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有北進思路 無南向策略(文:王慧麟) (09:00)

近日閱讀新加坡第一、二代領導人及高層官員的回憶錄。吳作棟的《高難任務:吳作棟傳》(英文)談到輔選慘敗如何讓他變得謙卑及貼地。編輯說今日本欄談預算案,此書不多作介紹。另一本卻是十分重要,是新加坡經濟發展局「沙皇」楊烈國的《非公非僕》(英文),談的是新加坡經濟發展的過往的失與敗。

最令筆者印象深刻的,是他覺得新加坡經濟發展的其中一個思路,就是「就業、就業、就業」。要做到「有工開」,任何政府的條條框框都要打破。他談到1970年代開始,因為工人薪酬飛漲,土地又貴,外資有機會跑走,發展出現阻滯。問題是,要留住外資,就要有一些大的工業園,新加坡就要「搵地」。新加坡一樣地小人多,而因為政治原因,新加坡不可能往北走,同馬來西亞合作,唯有想到「南向」。於是,他找到了印尼的峇淡島。剛好印尼亦有意發展經濟,一拍即合,一齊開發新加坡以南的印尼峇淡島,令外資可以繼續留在新加坡。他的想法是,新加坡人工貴,故此應該走向科技研究之路,將工廠等增值較低的製造業移向外島,而印尼亦可以藉此機會開發離島工業園增加就業,可謂「雙贏」。

中美政經角力  香港更要成為「國際的香港」

這裏不是想引述此例子來說,因為香港有珠三角此廣大的腹地,地理上比新加坡優越,故此應該抓緊機遇去共同規劃與發展云云。現實是,比較越南、柬埔寨等國家,珠三角的製造成本愈來愈高,香港單靠「北進」做腹地,已經不足夠,而是要有一個「南向」的策略,即是說,政府有沒有在預算案之中,除提及「大灣區」之外,還需要有一套超越「吹水」級數,有理有力有想法可執行的南向經濟發展策略,以幫助香港繼續在亞太地區維持及加強經濟影響力。特別是,面對中美的政經角力,香港更要成為一個「國際的香港」,以免自身的經濟,完全依賴某一個經濟體或完全依靠單一出口市場,因而在中美交火下成為炮灰。

在此思路下,預算案的「南向」,確實令人失望。例如,預算案只提到在「一帶一路」的專業服務及金融項目的角色,沒有提到一個有意義的發展重點及推動策略。「一帶一路」所牽涉的國家遍及全球,以細小的香港去思考地球的金融服務佈局,確實有宇宙級的世界視野及格局。回到現實,既然在中美交惡的格局下,東南亞國家受惠最大,政府有沒有一個更好的策略與東南亞國家的經濟發展對接呢?還記得特首前年上任之初,就已經外訪泰國等地,推動香港與東南亞國家的經濟關係,但直至今日,香港如何進一步與東南亞國家合作呢?單靠「一帶一路」的口號顯然不足夠。又例如去年12月,由日本牽頭的CP-TPP(《跨太平洋伙伴全面進展協定》)已經生效,既然美帝沒有加入此協定,少了政治考慮,香港為何不考慮加入呢?

港官要走出夾縫  既要北進也要南向

在預算案談得最多的對外經濟部分,就是自貿協議。香港是自由港,外國的入口貨品及服務幾乎沒有關稅,而香港又沒有農業及製造業,出口西方國家的貿易爭議也不大,所以自貿協議的簽署,是一個需要但效果不大的政策。香港經濟面對不明朗的因素相當大,中美關係是其中一環。而美帝駐港總領事唐偉康更預告,下一份「香港報告」將會加辣,意味着香港經濟會進一步受到中美政治鬥爭的衝擊。

香港高官不應只糾纏於一千幾百元的津貼與議員纏鬥,而是要一套宏觀的經濟發展的思維,要有走出夾縫的能力及執行力,要有「既要北進也要南向」的經濟發展方略,以回應中美鬥爭下,複雜多變的政治及經濟困局。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