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政府「放生」高球場 犧牲劏房戶(文:何喜華) (09:00)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下稱「土供組」)完成終極報告,總結出8個土地供應優先選項建議,發展局日前回應樂意「全盤接納」,但同時又表示根據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檢討結果(下稱「契約檢討」),將其餘140公頃的粉嶺高球場用地續期至2027年。有支持保留高球場的團體隨即表示高球活動為被犧牲的一群。

整個土地辯論歷時超過一年,其中一個民間反應最熱烈的,就是包括粉嶺高球場在內的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用地。過去民間對將高球場用地用作發展房屋呼聲極大,而政府亦在《發展新界北部地區初步可行性研究》探討發展方案。可是最終政府只採納32公頃的部分發展方案,變相「放生」粉嶺高球場,也將對未來的公眾諮詢帶來負面形象及影響。

在土供組的公眾意見分析中,只有5個土地選項在問卷及電話調查均過半數,當中之一便為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用地。在問卷收集時期,土供組雖有在文件中交代局部發展及整個發展的高球場方案,但在填寫問卷中並沒有說明支持發展是等同局部發展抑或全盤發展。再說,土地供應公眾諮詢時,當時用作討論的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用地的基礎為180公頃。現時政府一方面表示接納土供組及公眾意見,但另一方面卻自行搬龍門,一句「純粹從體育政策的角度而言」,要求其他香港市民讓路,只收回32公頃(政府在回應文件中並沒有進一步提及收回其他契約用地及範圍面積)。這樣,未能同時提供作房屋發展的約150公頃土地如何補回?政府沒有提及。

政府如何令公眾信服?

若大家細閱契約檢討公眾諮詢所收到的4250份意見書,當中有3654份來自承租人及與承租人相關人士。換句話說,只有約15%來自非直接相關人士。諮詢結果方面,幾乎所有意見也是一面倒支持(唯一例外,就是超過九成意見均反對徵收市價地價的建議)。

相反,土地供應諮詢中,單是問卷也收到約3萬份,另外亦以電話隨機抽樣訪問超過3000名香港居民,亦平衡了意見收集廣泛性的問題。從選項意見分析可見,除棕地結果相對明顯外,其餘選項並沒有一面倒的支持。可是政府最終卻以缺乏廣泛性的結果,去取代另一份較具廣泛性的結果,如何令公眾信服?

有支持保留高球場的團體表示自己是少數而被欺負。值得指出的是,人數上你們雖是少數,但權力上你們從來都是「特權大戶」,坐享過百公頃土地。

相反,雖然香港劏房人數每年有升無減,現已逾20萬人,但對比香港整體人口仍是少數,權力更然。他們連基本住屋保障也談不上時,你們又什麼時候會站出來為他們發聲?

外國有一著名理論「NIMBY」(Not In My Back Yard)。筆者相信,包括高球會在內的團體,均支持要解決香港房屋問題;不過當要覓地建屋時,他們就說不要在高球場。當所有持份者均持這一種態度時,最後結果不就是原地踏步?而最終被犧牲的一群又是誰?不就是一群無權無勢的基層市民?

民政局表示「純粹從體育政策的角度而言」,認為應為粉嶺高球場用地續約。請問有誰可以站出來,「純粹從房屋政策的角度而言」為劏房戶發聲?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誰是被犧牲的一群?」)

作者是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主任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