課,突顯了香港在美帝規劃下的印太經濟的角色,明顯是有將「港美關係」脫離於「中美關係」框架之趨勢。假如是這樣,港美關係將直接與中美關係衝撞,而這股拉力,將如何拉扯民主派的政治取態呢?特別是過往幾十年,民主派內部雖然一直有親美與反美兩股思潮的內部爭論,由於中美關係尚算平穩,這些討論往往只是一句起兩句止。但假如美帝加強對港的拉力,民主派該如何對應呢?篇幅所限,有機會再談。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