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下次會發公函支持香港禁小熊維尼嗎?(文:曾志豪) (09:00)

中央人民政府第一次向特區發「公函」表達對香港政治事件的態度,也是第一次公開要求特首提交工作報告。

林鄭月娥在解釋中央政府的做法時說,中央叫特區交報告「非常平常」,今次唯一「不平常」就是公開在公函要求政府交報告。相對其他「保皇黨」議員臉不改容地說「這次安排很平常無甚特別」,林太的答案難得符合真實。

中央要求特區交報告,用職場術語,即是老細叫下屬「今日5點前交份report畀我」,很明顯是重申了「 上司」、「下屬」的權力高低關係。

林鄭說其實過往香港也有向北京呈交各種報告,所以不存在北京這次用「公函」來向特區政府施壓。但「公開」還是「私下」要求「交報告」,明顯態度不同。

北京要求特區政府就取締民族黨的事情交報告,表達一個清晰要求:香港處理港獨政黨的事情不是內部問題,而是「一國」問題,不能自行處理,要交報告向中央交代。這等於重新界定何謂「香港內部範圍」的問題,或者把香港自治的範圍又收回了一部分。

當年江澤民把法輪功定性為邪教,但香港卻像極了最近拒絕聽從教練換人命令的車路士門將,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從,硬是依法辦事,沒有政治先行,法輪功至今仍是合法組織。

但禁香港民族黨,卻是政治行先的「反分裂反港獨」、「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一部分」,但其中理由也太好笑:「未能合理保證民族黨未來不會透過暴力或提倡暴力」,即是「現在沒有透過暴力或提倡暴力」。沒有做過的事,居然也成為了取締的罪名?

香港經濟要融入大灣區,政治上要向中央交報告,下次會否要求香港跟隨大陸,禁售台灣用符咒寫上「習近平小熊維尼」的遊戲,並向中央交報告呢?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