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有權用盡 損高度自治(文:呂秉權) (09:00)

就取締香港民族黨運作,中央突然並罕有地向香港特區政府發出公函,指中央支持特區政府的做法,又要求行政長官提交報告,交代禁止民族黨運作的過程、事實根據和所經過的法律程序。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說:「交報告其實是非常平常,今次稍為不平常是我們公開,它公開在公函中請我交代報告。」

以國家安全之名  伸手到香港法治

北京在此事落手落腳,事件反映:

(1)時間:中央有可能會檢視特區政府在行動時間上是否迅速,有否拖泥帶水?

(2)法律:特區政府在過程中會否太講法律,有太多繁文縟節?

(3)三權:特區的行政、立法、司法機關是否深明民族大義,明辨是非,堅定維護國家的主權安全?

(4)林鄭月娥的說法顯示,特區政府曾經向中央提交一些報告,但港人並不知情。

在北京的重重施壓和關注下,特區政府在取締民族黨一事上已面對不少壓力。如今,在案件有機會司法覆核的情况下,北京再透過報告檢視特區政府的具體和微觀做法,甚至是法律的執行,這種以國家安全之名,伸手到香港法治的做法,已實實在在地破壞了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和司法獨立。

日後,任何執法和司法人員只要涉及處理任何關乎「國家安全」的案件,原來事後也有機會被中央檢視甚至秋後算帳,這叫司法界怎不人人自危?

內地對公安、檢察和法院的要求是「旗幟鮮明把政治建設放在首位,努力打造一支黨中央放心、人民群眾滿意的高素質政法隊伍」,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中央對香港有同樣期望。

國家主席習近平多次強調,要「要完善與基本法實施相關的制度和機制」,今次的事例就是讓中央插手的有力明證。

《基本法》第43和48條分別規定,行政長官對中央人民政府和特別行政區負責;行政長官執行中央人民政府就本法規定的有關事務發出的指令。

內地學者夏正林、王勝坤在《國家行政學院學報》的論文指出,行政長官除了每年向中央述職,亦可就重大事件向中央報告。不過,有關工作並無正式立法對其進行規制。

時任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兩年前亦指出,有必要確立相關的工作機制或制度,以明確中央行使相關權力的原則、權限、方式與工作程序等。

饒戈平又說:「作為香港的憲制性法律,基本法的規定具有框架性、原則性特點,一些條款帶有政策宣示的性質,未能直接構成行為規範,其全面落實還有必要輔以配套的法律、制度和機制。倘若沒有完善的配套措施,基本法的實施就容易停留在字面上、口頭上,流於形式。這一點過往實踐中多少存在重視不足、行動遲緩的短板。」

看來,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將會更事事躬親。

基本法亦會變得更完善和「武器化」了。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