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理大風波 牽一髮動全身(文:劉進圖) (09:00)

理大民主牆風波引起社會關注,涉事學生要求與校方就校內民主牆管理之事對話時,言語粗鄙並阻撓教授離開,固然不對;但理大對其中一人判以「極刑」,勒令即時退學兼永不錄取,則顯然是懲罰過重,違背了教育機構春風化雨的基本精神。事件還帶出了一個更深層次的重要問題:大學校園有何法律依據禁止學生在校內展示涉及港獨意識的言論?

大學有何法律依據禁港獨言論?

如果是理大自己的出版物,理大校方當然有全權決定什麼內容可以刊出、哪些內容不宜刊出。但民主牆張貼的是學生的意見,學生有不同的政治取向,就算絕大部分認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不能排除有少數人相信香港應該獨立,或者改行社會主義、一國一制。這些少數人的主張,只要不涉及非法行動,例如組織暴力示威、破壞公眾秩序,只是講人自講,就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受到《基本法》和香港法律保障。大學校方憑什麼去禁止校內出現這類言論呢?

過去各家大學對這類少數人的主張多採取寬容態度,由於這類主張沒有市場,很快就自動消失,所以校方從來不用研究怎樣去禁絕這些言論。近年情况有所改變:人大8.31決定出台,規定普選特首須先由北京篩選,激化了香港的民主運動。大批學生投身佔領街道,要求真普選,北京卻寸步不讓,並藉由人大釋法收緊了對公職宣誓的要求。特區政府據此搭建參選人政見審查機制,把言論上曾提及前途自決的年輕人,一概定性為不擁護基本法,禁止他們參選。追求民主自由的大學生看到這一連串的政治封鎖打壓,自然相當反感,在校園內表達的政治立場便相應變得激進,不時張貼一些語涉港獨、自決的橫額或大字報,公然挑釁北京。有些愛國情緒較濃的內地生看不過眼,也不時張貼語帶辱罵的標語來還擊。大學校園逐漸變成意識形態戰場,成為大學管理層極頭痛的難題。

如果大學校方堅持在校園內禁絕港獨言論,就必須有禁止這類言論出現的法律依據,否則無法阻止學生以各種野貓式突擊手法張貼挑釁言論。問題在於香港的普通法制度從不禁止單純的言論表達,司法機構過去有不少案例,指示必須把言論自由與違法行動區分。更何况大學是崇尚自由的最高學府,西方民主國家都不禁止大學生討論統獨問題,香港的大學管理層覺得要這樣做,唯一的原因是避免觸怒北京。但這樣做確實於法無據,要找法理依據,只有尋求北京釋法,把單純的涉及港獨或自決的言論定為非法,迫使特區立法及執法。但這樣一來,香港的言論自由就會面目全非,國際社會也無可避免認定香港「大陸化」,香港原來享有的國際地位將會動搖。

大學管理層有沒有想過,他們對少數激進學生的處置,正把香港推向一個怎樣的境地?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